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研究 >>正文
“两个舆论场”在网络舆情事件舆论传播分析中的应用
2021-11-15 16:29 作者:蚁坊软件 浏览次数:480 标签: 舆论知识点 舆情分析研判 舆情案例 新闻传播理论
"速读全网"舆情,了解传播路径,把握发展态势——点击试用鹰眼速读网全网舆情监测分析系统

网络舆情事件的舆论传播中,我们常常看到官方媒体和网民在表达方式、态度立场、情绪传递等方面的碰撞,这种碰撞或表现为截然对立的自说自话或实现着难能可贵的同频共振。实际上,任何一起重大公共话题,都会存在由官方媒体和网民两大不同主体所构成的两个不同舆论场,并展现出不一样的传播效果。换句话说,基于两个舆论场的概念被广泛应用于网络舆情事件舆论分析这一现状,我们亟需厘清其概念、发展态势、不同特征等关键要素,以期缓解冲突、弥合分歧、寻找实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

一、概念的提出

新华社原总编辑南振中于1998年率先提出“两个舆论场”的概念,意指现实生活中实际存在着老百姓的“口头舆论场”和新闻媒体着力营造的舆论场。2003年,南振中作出进一步阐述,“官方舆论场”主要指报纸电视等传统新闻媒体着力营造的舆论场,传递的是官方话语;“民间舆论场”是老百姓在议论社会焦点话题时口口相传而形成的,其中体现着人民群众的看法、态度、愿望和要求。

“两个舆论场”说法的前置假设是二者之间的不一致性,且不出现在同一个媒体空间中。但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社交媒体的普及使得“官方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同时出现在同一个社交媒体空间中,成为舆论直接交锋的平台。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两个舆论场并不是严谨的学术概念,却形象生动地展现了一幅如今勃兴的草根民意与官方舆论管控之间的张力与博弈的画面。

二、两个舆论场的发展状况

在我国互联网还未达到大面积普及的时候,官方舆论场的发声是以各省市、中央党报和党台为主要依托的。民间舆论场则以市场化媒体与民间口口相传的声音为主。伴随着技术的跨越式进步,我国媒体融合进入全新阶段,互联网成为“思想文化信息的集散地和社会舆论的放大器”, 改写了“舆论引导新格局”。代表“官方舆论场”主体的传统媒体和各级政府机构纷纷在短视频、微信公众号、自媒体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开设账号,官方话语的传播渠道向新媒体发展;民间舆论场的主体则是普通公众和自媒体,借助网络传播工具,社情民意具有了更加广阔的活跃空间。这一演变过程中,官方舆论场的强宣传力效果逐渐减弱,民间舆论场实现从无到有再到兴盛的突破。

三、两个舆论场的互动与博弈

由于社会环境、媒介生态、公众参与性等舆论格局上的新变化,两个舆论场受不同的特点、立场和利益关系的影响,形成错位发展之势,既疏离又交集,既妥协又和而不同。在互动博弈中,也凸显了融合社会舆论场的现实需求。

1、两个舆论场的错位分化

①呈现方式的差异性:官方舆论场往往更客观、中立,而民间舆论场倾向采用“情绪化”“主观性”来讨论问题。

②关注角度的差异性:官方舆论场立意高远、宏观、从大局出发;民间舆论场更多的从个人体验出发,角度较为多元。

③舆论场的影响差异:官方舆论场具有更强大的传播力、影响力、公信力;在民生问题上,民间舆论场更容易激发公众的认同感。

④舆论场角色的差异:一般来说,民间舆论场是议题的发酵和沉淀平台,官方舆论场作为民间议题的回应者、引领者角色发挥作用——两者有时交叉、共鸣、博弈。

2、两个舆论场的合意共生

两个舆论场虽然在议题选择、关注角度、奉行传播理念上不同,但在维护公众利益上,二者并无本质冲突。因此,在许多新闻热点事件中,民间舆论场与官方舆论场往往针对共同诉求,以传播合力裹挟着巨大社会情绪,以情绪共振形成舆论压力,进而对有关部门形成“倒逼”效应。

四、社会热点事件中两个舆论场案例分析

将“两个舆论场”的概念引入社会热点事件舆情分析时,即需要观察以党报、国家通讯社、国家电视台等主流新闻媒体为主的“官方舆论场”和以网站、微博、微信等新媒体为主的“民间舆论场”表现是否撕裂对立或者趋于互动融合。为具体说明两个舆论场的异同,针对近期发生的“隔离宠物狗被扑杀”以及“袁隆平院士安葬”两个事件,我们重点从传播内容、情感倾向性、舆论影响力几个方面展开。

1、隔离宠物狗被扑杀——两个舆论场的碰撞和挑战

11月12日,上饶市一群众通过网络反映她到酒店集中隔离后,留在家中的“宠物狗疑被扑杀”。一时间,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对此,有关部门13日深夜发布通报称,已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批评教育,调离相应岗位,并责令向当事人诚恳道歉。隔离宠物狗被扑杀由此发酵成为社会热点事件,舆论场表现不一。

传播内容:民间力量助推事件扩散,官方回应说明实际情况

 

据舆情监测系统鹰眼速读网显示,11月12日16时左右,网友爆料贴文一经发出,网络热度即呈现直线上升态势,仅用6个小时遍到达舆情峰值。这一阶段,普通网民的关注和讨论起到了主导作用,传播内容为基于原帖的转发和“撬门入户”“动物保护法”等评论;11月14日一早,该事件舆情热度到达第二次峰值,“信州发布”“凤凰网”“央视网”官方以及媒体都对此发声,传播内容主要为“通报责任人被调离”“当事人称受到不小压力”等回应和后续情况。

情感倾向性:民间负面情绪喷薄而出,官方注重理性发声

 

在比较分析“隔离宠物狗被扑杀”舆情传播时发现,对于事件的情感倾向,“民间舆论场”所凸显负面情感倾向占据主流,负面高达84%,大部分网民对其不合理性进行了激烈地情绪宣泄,高频词以“不是人”、“哭了”、“气死”、“残忍”为主;“官方舆论场”则保持相对理性的态度,情感比较克制,如央视网评隔离宠物狗被扑杀:别拿别人的宠物当畜生、新京报认为“防疫期间善待宠物也是生命至上”。

舆论影响力:民间战“疫”共识遭削弱,官方需加强重新审视

从舆论影响力看,隔离宠物狗被扑杀事件释放了消极信号。虽然民间和官方在战“疫”存在高度的共识,但当具体操作暴露出短板之后,民间的积极性极容易受到打击,有网民甚至认为“这不是宠物的问题,这是公权力边界问题,这是我们每一个人能不能保证自己财产和人身安全的问题!”对此,官方重新审视显得尤为必要。

2、袁隆平院士安葬——两个舆论场的情感共振

11月15日,在湖南长沙唐人万寿园陵墓,袁隆平院士安葬仪式举行。人民日报、央视新闻、潇湘晨报等媒体在社交网络平台设置了多个话题进行舆论引导,#袁隆平安葬仪式上这些细节太戳了#、#袁老安葬仪式上摆放了一把小提琴#、#袁隆平骨灰盒上盖着五星红旗#、#袁隆平的心愿都有了后续#、#袁隆平爷爷的禾下乘凉梦实现了#、#人就像种子要做一粒好种子#、#再送袁老一程#、#袁隆平院士墓上放着两碗米#等等,获得了强大的舆论感召力,网民纷纷表示“泪目”“千古”“感恩”,官方传播主体和民间情感倾向实现了同频共振,与事件无关的噪音消失于舆论场,一种“深切悼念”“致敬”“吾辈向前”的基调在网络空间中不断扩散。

五、结论与思考

官方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重叠的部分越大,表明社会舆论越统一,舆论环境越和谐,官方舆论场引导社会舆论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就越强。如果两个“舆论场”重叠部分很小或者没有,那么,官方舆论场就有丧失舆论影响力的危险。

要处理好这两个舆论场的关系,一方面要使“官方舆论场”在“三贴近”上下大气力,让受众看得懂,易接受,更亲切;另一方面可以积极回应和引导民间舆论场出现的热点舆论,或者通过技术手段在官方网站搭建互动平台,吸纳和承担部分民间舆论场的功能。

参考资料:

孟育耀.《错位分化与合意共生:两个舆论场的互动传播思考》

邢彦辉.《两个“舆论场”的张力与融合》


(部分文字、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或处理侵权内容。电话:4006770986  邮箱:zhangming [at]eefung.com  负责人:张明)

热门文章 换一换
文章推荐换一换
舆情监测关注问题换一换
舆情监测公司排名 舆情分析 舆情管理 舆情监测系统 全网舆情监测系统 舆情监测 舆论 舆情监测平台 互联网舆情监测 舆情监控系统 舆情监测服务平台 热点舆情 网络舆情分析报告 舆论聚焦 中山大学张鹏 超强台风山竹 个人所得税起征点 微博传播分析 网红直播 手机舆情监测 做好舆情监控 舆情监测报价 网络热点事件 舆情搜索 舆情预警系统 近期舆情 舆情报告 舆情 免费舆情软件 舆情监测方案 舆情监测解决方案 舆情是什么意思 网络舆情监测 舆情案例分析 专业舆情监测 媒体舆情监测 药品安全事件 长春长生疫苗事件 洁洁良 乐清女孩 新浪微舆情 网络舆情分析报告 2019网络舆情事件 山东寿光水灾 社会舆情 舆情监测哪家好 舆情监测方法 舆情监测报价 新浪舆情 手机舆情监测 近期舆情 网红直播 舆情事件 免费舆情监测软件 社会舆情 网络舆情监测系统 舆情监测报告 舆情监测软件 网络舆情监测公司 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 舆情监测分析 舆情监控前几大公司 网络舆情监控软件 网络舆情监控系统 舆情监控是什么意思 免费舆情监控 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 网络舆情分析 舆情 政务舆情 什么是舆情 新华网舆情在线 舆情监控系统 互联网舆情分析 社区舆情信息 网络舆情信息 网络舆情分析系统 网络舆情管理 人民舆情监控 军犬网络舆情监控系统 舆情监控 涉警舆情 鹰击 鹰眼舆情
标签云 换一换
政法舆情 网络实名制 舆情监督 乡镇舆情 市场监管 涉毒舆情 奥运会 舆情周报 涉稳舆情 疫情搜索大数据 监狱舆情舆论 烟草舆情舆论 铁路舆情 舆论知识点 新闻传播理论 开源情报工具 新疆棉花 行业舆情 视频舆情监测 社会情绪指数 舆情风险 正面舆情 网络暴力 社会性死亡 辟谣 涉犬舆情 法治舆情 大数据舆情监测 信息挖掘 事件过程 网上舆情 鹰眼速读网 鹰眼 鹰击早发现 鹰击 清博大数据舆情 蚁坊 互联网舆情监测 舆情格式 疫情舆情分析报告 舆情监测软件排名 抗疫英雄事迹舆情 虚假新闻 什么是舆情 舆情传播 舆情分析研判 互联网舆情 网络舆情网 如何网络舆情 2020年舆情报告 2020年舆情 社交媒体舆情 疫情舆情 医院舆情 舆论风险防范 热点监测 舆论监测软件 深度学习算法 机器学习 网络在线教学舆情 抗击疫情 疫情舆情分析 舆论分析 舆情公关 财经金融舆情监测 舆情事件 舆情案例 舆情系统 虐童事件 免费舆情监测软件 反转新闻 免费大数据平台有哪些 在线舆情监测 舆情监测哪家好 舆情监测方法 舆情监测报价 做好舆情监控 网红 微舆情 微博传播分析 舆情监测工具 传播路径分析 网红直播 舆情预警系统 近期舆情 手机舆情监测 全网舆情监测 新浪舆情 舆情搜索 网络热点事件 新华舆情 2019网络热词 网络流行语 在线监测软件 大数据分析工具 百度舆情监测 舆情监控前几大公司 数据分析软件有哪些 企业危机管理 315 网络舆情危机 网络舆情监测公司 中国食品药品安全舆情事件案例 社交新全媒体监测系统工具平台公司 网信办信息汇总 危机公关 政府舆情 舆情监测预警 舆情监测解决方案 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 网络舆论监测 网络舆情分析系统 互联网舆情分析 舆情是什么意思 德云社 网络舆论分析 大数据舆情监测案例 互联网舆情监测平台 政府舆情监测系统 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哪家好 网络社会热点舆情分析系统 舆情信息收集 假期舆情 媒体监测 数据监测 谣言传播 新闻舆情 舆情查询 舆情预警 网络热词 地方舆情 社会事件舆情分析 微博数据分析 地震舆情 民生舆情 舆情风险监测 高考舆情 政府舆情监测 舆情监测方案 舆情案例分析 网红舆情 舆情监测公司 2019舆情热点 舆情监测软件 舆情监测 社会舆论热点 犯罪舆情 科技舆情 股票舆情 月度舆情分析 消防舆情 舆情信息分析 航空舆情 微信舆情监测 民航舆情 舆情数据分析 消费舆情 环境舆情 人物舆情 公益舆情 食品舆情 新媒体舆情 新媒体舆情监测 感动中国 学校舆情 舆情监测平台 大数据舆情 大数据舆情分析 影视舆情 舆论监督 2019舆情 网络舆情监测 2018舆情事件盘点 2018舆情报告 舆情监测服务商 免费舆情监测系统 舆情报告 负面舆情 舆情分析 舆情研判 舆论监测 校园舆情 舆情热点事件 公共事件舆情 雾霾舆情 蚁坊软件 高校舆情 港澳台舆情 媒体舆情 涉军舆情 涉法舆情 拆迁舆情 网络舆情 舆情反转 旅游舆情 反腐舆情 海外舆情 信息惠民 灾害舆情 应急管理 智慧城市 体育舆情 景区舆情 媒体舆论 娱乐舆情 检察舆情 政务舆情 税务舆情 强拆舆情 司法舆情 舆情研究 交通舆情 企业舆情 法院舆情 舆情指数 政策舆情 舆情汇总 会议舆情 医疗舆情 环保舆情 涉警舆情 明星舆情 社会舆情 教育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