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临沂网戒中心再传惨叫
2018-11-09 作者:蚁坊软件 浏览次数:1522

网络标签: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 网戒中心 杨永信 电击疗法  网瘾 十三号室

 

(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

简介:2018年10月22日,一段配文为“我就发一段十三号室的叫声”的微博视频引发了媒体与网民对“疑似网瘾少年被虐待”的讨论,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相关舆情量于10月25日达到最高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 舆情趋势

 

10月22日,有网民发布视频称,已被关闭近三年的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十三号室有孩子的尖叫和哭喊声。据称该十三号室此前为杨永信(网络成瘾戒治中心主任)治疗网瘾少年时专门用来进行“电击治疗”的房间,引发网民关注。10月24日晚,@北京青年报发文称,该视频中哭闹的孩子是该院病区二楼接收的一位患有精神发育迟滞的8岁患儿,当时患儿的奶奶在病房陪护,且此次传出患儿哭闹的房间并非十三号室,引发网民热议。10月25日山东临沂市卫计委对此事发布正式通告,引发网民对杨永信及“电击疗法”的激烈讨论,与此同时,2016年柴静的采访手记《网瘾之戒》再次引爆整个网络,使得舆情声量在10月25日达到顶峰。26日后,舆情热度随时间推移逐渐减弱。

2.2 传播平台

 

由上图可知,全网关于“临沂网戒中心再传惨叫”的舆情信息中,微博占比93.63%,远超其他平台,成为舆论讨论的主要阵地。事件最初是由网民@IADSER龙徒在微博平台发布视频,视频中称临沂网戒中心突然传出一个孩子长达数十秒的绝望喊叫。事件发生后,@新京报@北京青年报@头条新闻等媒体官微纷纷跟进调查并发布事件后续,@圈教主@连鹏@捡书大叔等大V发布的观点引发大量网民热议。@山东新闻拍客@临沂微媒体等资讯类博主对事件的传播,扩大了整体的影响力。其中,关于“关停的网戒中心暗中复活”这一“传言”,更是在微博上引发网民的激烈讨论。

新闻客户端和新闻网站在传播平台中排名第二、第三,占比分别为2.91%1.42%。“腾讯新闻”“天天快报”“今日头条”等新闻客户端凭借移动、便捷的阅读模式,客观、公正提供新闻资讯的特点,在此次舆情事件的传播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腾讯网”“凤凰网”“搜狐网”等新闻网站也第一时间对事件进行了报道,并持续跟进事件进展及各方回应。

三、舆论关注点

3.1 媒体报道分析

 

10月22日,一段从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瘾戒治中心大楼外拍摄的惨叫视频,开始在网络热传。据爆料人透露,声音是从十三号室传出,即“大名鼎鼎”的使用电击手段惩戒学员的场地,有关该话题的媒体报道占59%。该事件引发境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值得注意的是,“阿波罗新闻网”“大纪元新闻网”“广角新闻网”等境外网站发布多篇文章从虐待未成年人、侵犯人权、缺乏法律监管等角度进行报道。

10月24日,临沂市卫计委回应,该中心已于2016年8月关停,现在正派工作人员前往调查。而据视频拍摄者透露,网戒中心并未关停。有关报道官方回应的媒体话题占21%

因网传视频信息明显不实,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于10月23日向公安机关报案。经调查,视频首发者葛某某因发布未经核实的视频所造成的不良影响在微博公开发布致歉声明,相关媒体报道占11%

心理治疗专家宋海东在2010年到2014年期间调查完成课题《青少年网络成瘾机制及社会心理干预研究》,研究表明:孩子沉迷网络是家庭教育失败的结果,而非原因。所谓的网瘾少年,80%以上是父母出了问题。而家长受限于教育水平亦或是缺乏对孩子的陪伴,导致在问题出现后没有足够的能力对孩子加以引导,然而,网戒中心不是救命稻草,而是孩子口中的“深渊”“魔窟”,有关指责家长将孩子送到网戒中心的报道占6%

此外,有关质疑发明酷刑“电击疗法”的杨永信竟享国务院特殊津贴、亲历者自述在网戒中心的经历等其他报道占3%

3.2 网民话题分析

 

33%的网民言论讨论临沂网戒中心现状,10月24日临沂市卫计委称,2016年网戒中心就已关停。对此,不少网民表示网戒中心并未关停,只是把门口的招牌等字迹抹去了,中心依旧正常运转。也有网民表示临沂网戒中心改名后杨永信仍在精神中心工作。

27%的网民言论传播临沂网戒中心传出惨叫声,@老徐时评@安妮的笔录等微博大V发博称,一段男孩惨叫视频在网上热传,男孩不停地喊“妈妈”,声音尖利带有哭腔。视频发布者称,事发地是临沂第四人民医院网瘾戒治中心(杨永信曾任该院副院长),拍视频前男孩已喊叫10余分钟。临沂市网信办工作人员回复称,经查,该视频中哭闹的孩子是该院病区二楼接收的一位患有精神发育迟滞的8岁患儿。

21%的网民言论谴责杨永信电击治疗行为,认为杨永信的电击治疗行为极为不人道,会对孩子造成心理和身体的伤害。还有部分网民借助此次事件对杨永信本人进行单纯的谩骂和人身攻击。

14%的网民言论分享网戒中心治疗经历,@为了有尊严的活着发表头条文章《开网店被送杨永信的网戒中心,离开后这十年》讲述自己在网戒中心接受治疗的经历以及网戒中心的经历对自己后来生活的影响,引发大量网民的转评,阅读量达千万以上。

另外存在5%的其他话题,主要是认为送孩子进网戒中心的家长们思想愚昧、对2016年柴静对话杨永信的采访视频《网瘾之戒》进行再次传播等。

四、社会情绪分析

 

在全网有关“临沂网戒中心再传惨叫”的言论中,中立言论居多,占52.4%,主要是关注事件进程、传播杨永信的“电击疗法”和相关视频、介绍临沂网戒中心的变迁历程等。其次是负面言论,占38.1%,主要是指责杨永信摧残“网瘾者”的身体与精神、批评“网瘾者”父母的愚昧和无知、对杨永信进行人身攻击等。正面言论占9.5%,主要是肯定杨永信及其“电击疗法”。

五、热词分析

 

“临沂网戒中心再传惨叫”事件是由一则惨叫视频引起,由上图可知,涉“临沂网戒中心再传惨叫”的热词主要包括:临沂网戒中心惨叫视频杨永信十三号室电击疗法等。

六、舆情研判

10月22日,一则“临沂网戒中心十三号室惨叫声”的视频在网络热传,引起多方广泛关注,淡出公众视线的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瘾戒治中心和杨永信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

网戒中心是否真的关停说法不一

视频疯传后,临沂市网信办工作人员回复记者采访称,视频中哭闹的孩子是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病区二楼接收的一位患有精神发育迟滞的8岁患儿,当时患儿的奶奶在病房陪护。网民所说的十三号治疗室在网瘾中心关停的时候已经停用,此次传出患儿哭闹的房间并非十三号室。临沂市卫计委也回应称,该中心已于2016年8月关停,视频内容正在调查中。针对官方的回应,部分网民并不买账,有网民表示网瘾中心一直在正常运作,有人看到家长带着网瘾中心的专属红牌在该中心附近走动;也有网民表示,2016年8月之后网瘾中心并未关停,只是把门口的招牌等字迹抹去了,网瘾中心依旧正常运转。

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后,网民甚至扒出了当年柴静探访杨永信的纪录片《网瘾之戒》,让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和杨永信再次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纵观整个事件,尽管官方已经表态澄清,可是一旦有与网戒中心、杨永信有关的信息被曝光,人们的反应依然非常激烈。对此,建议临沂市相关部门除了目前的调查回应,还应该系统组织相关部门彻底调查此事件,给大众一个透明而有实质意义的结果,做到永除这颗舆论“炸弹”。

父母应该反思教育方式

“临沂网戒中心十三号室惨叫声”的视频引发舆论对父母教育方式的探讨,批评送孩子去网戒中心的父母没有责任心的有之,抨击家长愚昧的亦有之。试问,我们的“问题少年”,是否真的无可救药,需要被如此对待?父母应该反思是否让子女失去了对生活的兴趣,是否让子女感受不到快乐。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那晚在临沂网戒中心十三号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杨永信式的“电击疗法”依旧需要被正视和警惕。

(部分文字、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电话:4006770986邮箱:zhangming[at]eefung.com负责人:张明)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8年1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