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专家建议设置生育基金
2018-08-29 作者:蚁坊软件 浏览次数:1312 标签: 政策舆情

网络标签:生育基金  二胎政策  专家  制度  怀孕  丁克  单身税  育儿

 

(图片来源于新华日报,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

简介:2018年8月14日,江苏省委机关报《新华日报》刊发了刘志彪、张晔联合撰写的题为《提高生育率: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的署名文章。文章称,“设立生育基金制度,尽量实现二孩生育补贴的自我运转。可规定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并进入个人账户。家庭在生育第二胎及以上时,可申请取出生育基金并领取生育补贴,用于补偿妇女及其家庭在生育期中断劳动而造成的短期收入损失。如公民未生育二孩,账户资金则待退休时再行取出”。文中关于设立生育基金制度的建议引发社会热议,相关舆情量在8月17日达到最高峰。

一、我国生育现状分析

 

二、传播分析

2.1 传播趋势

 

由上图可以看出,在“专家建议设置生育基金”舆情事件中,从8月14日起舆情量开始一路攀升,直至8月17日达到顶峰。原因是8月14日,刘志彪、张晔联合撰写的题为《提高生育率: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的署名文章,文中提出“设立生育基金制度”引发网民的热议,社交媒体上一片抨击之声。8月16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胡继晔提出未来不仅可以设立生育基金制度来鼓励生育,还要对丁克家庭征收未来的社会抚养税。舆情量在2018年8月17日达到最高峰,主要原因是当天中国政法大学胡继晔教授在面对记者的提问时说,网上报道并非其真实观点表达,属于误读。他认为,国家应当设立鼓励生育的基金,但钱应该由过去征收的社会抚养费等来负担,而绝不是让大家来交。央视网回应“我们可以通过宣传鼓励生育,也可以制定激励政策引导生育,但不能以‘设立生育基金’之名对不生或少生家庭行惩罚之实”,央视网的点名批评获得了网民的一片赞扬,舆论开始逐渐平息。

2.2 传播平台

 

由上图可以看出,有关“专家建议设置生育基金”的舆情信息中,传播量位居首位的平台为微博52.29%。微博传播速度快,用户层次结构多样、社交形式灵活、互动性强,能够快速占据传播的通道,聚焦舆论话题。有关“专家建议设置生育基金”的舆情信息中,@头条新闻@央视新闻@新京报、@澎湃新闻等媒体账号的发文提高了网民的关注度。12.63%的信息来自论坛,论坛的受众固定、用户黏性强、讨论话题的活跃度非常高,其中以百度贴吧、天涯论坛、虎扑社区、豆瓣为代表,在此次舆情事件中起到了推动作用。12.19%的信息来自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是舆情量第三的传播平台,其中一篇名为《单身无罪,但是要交单身税》的文章阅读量超过10W+,评论超过2500条,引发网民的共鸣。

三、倾向性分析

3.1 媒体报道分析

2018年8月14日至8月21日,媒体关于“专家建议设置生育基金”的主要传播网站为:天天快报、今日头条、搜狐网等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批判强制缴纳生育基金的新闻占34%,新闻报道关注鼓励生育政策与养老保险的性质存在着重大的差别,养老保险是一种可以强制性的社会保障,但生育与否则从本质上来说属于个人选择。政策的设计只应侧重于鼓励和支持,而不是强迫和惩罚,否则会导致适得其反的效果。

关注中国生育率持续走低的新闻占20%,新闻报道关注中国的人口红利基本已经用完,老龄化加剧,用工成本上升,社会保障压力大。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63万。人口出生率为12.43%,比2016年下降了0.52%。

解读二胎背后的保障制度的新闻占15%,新闻报道关注国家在教育、住房、医疗方面需要建立相对完善的社会保障。鼓励生育并非是单枪匹马的战斗,是需要一系列配套措施的推进。

探讨政策制定需要公众参与的新闻占14%,新闻报道关注政策的制定一定要有群众的参与,要利用好现今发达的社会讨论机制,让新的政策在颁布前经过充分的公共讨论,而不是办公室里面“头脑风暴”的产物。参与公共讨论,向政府提出政策建议,本质上是一种政治参与,也是公民所享有的权利,应当受到充分尊重。尤其现今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更让公众讨论成本大大降低,而广度和深度大大提升。既然作为公共讨论,那就理应让大家各抒己见,都参与到讨论中,畅所欲言。专业学者、专业人士更应该珍惜这样的讨论机会,凭借自身的科研与积淀,利用好自己的话语权。

分析不愿生二胎的原因的新闻占13%,新闻报道关注妈妈们每年花在孩子身上的钱增长速度明显跑赢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和工资涨幅。《解放日报》一项关于生育二孩的社会调查显示,受访者不想生二孩的理由中,经济状况不允许排在第一位,此外,还有诸如再抚育一个孩子时间精力不足、担心事业停摆生存难、政策小恩小惠、教育难、生存环境等问题,网民和媒体希望政府可以出台更加惠民的政策,减轻家庭生养二孩的压力。

其他新闻占4%,新闻报道关注外国鼓励生育的政策。日本、韩国及新加坡等亚洲国家都经历过从抑制生育到鼓励生育的阶段,但是政府的主导思路是通过住房、教育、医疗体系的改善来实现对生育的鼓励,通过对新婚家庭的住房补贴或者所得税的减免更切实际。意大利一直在鼓励生育,政府也在不断增加家庭方面的财政预算,以确保孩子更多的家庭能享受到更多的育儿福利补贴。根据2017年意大利的生育政策规定,新生儿除了婴儿津贴(俗称“牛奶金”)以外,还可以享受800欧的生育补贴,以及每年1000欧的托儿所补贴,此外还有婴儿津贴、婴儿保姆补助津贴、低息专项生育贷款。新闻报道还关注未来的房价走势,出生率持续下降,未富先老,认为楼市危机已经来临。

3.2 网民话题分析

2018年8月14日至8月21日,网民关于“专家建议设置生育基金”的主要言论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质疑设置生育基金的目的的言论占30%,网民言论认为生育基金如同社保的五险一金一样,参考了住房公积金的玩法,生二胎退,不生二胎到退休才退。住房公积金买房子才能用,不买房子要退休才能领,看现在的房价,用不了的人是越来越多,是穷人在补贴富人。生育基金既可以补贴社保缺口,又可以像计生委那样再养一批人,解决就业问题。中国专家解决问题,路子很符合一个定律叫做帕金森定律,有点类似黄宗羲定律,意思是在行政管理体系中,官僚机构为解决问题会像金字塔一样逐渐增加,行政人员会越来越多,然后财政压力更大,为解决这问题,就需要再想一个办法,然后再设立一个机构。

分析人口形势并非最大问题的言论占21%,网民言论认为生育基金也不可能逆转人口形势,需要认清什么才是真正的人口问题。再激进的生育鼓励或丁克惩罚,都不可能真正逆转总体人口形势。目前的国内讨论严重缺乏对21世纪新技术环境的考虑,那指的就是:人工智能。今日多生,未来不一定能够就业找到工作创造税收。

批判强制生育是道德绑架的言论占14%,网民言论认为处罚少生家庭的实质是强制生育。鼓励生育的主要措施是在税收、教育、医疗等方面切实减轻多生孩子家庭的养育负担,而不是处罚少生家庭。目标没错,但手段却是错误的。鼓励生育不应该变成道德绑架。生育基金、丁克税的建议,散发着浓厚的计划生育思维,其底色仍是控制而不是尊重,它把人当作生育的工具,而不是拥有权利与尊严的现代公民,有违现代行政伦理。

吐槽政策摇摆不定的言论占11%,网民言论认为超生收费、不生也被建议收费。政策的转向和冲突,凸显了我国人口问题背后隐藏的焦虑感。80后最牛,同时经历了多生、不生、少生都交罚款。此外,部分网友调侃国家政策是只生一个好的时候,多生孩子就成为浪费社会资源要交社会抚育费。国家的政策变成鼓励多生时,不生够两个孩子是增加社会养老成本要多交生育基金。孩子对社会有贡献还是负担,要由国家的政策决定,当政策没明确之前孩子处于可能给社会增加负担也可能做出贡献的叠加态,称为薛定谔的孩子。

针对专家本身的攻击言论占10%,网民言论认为最震惊的是生育基金是南大教授提出来的,丁克要交钱,是政法大学教授提出来的,对大学未来感到担忧。网民发现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刘志彪点赞波多野结衣(著名日本女演员、AV女优)的微博,认为带来不良影响。

认为先缴后还导致货币贬值的言论占9%,网民言论认为国内的通货膨胀率不鼓励人民存款,只能通过消费和投资两种方式来保值,这提案增设生育基金先缴后还,几十年后还回来的这笔钱在未来的通胀率下还能有多少消费力仍是未知,只会让很多人当下活得更艰难。

其他言论占5%,网民言论认为社会对女性的宽容度太低,女性沦为生殖的工具,辛苦操劳半生没有受到特别的尊敬,只会被戏谑的称之为广场舞大妈。网民言论还包括赞同征收生育基金,认为征收生育基金仅是要求民众履行对国家的义务和责任。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 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在网络平台有关“专家建议设置生育基金”的讨论中,3.3%的网民发布原帖对该事件进行讨论,72.2%的网民进行转帖,使事件影响迅速扩散,24.5%的网民对事件进行评论,通过表述个人观点,进一步增强了话题的传播效果。

4.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北京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上海四川。北京作为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网民对与政策或制度相关的内容较为敏感,故北京网民的关注度最高。上海经济发达,曾经多次因为结婚所需的花费高成为热门话题地区,对于与婚姻、生育相关的话题关注度较高。四川拥有全国第二大藏区、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和唯一的羌族聚居区,人口分布较广,网民对与人口相关的话题保持了较高的好奇心与关注度。

4.社会情绪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有关“专家建议设置生育基金”的言论中,有43.9%的负面言论,认为设置生育基金并不能治本,不能解决根本性问题。有33.0%的正面言论,以“支持鼓励生育二胎”为主。有23.1%的中立言论,认为政策制定还需从全局思索考量。

五、专家点评

六、 研判分析

建议设置生育基金的专家,其观点不尽如人意,但仍然有部分可取之处,如大力发展幼教产业和托幼服务,探索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可能性;延长产假时间,考虑建立育儿假制度。从发达国家借鉴经验可知建立公共托幼机构、保证女性就业是提升生育率的关键。此外专家强调的是中期再考虑建立生育基金,短期内要尽快实行强化义务教育等手段。为何设置生育基金这点被单拧出来,受到舆论大众批判。原因有以下三点:首先是对专家观点本身不认可,对全民设置生育基金不可取,普遍认可的观点是对生育者进行补贴。其次是专家提出的时机问题,刚露出鼓励二胎的风声,专家便在此时提出设立生育基金的建议有哗众取宠、态度谄媚之嫌,网民认为专家应从百姓的立场与社会现实出发,才不会辜负社会对专家建言的期待。最后是政策建议需要与时俱进,专家的建议虽与之前住房公积金等政策建议情况类似,然而环境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人们的思想也已经发生改变,过去惯用的方法已经不再适应当下的环境。

分析此次事件的整体舆论,网民对由全面开放二胎政策到全面鼓励二胎政策并无较大意见,国民生育率下降的事实摆在眼前,“为国生娃”戏谑口号也并未引起网民较大的抵触心理,真正引发网民不满的是额外征收的“单身税”而非对生育者进行补贴。两者之间有何不同之处?尽管从经济意义上看,对生育者进行补贴和征收单身税起到等价的效果,然而从社会学和心理学上看则产生完全不一样的结果,首先人们天然具有对损失的厌恶感,设置生育基金成为一种变相的惩罚机制,征收单身税让网民有劫贫济富的感受。其次设置生育基金先缴后还产生的货币贬值引发网民不满。最后在具体实施上后者的难度更大,对生育者进行补贴具有针对性,而对全体公民征收单身税则会面临伦理道德问题,如对待因健康因素不具备生育能力的人征税是否公平,按工资比例收税是否有起点,征收多少税才合理?总体来说,政策制定需谨慎,重奖赏轻惩罚。政策建议需要考虑社会、文化、心理等多重因素,应该将社会学和心理学结合起来,采用鼓励型措施来激励生育而非惩罚型措施使网民产生逆反情绪。

从网民整体意见反馈可知,生育保障措施仍有待提高。一方面生育孩子所花费的时间、精力、母亲不能工作的机会成本较大,另外一方面当下的经济消费水平高、教育成本高、社会对女性职场的宽容度低等因素也遏制了生育意愿。通过提高社会保障制度从客观环境突破生育的壁垒,提高生育二胎者的安全感,改善住房、教育、医疗体系、足够的生育补贴来实现对生育的鼓励是较好的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事件中,央视网对专家建议的及时批评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负面舆论风暴的集中传播容易引发、促进、强化负面观点的发酵,导致传播的内容和性质走偏走样。中国由计划生育过渡到鼓励二胎,政策的风向调整速度过快,容易滋生恶意言论,尤其是曾经为计划生育付出过沉重代价的一代人极容易被舆论所引导,放大自身的负面情绪。央视网的及时回应稳定、安抚了民心,制止了舆论的恶意发酵,也为将来政策的制定或改良留下商量余地。

(部分文字、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或处理侵权内容。电话:4006770986 邮箱zhangming[at]eefung.com 负责人:张明)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8年8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