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谣言传播机制研究报告
2018-11-08 作者:蚁坊软件 浏览次数:388 标签: 舆情研究

● 谣言:一种未经可靠来源证实的讯息

一般而言,谣言是一种据称是真实但缺少证据的信息,也可能是针对公众所关心的事物,所提出的一种未经证实的解释或理由。谣言是一种虚构不实的传闻。中文语义中“谣言”更具有贬义性,通常指没有相应事实基础,被捏造出来并通过一定手段推动传播的言论。

 ● 谣言的特性与传播规律

 ▶ 文字是传播最广的谣言形式

 

通过对谣言样本进行归类,可以发现,谣言传播形式占比最高的为文字,其次为视频复合类型谣言任意两种谣言形式组合,如文字与图片组合占比最低。现对文字、视频类谣言传播形式占比较高的原因分析如下:

1、传播载体影响谣言传播占比。一方面,文字简单易获取,同时文字是模糊性描述,相对图片和视频,缺少直观呈现,更容易隐藏真相,这造成了文字谣言传播占比较高。另一方面,视频类谣言能够吸引网民眼球,但占用各大社交网站的资源较多,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视频类的数量,故视频类谣言次之。

2、谣言特性影响谣言传播占比。谣言具有隐蔽性和伪专业性的特征,在其无相关佐证的情况下需要用文字、视频进行描述来以假乱真,而图片所包含的解释性信息较少,该特性也决定了文字类、视频类谣言占比较高。

3、谣言“成本”影响谣言传播占比。在谣言的制作过程中,文字类谣言制作的“时间成本”“技术成本”低于视频类谣言,同时在谣言的二次传播过程中,网民更倾向于“凝练”谣言,把谣言用口头或文字的方式在其“网络社交圈”进行传播。

4、传播平台影响谣言传播占比。谣言制造者为了提高谣言的传播度,会选择用户群体广泛的社交平台进行传播,人们常用的社交软件如微博、微信,其审核机制与信息传播特性影响着文字类谣言传播占比。

 ▶ 信息芜杂谣言传播源头不易查证

 

 

由上图可知,在选取的137个样本中,有60个样本,其传播源头已无从查证,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当今时代,网络彻底改变了信息传播的方式。谣言在网络平台上一经发出,会出现同一时间内向各个平台扩散的情况,公众热衷传播谣言的内容,却很少有人去挖掘谣言的源头,谣言的传播源头或是被删毁或是被掩埋。

在谣言传播源头明确的77个样本中,以微信平台为传播源头的谣言数量居于首位,有54个,而这54个样本所涉及到的领域又大多是与公众生活息息相关的,其中最多的是社会安全领域,如“女子被抢劫割喉”“上海公交车50岁老头暴打8岁儿童”“小男孩被两个男人用针扎晕后绑架”等,微信平台是相对封闭式的传播空间,不似微博信息公开传播,能及时地得到权威人士对传播内容的解读。而且微信平台的传播多是在“朋友”之间私密传播,是一种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不斟酌和不怀疑的传播。

谣言传播源头排名第二的平台是微博,微博是“人人都是媒体”时代自媒体人的主战场,其开放性、包容性使得用户群体出现多样化特征。同时,微博使用门槛低,方便快捷,这使得用户在发布信息时的随意性更强,往往不在意所发信息的真伪,只为博取更多关注。当另一个微博使用者接收到这条“谣言”时,如果选择“相信”并传播,指数传播效应便爆发出巨大威力。

视频在谣言传播中的排名为第三位,视频有着比单纯文字更强的说服力,这在无形之中增加了谣言的真实性,如“杀害郑州空姐的滴滴顺风车主被抓获”“多地出现外卖小哥惨遭耳机线割喉事件”“李宇春嫁给78岁的老外”等均以视频的形式呈现,信息一出便广为传播,直至辟谣主体出面澄清谣言。可见,视频在谣言的传播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其他平台中,脉脉、知乎各占1个,比重较小,其原因主要是这几个平台相对封闭,即时互动能力比较弱,用户使用数量相比前几个平台较少。值得注意的是,在所选样本中有1个谣言的传播源头为媒体,在大众的认知中,媒体一般报道的是真实、客观的事件,因此,受众对媒体报道的事件会潜意识中选择相信确有其事,而近年来媒体报道假新闻的事件时有发生,可见,媒体报道,尤其是一些地方上的小媒体所报道的事件要保持三分质疑精神,尽量做到“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 谣言“此起彼伏”在全国各地扩散

 

在对137个调查样本进行分析可知,谣言的传播具有极强的跨地域性,72%的调查样本显示,谣言呈现出蔓延全国的态势。例如,谣言“甘南地区出现‘漂浮汽车’”,视频显示一辆汽车在空中悬浮,网民以为发现反科学奇观,纷纷转发,使得这一视频短时间内在全国范围内传播。然而,专家指出,视频中消失的斑马线、如纸般轻薄的轮胎无不暴露出视频为后期制作的事实。自媒体的快速发展,抹消掉谣言传播的空间限制,使得谣言“此起彼伏”地全国各地扩散。

 ▶ 社会安全类谣言是网络谣言重灾区

 

社会安全相关的谣言占比最高成为网络谣言的重灾区,社会安全主要包括社会治安、交通安全、生活安全、生产安全以及信息安全等内容。这些谣言内容对于网民来说息息相关,甚至关乎人身安全,所以“传谣者”都会抱着严肃、谨慎的态度对待此类谣言。另外快节奏的生活让网民无暇顾及真伪,甚至以猎奇、娱乐的态度来制造或传播谣言,使得谣言的无意识或者非理性传播。类似“小孩被绑架挖器官”“偷小孩团伙的两女子照片”这样的谣言,关乎孩子的人身安全,多半“传谣者”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来传播谣言,而“山东东营油库爆炸”,这类谣言多源于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公信力的下降,导致公众的不信任感增强,这就使民众对信息难辨真伪,谣言借机散布开来。例如:江苏响水化工园区2007年曾传言化工厂爆炸,当地政府当时曾在第一时间出面辟谣,而最终却被证实,当地政府公信力受到影响。

食药安全谣言占比15.4%,排名第二。从样本中可知,这些谣言涵盖肉食、水果、饮用水、蔬菜等多个食品门类,而“致癌”“中毒”成为造谣者“包装”谣言的常用词汇。加上近年来,食药安全事件频发,让网民对“舌尖上的安全”缺少信任感,加剧了网民生活的恐慌心理,也为谣言的产生创造了条件。像瘦肉精火腿肠、染色馒头、硫磺生姜等食品安全事件,使百姓对食品安全的信任度大打折扣,给社会公众带来不安全感。

健康养生谣言占比10.4%,排名第三。通过样本观察可以看出,健康养生类谣言中“防癌”“抗癌”“杀癌细胞”“排毒”等词汇频发,且既有事例,又有论述和结论,配合着看似“专业”的名词、“确凿”的数据、“客观”的实验,让网民产生焦虑和恐慌,从而落入谣言的圈套。另外由于污染、食药安全等问题,网民对于死亡焦虑越来越严重,一些造谣者利用网民这一心理推广一些健康养生谣言,通过夸张、耸人听闻的标题来增加点击量,出售广告,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 自媒体时代网民成造谣重要主体

在选取的137个谣言样本中,造谣主体为网民的有131个,占样本总数的95.6%,而造谣主体为媒体的有1个,造谣主体不明的有5个。造谣主体绝大部分为网民的主要原因有:科学知识欠缺或信息缺位、想博取关注、妒忌心理作祟、惟恐天下不乱等。此外,网民往往会根据自己的愿望、习惯、关心、偏见、期待对谣言进行个人的加工,使谣言带有传谣者的主观色彩,导致信息越来越离谱。值得注意的是,在所选取的137个样本中有谣言造谣主体为媒体,其谣言“五险一金变六险二金”造谣主体的是“凤凰网”“新浪网”等网络媒体。媒体具有权威性、客观性、受众广等特点,谣言一旦经媒体报道,其影响范围巨大,后果也会无法估量。部分官方媒体、商业网站发布未经核实的信息,这与媒体自身专业性有关,也与监管和打击力度不够有着直接关系,同时许多不明真相的网民也轻听轻信,大肆传播,更是助推了谣言的传播范围。

 ▶ 微博博主成辟谣生力军

上图是分析选取的137个样本中辟谣者媒介属性得出。由图可知,微博博主在辟谣主体中占比最高,占36%。相较于网络媒体“点对面”的单向传播和微信公众号受“熟人社交”传播限制影响,微博由于具有内容碎片化、使用方式便捷、传播迅速、交互性强的特点,在辟谣信息传播中极具优势。以8月26日@山东网警巡查执法发布的辟谣山东寿光洪灾后发生瘟疫的微博为例,该微博传播至第二层级时,被名人大V博主@-公元1874-(作家、文化评论人  粉丝数:3935426人)转发,基于其庞大的粉丝群体,再次扩大了微博传播范围,促使博文总转发量达212次,影响人数约920.40万人,起到了良好的辟谣效果。

 

 ▶ 政府部门的辟谣作用不容忽视

 

分析137个谣言样本,可以看出辟谣主体主要分为政府部门、专业团队、大众媒体、其他四大类。

(1)政府部门,占46%

政府部门作为辟谣者,主要优势在于权威性高,在传播面广、社会影响恶劣的谣言中,往往需要政府来发布事件的真相及后续的跟踪调查。但在去中心化、交互性强、匿名性高、信息流动迅速的互联网空间中,政府单中心的、单向度的、官方“把关”的、以科层制为主的信息传播面临巨大的挑战。首先,网络信息繁杂,官方注意力有限,谣言不能及时发现时,导致信息反应被动、滞后,辟谣速度慢。其次,同时各级政府部门应对水平不一,部分政府部门应对能力较弱,对谣言缺乏有效治理手段。例如部分政务微博粉丝数量较少,对网民影响力极其有限,辟谣难度较大。

 

(上图为样本中26个辟谣政务微博账号的粉丝数量,账号之间影响力悬殊)

(2)专业团队,占31%

专业团队多为第三方组织,以社交媒体平台官方辟谣小组为主。例如微博成立的“微博辟谣”小组,微信成立的“全民较真”“谣言过滤器”等,官方辟谣小组的出现,进一步抑制了谣言的快速传播。专业团队的优点在于能够聚集来自各个行业的专业人员,快速、全面和细致地把握真实信息,及时、全面地还原事实真相。其缺点在于,虽然专业人士可以利用专业知识查证、辟谣,但受到自身影响力限制,说服效果较差。

(3)大众媒体,占12%

虽然近年来随着自媒体的兴起,“把关人”效应减弱,但大众媒体由于采编经验丰富、专业性强,在信息传播上依然占据优势,在辟谣中也发挥巨大作用。例如人民网的“求真”栏目,记者们熟悉互联网传播的规律与方式,结合自身的专业知识对网络信息进行准确判断,从而有效辟谣。但大众媒体辟谣的缺点在于大范围、无差别传播信息,辟谣内容不能准确投送给受谣言影响的人群,给辟谣效果打了折扣。

(4)其他占11%

在选取的样本中,还有部分辟谣主体为领域专家、企业、网红大V和当事人等,其中大部分为谣言所指向的当事人以及与其利害关系人。例如“8月1日起蚂蚁借呗全部停止”的谣言,就被@支付宝及时澄清。还有如“余秋雨得肝病住院”“冯小刚出逃美国”等谣言,当事人在谣言传播的第一时间站出来辟谣,还原了事件真相,迅速遏止了谣言传播。

 ▶ 谣言生命周期长,阶段性规律出现

健康养生、生活窍门、科学科研等谣言出现时间、辟谣时间大多不明确,通过分析发现,此类谣言往往存在多次反复出现的情况,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其生命周期较长。教育就业谣言主要发生在6月份,此期间正是高考、中考期间,所以教育就业谣言频发。社会安全、突发事件、文娱体育等谣言辟谣时间和出现时间相对应,说明此类谣言时效性较强,且此类谣言在统计的每个月中会不定期出现,推测出这几类谣言传播广泛。食药安全谣言出现时间为6月,辟谣的时间2-8月,此期间为夏季,是食品安全事件的高发期,其中6月是各类食品安全事件最易发生的月份。另外有部分谣言虽然出现时间不明,但连续几年频繁出现。此外,受样本选择的局限性影响,可能会影响部分谣言传播的规律(例如国际关系样本只选取了一个)。

任何一条谣言都有其固有的生命周期,都将最终走向消解,因此谣言的传播过程可以基本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潜伏期、扩散期和消退期。而人的基本需求是谣言滋生传播的前提,这个阶段受众因自身需求而选择性地接受信息,进而推动受众通过各种途径传播谣言。例如食药安全谣言、教育就业谣言出现的时间都是在受众对此类信息有需求之时。

另外通过研究发现,谣言的传播是一个反复性、周期性较强的循环过程,每一次辟谣并不意味着此类谣言的终结,一些陈年“老谣”隔一段时间就会被稍加修改再次传播,这就给国家治理谣言带来了困难。但谣言的扩散期是一个可控的过程,及时辟谣、提升受众自辨能力都是控制谣言扩散,让其消退的有效方法。

● 谣言的应对建议

 ▶ 提高公众道德水平,完善法律法规

谣言的传播和网民辨别信息真伪的能力有关。应对谣言广泛传播的重大途径便是提高网民的科学文化水平和思想道德水平,使网民能够理性面对谣言,不被谣言煽动、蛊惑,做到不轻信“未经核实的信息”,不传播“未经核实的信息”。提高公众的道德水平是一项长期而持续的过程,随着网民的素质和文化教育水平的提高,谣言滋生的土壤会自我净化,网民会更自觉地遵守社会道德和法律法规,积极传播社会“正能量”和“好声音”。

谣言需要被社会大众和政府理性看待。虽然谣言具有不同程度的社会危害性,但部分谣言的背后是造谣者的愿望表达,其与信息的不透明、公民对公共事务与社会事件参与热情等因素有关。谣言和公民的言论自由直接挂钩,因此,在谣言的治理与公民的言论自由之间还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既要避免力所不及,不能有效治理谣言,又要防止矫枉过正,侵犯公民言论自由。同时,造谣者的动机、谣言的实质危害性与传播范围等内容也需要成为执法机构处理相关案件时仔细考量的因素。综上可以看出,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处理谣言案件提供强有力的法律支撑,是治理谣言工作的重中之重。我国相关法律正在不断出台和完善,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会出现新行业、新种类的谣言犯罪,针对这一情况,相关法律也需要朝着细化方向发展。

 ▶  明确辟谣主体,加强多方联动

谣言具有地域性的特点,在处理地方性谣言,如社会安全事件时,责任主体极容易确定,考验的是辟谣主体的谣言监测能力和应对机制。减少谣言的传播时间,缩小谣言的影响面,其首要任务便是早发现谣言,有关部门需加强信息监测。为了防止谣言影响面扩大,以及辟谣后的谣言二次传播,地方政府应及时处理相关谣言,设立相对应的咨询机构方便民众咨询,对涉及社会安全类的谣言运用案情通报的方式提高辟谣的权威性,运用政务媒体矩阵提高传播层级,将谣言的破坏性与后期隐患降至最低。

全国性谣言涉及食药安全和健康养生,直戳社会群众的敏感点,该类谣言变换着形式、主体,在各平台、各地域反复传播,屡治不绝。信息不对称以及“谣言”为真所带来的风险,使得部分网民抱着“宁信其有”的心态,对谣言产生认同感。这种“心理陷阱”使部分网民自发的成为谣言的二次加工者。因此,在治理该类谣言时,一方面需要中央政府发挥牵头作用,与地方政府加强联动,对谣言进行系统性辟谣,减少人力、物力的重复性消耗;另一方面,谣言的治理是一项持久性的工作,中国主流媒体和地方性媒体要承担社会责任,分别利用其的影响力与覆盖面,对即时谣言进行辟谣,同时发挥文化“潜移默化”的特性,根除谣言在群众“心理”层面的不良影响。

 ▶ 借助社会力量,加强社会规范

网络谣言的治理千头万绪,行政管理不可能包打天下,单一威权手段更容易激起网民的抵触心理,同时,面对种类繁多的谣言,政府未必能及时一一应对,此外,部分谣言的鉴别对相关专业技能有一定的要求,因此,谣言的治理更需要借助社会力量,提高网民参与谣言治理的热情。如设立举报热线、邮箱,方便网民举报。汇聚相关社会力量,成立抵制谣言的志愿者团队,利用其力量制作辟谣宣传册、公益宣传片等,开展辟谣宣传进校园、进社区等活动。最后,打假需要品牌,辟谣亦需要品牌,要运用网络社团、专家学者的力量对谣言进行科学辟谣,品牌辟谣,促进网络谣言共治。

加强信用规范,强化网民信用体系建设,将网络诚信与银行贷款等信誉等级挂钩,设立网络诚信黑名单,对恶意造谣者具有一定的威慑作用。网络媒体和平台也要加强行业规范,在采用信息源时,也要尽量采用多信息源交叉求证,避免误传虚假信息。另外,在辟谣的过程中,尤其是涉及网民自身利益及政府信誉的谣言,要注重对网民的心理疏导和抚慰,而不仅仅是对事件本身的说明。对于网民的担忧和恐惧要进行情绪引导,让辟谣真正的对谣言产生对冲消解的作用。

 ▶ 注重微信平台谣言治理,强化内容审核

根据上文对谣言传播源头的分析,在谣言传播源头明确的样本中,以微信平台为传播源头的谣言数量居于首位,由于这些谣言主要涉及社会安全、健康养生等与公众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因此加强微信平台的谣言治理便显得极为必要。

微信平台要加强内容审核,强化处罚力度。根据我国发布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微博、微信等即时通信实行“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管理方式。因此,要扎实推进实名认证工作,让谣言的传播源头有据可循;同时要严格把关微信公众号的账号认证资格和内容审核工作,微信在方便用户社交和信息分享的同时,也应承担起对信息的审核责任,制定细致严格的内容管理办法,若发现有虚假信息的传播,可对公众号及用户进行依照所制定法规予以相应惩罚。此外对于传播范围较大、影响严重的,可以对谣言的源头及传播者追究连带责任。在严厉的惩罚措施下,势必能对传播谣言的行为起到威慑作用。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

2018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