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研究 >>正文
监视社交媒体:关于支撑信息战的社交媒体分析的报告1/5
2017-11-15 标签:社交媒体 浏览次数:58 文本来源:蚁坊软件

第1章 保障美国国防部信息战对社交媒体监控的需求

美国国防部和美军服役人员、作战分队和指挥员在建设和使用社交媒体分析能力时面临着严重的挑战,这一能力可对信息战进行支援,并为达成通报、影响和规劝等效果提供支持。

国防部将信息战(IO)定义为“军事作战过程中IRCs的联合部署,与其他作战行动互相配合,达成影响、扰乱、毁坏或夺取敌方及潜在敌方决策指挥权,同时有效保护自己的目标”(联合出版物[JP]3-13,2014)。信息战可以是任何类型的军事行动的组成部分,能够在网络空间安全、电子战、OPSEC等领域通过技术手段夺取敌方的信息资产。信息战计划涉及协调IRCs(如情报搜集分析,MISO,公共事务,或民事-军事行动等),与其他能力同时使用,在信息环境中共同发挥作用。这篇报告特地研究了社交媒体分析如何能够以各种方式支持国防部行动来影响信息环境。

社交媒体在信息战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为世界各地的人们,包括平民、美国的盟友和对手,都在使用社交媒体平台分享信息和交流思想。支撑社交媒体平台的通信技术的快速增长,为非国家对手提供了不对称的优势:

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往往使得小型、灵活、较少官僚气的组织可以更快地利用技术优势,而无需经过漫长的监管和授权程序。在这些新兴的通信网络领域,美国国防部如果没有站稳脚跟的话,它的物质、财政及技术方面的优势都将化为乌有。在当今快速发展变化的社会环境中,如何识别最有发展前景的技术和工艺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根据美国众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2017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的报告(2016年,第246页),美国的对手已经很快利用了这个阵地,而国防部缺乏“有效监测和利用社交媒体分析工具的能力,通过该能力来支持对作战环境的感知、完成兵力保护、信息安全等任务”。

所以,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国防部必须在跨越美国法律和文化规范的阻碍以及承受巨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发展社交媒体分析能力。在快速发展的通信技术趋势中,国防部在构建社交媒体分析能力并以有效和实用的方式应用这些分析能力时,存在着对这一能力的投资可能很快过时的风险。此外,正如我们在下一章中详细介绍的,美国法律和国防部政策一贯落后于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演变,通常这些技术及应用模式会被对手迅速灵活地采用。这类挑战超越了美国军事行动的范围;美国学术研究机构也遇到类似的不确定性。然而,对于国防部来说,结果是情报部门往往不是很清楚如何合法、符合道德并且有效地搜集和分析社交媒体数据。

对于社交媒体分析工具的需求非常迫切,因此国会要求国防部长评估国防部关于这一问题的政策并确定以下内容:

•美国战斗人员对这种能力的要求,以及目前差距及水平的报告,在报告中需要对政策、原则、培训及技术水平等方面的情况进行说明。

•需要进行社交媒体分析的作战任务,比如主要包括:战场感知、OPSEC、反制措施以及公开可用信息的作战使用等1

注释1:最近公布的美国国防部手册5240.01,《国防部情报搜集活动的管理流程》,对“公开可用信息”的定义如下:

已经发布或广播的面向大众消费的信息,可以根据要求向公众提供,公众可以通过在线或其他方式访问,可以通过订阅或购买方式获取,其他无意的观众可以看到或听到,可以通过会议向公众发布,也可以通过访问某一场所、或参加某一向公众开放的活动获得。公开可用信息包括即使是军界人士也可以使用的信息,甚至包括不向民众开放的军事区内的军方人士。(国防部手册5240.01,2016,p.53)

•与公开可用信息的使用有关的法律和政策问题。

•影响国防部使用公开信息的资源限制、审批流程和培训要求等,以及国防部正在实施的改善协作方式、利用最有效方法和技术等所采取的步骤。

•国防部计划确保信息战行动不侵犯美国人的隐私,并确保这些保护措施落到实处,以阻止对公民信息进行未经授权的访问(美国众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2016)。

本报告的目的和范围

考虑到发展社交媒体分析能力的紧迫性和挑战,并根据国会授权的评估,国防部的反恐技术支援办公室要求对现有的研究资料进行调查研究和评估分析,这些研究成果主要包括社交媒体分析技术、最佳实践、法律和伦理制约、以及信息战和社交媒体分析的交叉关系等。本报告对相关研究成果进行了综合研究,旨在描绘不久的将来国防部在发展社交媒体分析技术时在该领域面临的问题。基于对现有文献的综述,及相关专家的意见,我们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议,以帮助国防部在发展面向支持全球化信息战的强大、高效的社交媒体分析能力时做出正确的抉择。

为了提高研究成果的实用性和长效性,本报告的各章节采用通用和基于方法的方式来阐述社交媒体分析。即使社交媒体技术和平台发生变化,报告中的概念和实践与国防部的使命任务仍然有关联。

本报告专门针对美军如何使用社交媒体分析技术支持信息战的问题进行研究,如使用社交媒体数据更好地掌握特定地区的局部态势和热点问题。该报告不涉及使用社交媒体作为广播平台遂行信息战的问题,例如,试图使用微博来说服当地人民支持美国的军事行动。

当然,社交媒体只是一个范围更大的公开可用信息的一个子集(见国防部手册5240.01,2016)。国防部的相关政策和社交媒体分析能力包括在如何处理公开可用信息的更大的题目中,并且我们承认这类公开可用信息的价值。例如,自报位移动设备的使用模式或用户对某种类型设备的偏好可能有助于分析人员更好地了解特定地区的信息环境。如何最佳地利用公开可用的信息是值得进一步研究的课题。但是,本报告专门研究社交媒体分析,不涉及公开可用信息及其显而易见的使用问题。

研究途径和方法

本报告综合了社交媒体分析的概念、应用、挑战以及信息战等方面的相关研究成果。文献来源主要是学术资料和国防部资助的研究成果,也包括法律期刊、产业报告和一些新闻素材。我们也借鉴了学术研究团体的研究成果。本报告后续章节介绍了这些研究成果中与信息战相关的若干范例。

我们通过进行五次访谈来完成我们的研究,这些访谈对象包括:国防部信息战领域的专家、商业化的社交媒体分析机构等。我们的目标是确定分析的实践、手段、以及与国防部信息战使命有直接或潜在关联的一些问题等。我们的采访不代表专家的观点一致,但提供了基于作战的观点,这些观点来自于国防部军方和地方的信息战人员,他们对报告所要研究的方法和挑战有相当丰富的经验。采访是保密的,以鼓励这些专家自由发言,表达出他们的个人观点和经验。因为这些采访旨在提取具体的技术信息,而不是一般性的知识,因此兰德的机构审查委员会认为,该报告没有涉及人类科目的研究。

本报告的结构

本报告的其余部分探讨了国防部如何开始思考实施支持信息战的社交媒体分析。研究报告中的讨论补充了很多例子,包括在特定的信息战环境中的如何使用这些方法、数据利用的局限性、以及国防部必须遵守的法律和政策框架体系等。

第二章讨论了现在和将来社交媒体分析对于有效遂行信息战的必要性。由于社交媒体分析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概念,所以我们基于IRCs这个框架进行研究,因为信息战领域对这一概念比较熟悉。本章提出了一个思考和应用社交媒体分析方法的框架,同时提供了若干IRCs的应用范例。

第三章概述了当前的最佳实践做法和分析方法,但是讨论没有局限在当前的技术。借鉴兰德公司的专家和领导在社交媒体分析方法的智慧,该章主要研究文本和图像数据在信息战领域的应用,以及将应用成果最大化的方法。该章还提出了一个思考社交媒体数据分析级别、以及每一级别的分析如何支持信息战的概念模型。

第四章检视了社交媒体相关的美国法律和道德框架,以及信息战面临的挑战,值得强调的是,本章将社交媒体分析作为信息战的一部分,提出了若干非技术方面的问题。

第五章总结报告全文,为社交媒体分析更好地支持国防部的使命任务,并满足监管需求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就支持和获取而言,这些建议与提供者立场无关,它们能够保证适用于一系列行动和方案。该章还涵盖了美国在法律和伦理方面需求的建议,以及如何建设社交媒体分析能力以支持信息战,如何传播社交媒体分析成果等方面的建议等。

1 最近公布的美国国防部手册5240.01,《国防部情报搜集活动的管理流程》,对“公开可用信息”的定义如下:

已经发布或广播的面向大众消费的信息,可以根据要求向公众提供,公众可以通过在线或其他方式访问,可以通过订阅或购买方式获取,其他无意的观众可以看到或听到,可以通过会议向公众发布,也可以通过访问某一场所、或参加某一向公众开放的活动获得。公开可用信息包括即使是军界人士也可以使用的信息,甚至包括不向民众开放的军事区内的军方人士。(国防部手册5240.01,2016,p.53)

原文链接: https://www.rand.org/pubs/research_reports/RR1742.html    翻译人员:刘江宁 郭长国 王晓斌


热门文章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