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2019网络流行语传播研究报告
2019-11-15 16:29:00 作者:蚁坊软件 浏览次数:2257 标签: 2019网络热词 网络流行语

在逐渐走向尾声的2019年里,活跃于社交网络平台上的网民群体继续发挥着强大的语言创造力和话题传播力。盘他、杠精、996、OMG、我太难了、雨女无瓜……这一个个鲜活生动又表达特定情感的网络热词,不仅拓宽了线上交流沟通空间甚至延伸到日常生活,同时构成了属于广大网民的年度记忆。

一、2019网络流行语排行榜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手机网民规模达8.47亿,网民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达99.1%。如此庞大而广泛的用户基础不断建构着各类互联网词汇的全新交流符号,使得网络语言的产生速度和传播频率此起彼伏,这一过程中网络流行语也应运而生,并由此带来舆论生态的重塑。

鉴于年度网络流行语林林总总、数量繁多,本文从流行语百科、小鸡词典、新闻资讯、平台热搜榜等渠道,基于蚁坊软件鹰击早发现、鹰眼速读网系统的热度排名,选取20个颇有代表性的高热度网络流行语进行归纳分析,包括热门影视综艺、社会热点新闻事件、明星网红热门人物、网络社交中的旧词新用和万能网友的调侃自嘲五大类,具体涵盖出处、扩散途径以及衍生话题、热度指数四个方面。

1、热门影视综艺

娱乐化时代,影视作品和综艺节目为网络流行语提供了海量的创作素材。人们在观看一部电影时会被其中一些台词尤其是一些能唤起记忆点的台词感染,像《流浪地球》魔性口号“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深入人心;一部经典电视剧虽非当下热门却因观众基础的关系往往能够捕捉到新笑料,产出“雨女无瓜”和“你怎么这个亚子”的《巴啦啦小魔仙》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此外,教育倡导片《如果早知道男生也会被性侵》杰哥“让我康康”谐音错别字的流行跟游乐王子如出一辙;还有为追求收视效果的综艺节目,利用频频出现的洗脑台词激起观众吐槽制造话题,如《中餐厅》黄晓明“明学”成功出圈。《相声有新人》里孟鹤堂、周九良的相声《文玩》“干干巴巴的,麻麻赖赖的,一点都不圆润,盘他!”一时间,“盘他”走红。

2、社会热点新闻事件

当某个公共性热点事件发生的时候,事件本身的影响力和震撼力迅速聚集起网民群体的关注和参与,围绕引起争议的话题从而形成社会舆论,这类网络流行语往往成为公众集体情绪的直接体现。

例如关于“996工作制”,互联网大佬马云“能够996是修来的福报”的表态令众网友口诛笔伐,通过“工作996、生病ICU”来宣泄不满情绪。李彦宏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演讲时突遭黑衣男子冲上台向其头部倒了一瓶水,李彦宏用英语问道:“What's your problem”?“宏颜获水”快速传播开来,引出社交媒体上的大片欢呼和戏谑。女演员陈昱霖曝与吴秀波7年地下情却被无情的抛弃,接下来,吴秀波一手将娱乐圈猛料变成了用法律手段“维权”的典范,一纸诉状把女方送进牢狱,让吃瓜群众瞠目结舌,“谈恋爱吗?要坐牢的那种”即讽刺“萌叔”吴秀波人设崩塌。面对今年水果、猪肉鸡蛋价格飙升现象,眼看实现菜场自由的目标越来越远,“买不起、吃不起”被网民集体吐槽。

3、明星网红等热门人物

超级流量明星蔡徐坤拥有千万级粉丝,一举一动都会被狂热模仿,本身就有强大的明星效应。但是,当靠饭圈出道的蔡徐坤担任NBA形象大使后,打破了虎扑直男们的心理防线,所以当其在《偶像有新番》节目中歌词“只因你太美”唱的太快、调太怪而遭到诟病,空耳成了“鸡你太美”遭到一系列恶搞。

伴随着短视频、网络直播平台的兴起,明星效应延伸到了新晋网红身上,他们可能是凭借才艺特长的草根,也可能是流量、名气兼备的“带货王”。多余和毛毛姐一首《好嗨哟》红遍抖音,被捧成抖音一姐;淘宝直播间李佳琦“所有女生、Oh My God、买它买它买它”成就注意力巅峰。

4、网络社交中的旧词新用

作为记录社会变化和发展的语言词汇,特别是使用频率比较高的热门词汇往往充满的生命活力。在网络社会交往中,当一个话题拥有足够热度与交流基础,并符合网民之间轻松愉快的交流氛围,一个众所周知的旧词可能会成为一个新“梗”。

在新型人际交往中,种草拔草已经不是其字面意思,着重表达“对该物品的占有欲蓬勃生长”和各种原因导致“取消购买计划”之间的矛盾;原本是形容游戏、说唱音乐的“硬核”变成用来形容“很厉害、很酷、很彪悍、很刚硬”的意思;高速公路上遇到车自动抬杆的ETC引申出随随便便因为一两句话也要抬杠,讽刺那些“管不住嘴的杠精”;“光想”即指仅停留在“想”上,现实里却是咸鱼躺、行动少,这类青年被称作“光想青年”。

5、万能网友的调侃自嘲

站在自身的话语立场,由网友主动生产的网络流行语彰显了普通公众参与信息建构的力量。这类热词得以广泛传播主要源于消极的调侃和善意的自嘲,多为“我”、“咱”、“咱们”第一人称视角。如表示叹气或恍然大悟的“害”、感慨生活压力很大的“我太难了”、略带诙谐色彩的“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和羡慕嫉妒他者的“我酸了”“柠檬精”。

二、2019网络流行语传播扩散分析

网络流行语简洁灵活、娱乐化和时效性的内容特征决定了其复制之强、传播之广、频率之高、影响之大。从传播扩散看,它可能引爆于单个平台,也可能同时跨越多种圈层,不同的扩散渠道有着不同的传播动因。

 

上图对2019网络流行语热度Top20扩散渠道进行了统计分析,我们可以发现,除淘宝直播、媒体传播、视频弹幕分别仅1个外,符合年轻网民群体偏好的抖音、表情包、B站传播新路径正在兴起,各社交媒体平台的评论区则是网络流行语传播扩散的主阵地。

1、不同类型网络流行语扩散渠道各异又相互交叉

作为社会心态的呈现方式,来源于社交网络中的旧词新用和万能网友的调侃自嘲这两类网络流行语传受主体基本一致,大多数由网民主动创造和传播(表情包),在互动过程中(评论区)又变成信息接受者,从而折射出或积极、或消极、或中立的心理情绪,主要满足压力释放和个性表达的需求。由热门影视综艺和明星网红等热门人物生产的网络流行语多以二次元为主,更具娱乐和戏谑化,抖音、B站、弹幕、直播等各种扩散渠道多样灵活,评论区和微博客类社交平台少量分布。建立在热点新闻事件基础上的网络流行语一个显著特征就在于它的时效性,经媒体、自媒体、网民群力传播后,这些流行语本身的含义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改变,蕴含强烈的讽刺批判。

2、从小范围走向大众,网络流行语跨圈层传播

一般而言,各个社交平台的网络用户对于信息的筛选是自主化的,当个体所感兴趣的内容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关注就形成一个个的小圈层,电影圈、游戏圈、弹幕圈、娱乐圈、亚文化圈、饭圈(粉丝圈)群体间的长期聚类容易陷入信息茧房之中。然而,网络流行语扩散渠道的多样性为打破这种桎梏提供了可能,并借此实现跨圈层传播。

首先是利用成功传播的网络模因。例如《流浪地球》中的台词“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反复出现,电影宣发更是屡次提及,直到该台词火遍大江南北成为语言模因,吸引了各行业使用者结合情境语境、表达意图进行模仿和复制。再者,追求网络世界的狂欢式感受,明学出圈即是如此。从“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听我的,都听我的”到引爆一门关于黄晓明言行举止的学问,霸道、偏执、没头脑的“名言名语”触动了网络文化的敏感神经,简单的槽点变成了网友之间缓解压力的娱乐狂欢。

三、2019网络流行语衍生话题分析

网络流行语的衍生话题或许能够直击社会痛点,或许从某种意义上契合社会发展导向。像争议996工作制、明星效应和流量反噬、实现菜场自由的诉求、一朝爆火的草根网红、媒体新闻化用网络流行语等等既发挥着改变舆论生态的正功能,但其负功能同样不容忽视。下面我们将结合多个典型网络流行语的衍生话题做具体分析。

1、消费主义视角下的网红经济

 

提到网红经济,绕不过的当是最近的热搜常客“超级网红”李佳琦。上图直观显示了近一年来网民对李佳琦的搜索关注程度及持续变化情况,同时一组李佳琦带货数据也可以证明他的火爆——5分钟卖掉15000支口红、2个月内淘宝直播粉丝上涨100万,单场销售破2000万。在实时互动的淘宝直播间,几乎没有人能逃过李佳琦“所有女生”“买它买它买它”所制造的消费陷阱,一方面是个人的号召力,总有一批人自觉自愿地信任;另一方面作为企业品牌或商品代言人的“网红”要想获得可观的经济回报就难以割裂粉丝喜好。

2、主流媒体的收编和自媒体文章标题的滥用

大众传媒新闻标题的制作与网络流行语密不可分,为争夺受众的注意力,许多新闻标题都会或多或少地使用一些网络流行语增加亮点。媒体对网络流行语恰到好处的运用,无疑能实现双赢;而如果仅为盲目跟风或“蹭热点”,结果可能引发舆论反感。

正能量热词“硬核”获得了官方认可,央视网“国庆‘硬核’表白”、每日经济新闻“硬核科普”、凤凰科技“硬核技术”……这些主流媒体的新闻标题都表现了网民油然而生的钦佩、敬意之情,合乎社会主流价值观。

网络流行语本身是含有一定感情色彩的,一些负能量词汇的广泛传播意味着负面情绪的大量扩散,从而遭到舆论质疑。一段“让我看看,杰哥不要啊”的抗拒性侵视频,只因其方言口音边被生硬地炮制成“让我康康”遭众多看客围观,不得不说是对受害者痛苦的嘲弄。但是,自媒体文章标题中使用“康康”并不少见,这不但加剧了低俗媚俗之语的蔓延,而且降低了自媒体的格调。

3、土味视频塑造乡村文化景观

一般来说,土味的事物代表“丑”的事物,但“丑”同样是有价值的。一是对客观现实存在的真实还原,二是人物自身形象和特点的刻画需要突出“丑”的表现。抖音一姐“毛毛姐”其实是一位92年的男生,他在《好嗨哟》中男扮女装、一人分饰两角反而大受欢迎,该段阐释城里人蹦迪和乡下人蹦迪区别的视频内容爆火,产生更多地模仿和改编,乡村成为了土味文化的前线。其实土味视频的崛起,“好嗨哟”只是冰山一角,华农兄弟、王下七赶海等展示家乡风土人情的“清新土味”也颇受舆论关注。

戈夫曼的拟剧理论可以很好的诠释这一社会现象,拟剧理论关注的是日常生活中人们如何运用符号预先设计或展示在他人面前的形象,即如何利用符号进行表演,并使表演取得良好效果。土味视频创作者将乡村日常生活的后台行为(镜头之外)前台化(理想化形象),以满足分享、展示和社交欲求,他们用看似不可思议的方式丰富着乡村形象。

四、2019网络流行语传播现象的思考和评价

站在历时性的角度,网络流行语是时代变化的标志之一,它是不断更新迭代的。而对于形形色色的年度盘点来说,网络流行语反映着网民生活百态和大众文化心理,始终是不可绕过的一环。共性之外亦有个性,落脚到单个网络流行语,它的每一次传播扩散和衍生话题都有值得体味的内在逻辑,语言的“优胜劣汰”意味着它可以被疏导但不可以被规定。

无论如何,2019网络流行语还在进行着裂变式传播。有人趋之若鹜,也有人视如敝屣,但网络世界没有人置身事外,它无时无刻不改变着生产者、传播者和接受者的思维习惯。这种巨大的影响力,离不开信息革命带来的传播广度和频率提升,但网络公共空间是否让普通民众真正拥有了话语权还存在争议。积极地看,高热度传播的网络流行语已然成为“反沉默螺旋”的窗口,解构权威性精英化的同时,也建构着大众文化的新秩序。

 

(部分文字、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或处理侵权内容。电话:4006770986  邮箱:zhangming [at]eefung.com  负责人:张明)

更多舆情热点请关注:

新浪微博:@蚁坊软件 @蚁工厂 @鹰眼舆情观察室 @鹰眼口碑研究室

热门文章
文章推荐
舆情监测关注问题
标签云 换一换
舆情案例 舆情系统 虐童事件 免费舆情监测软件 反转新闻 免费大数据平台有哪些 在线舆情监测 舆情监测哪家好 舆情监测方法 舆情监测报价 舆情网 做好舆情监控 负面监控软件 网红 微舆情 微博传播分析 舆情监测工具 传播路径分析 网红直播 舆情预警系统 近期舆情 手机舆情监测 全网舆情监测 新浪舆情 舆情搜索 网络热点事件 新华舆情 2019网络热词 网络流行语 在线监测软件 大数据分析工具 百度舆情监测 舆情监控前几大公司 数据分析软件有哪些 企业危机管理 315 网络舆情危机 网络舆情监测公司 中国食品药品安全舆情事件案例 社交新全媒体监测系统工具平台公司 舆情监测目的 网信办信息汇总 网络舆情信息简报 舆情监测是什么工作 危机公关 政府舆情 舆情监测预警 舆情监测解决方案 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 网络舆论监测 网络舆情分析系统 互联网舆情分析 舆情是什么意思 德云社 网络舆论分析 医美整形舆情 大数据舆情监测案例 互联网舆情监测平台 政府舆情监测系统 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哪家好 网络社会热点舆情分析系统 舆情信息收集 假期舆情 媒体监测 数据监测 谣言传播 维稳舆情 新闻舆情 舆情查询 舆情预警 5g舆情 网络热词 地方舆情 社会事件舆情分析 微博数据分析 社区舆情 地震舆情 民生舆情 舆情风险监测 高考舆情 政府舆情监测 舆情监测方案 舆情案例分析 网红舆情 舆情监测公司 2019舆情热点 舆情监测软件 舆情监测 社会舆论热点 犯罪舆情 科技舆情 股票舆情 月度舆情分析 消防舆情 舆情信息分析 航空舆情 微信舆情监测 民航舆情 舆情数据分析 消费舆情 环境舆情 人物舆情 公益舆情 食品舆情 新媒体舆情 新媒体舆情监测 感动中国 学校舆情 舆情监测平台 大数据舆情 大数据舆情分析 影视舆情 舆论监督 2019舆情 网络舆情监测 2018舆情事件盘点 2018舆情报告 舆情监测服务商 免费舆情监测系统 舆情报告 负面舆情 舆情分析 舆情研判 舆论监测 校园舆情 舆情热点事件 公共事件舆情 雾霾舆情 政务抖音总结 两个舆论场 官民舆论场 蚁坊软件 高校舆情 港澳台舆情 媒体舆情 涉军舆情 涉法舆情 拆迁舆情 网络舆情 舆情反转 旅游舆情 反腐舆情 海外舆情 信息惠民 灾害舆情 应急管理 智慧城市 体育舆情 景区舆情 媒体舆论 娱乐舆情 检察舆情 舆情管理 监察院舆情 政务舆情 税务舆情 涉外舆情 强拆舆情 司法舆情 舆情研究 交通舆情 企业舆情 法院舆情 舆情指数 政策舆情 舆情汇总 会议舆情 医疗舆情 环保舆情 涉警舆情 明星舆情 社会舆情 教育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