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
2018-09-12 作者:蚁坊软件 浏览次数:3813

网络标签:湖南耒阳  耒阳教育  大班额  学生分流  学生利益  有毒教室

 

图片来源于财新网,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

简介:2018年9月1日开学日,湖南耒阳因学生被强制“分流”一事成为舆论焦点。湖南省耒阳市8000名公办小学高年级学生,被强制“分流”到五所民办学校、三所公办小学。其中,受政府委托办学的民办学校师大附中,接收了约3600名小学五、六年级“分流生”。本是为解决当地大班额而采取的分流措施,却因民办学校收费贵以及新装修的宿舍内疑似甲醛超标问题激起家长的抵抗行动,进而引发警民冲突。相关舆情量在9月2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传播分析

2.1 传播趋势

 

由上图可以看出,在“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中,从9月1日起,舆情量迅速攀升,9月2日到达舆情顶峰。原因是9月2日,耒阳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平安耒阳”发布通报称,9月2日警方处置一起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案件,因耒阳市城区部分学生家长对大班额化解分流方案及相关工作不满意,9月1日先后聚集到学校、市委等地拉横幅,警方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46人。此通报一经发布,便被网民群嘲“颠倒是非”,认为“教育部和政府不作为”“公安部门暴力执法”等。耒阳警方处置“冲击国家机关案”消息传播开后,教育部、湖南省委省政府、耒阳市教育局等政府相关部门做出回应,相关舆情量渐渐回落。

2.传播平台

 

在监测时间段内,关于“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各平台的传播量占比排行前三的是微博、微信公众号、新闻网站93.24%的信息来自微博,此事件为突发性群体事件,部分网民第一时间将现场情况以视频、图片、文字等形式上传,在微博上引起了快速、广泛的反应,引起媒体关注。2.06%的信息来自微信公众号,微信平台的自媒体账号对该事件进行评论,因而成为讨论量占比第二的平台,一方面扩大了事件的传播范围,另一方面也督促了政府相关部门加快解决该事件。此外,新闻网站为本次事件讨论平台的第三名,其占比为1.99%。新闻网站作为媒体发声的重要途径,具有高度权威性,在引导舆情走向时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2.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 媒体报道分析

2018年9月1日至9月7日,媒体对“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全程关注,对“官方回应”“新闻背景”“事件进程”等多方面做出了相对细致的报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报道耒阳警方处置“冲击国家机关案”的新闻占比32%。在“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舆情发酵过程中,湖南耒阳警方处置“冲击国家机关案”的消息迅速得到广大媒体的关注,在经过大量媒体的报道转载之后,相关舆情量迅速达到最高峰。相关报道集中称:9月2日凌晨,耒阳警方依法处置一起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案件,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46名。9月2日零时30分许,现场民警在多次警告无效后,依法强行驱散非法聚集人群,并控制46名带头冲击公安机关的人员。经初步核实,仅有1人为学生家长,其余人员均为社会闲散人员,其中涉嫌盗窃逃犯1名,有违法犯罪前科人员6名。事态得到有效控制。

关注相关部门回应的新闻占比24%。耒阳警方处置“冲击国家机关案”消息传播开后,迅速得到广大网民的关注,媒体就教育部、湖南省委省政府、耒阳市教育局等官方回应,做出多次报道。

如9月2日,中新网发文《湖南师大附中耒阳分校宿舍甲醛超标?教育局回应》称:据湖南省耒阳市政府网站消息,湖南耒阳市教育局9月1日发布通报称,针对部分网民在网上发贴传言湖南师大附中耒阳分校新宿舍装修甲醛超标一事,已邀请权威检测机构对师大附中新宿舍楼等进行检测(预计9月2号出结果),检测结果将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9月2日,红网发文《湖南省委省政府要求妥善处理耒阳群众相关诉求》,称:湖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对耒阳市部分群众聚集、反映学生相关诉求一事高度重视,作出批示,要求省教育厅、省公安厅、衡阳市委市政府领导赶到现场调查处理。据了解,衡阳公安机关对依法采取了行政措施的41名现场人员,经过谈话教育后,已解除了相关措施。

9月6日,中新网发文《教育部:消除大班额应确保学生利益 稳妥推进》称: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在北京表示,最近湖南耒阳等地由于大班额引发的一些情况,教育部高度重视,要求当地教育部门配合当地政府,采取有效措施,尽快解决问题。

关注事件背景信息及解决进程的新闻占比21%。“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引起舆论关注后,众多媒体对事件相关背景信息和事件解决进程进行报道。9月3日,财新网发表《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开学首日缘何起冲突?》一文,对国家“消除大班额”政策背景下的湖南耒阳学生分流的具体情况进行介绍。报道指出耒阳发展过程中人口聚集迅速,教育资源却不平衡。在“大班额”政策之下,分流学生遇到“民办学校收费过高”“宿舍存在甲醛风险”等问题。同日,财新网发文《湖南耒阳分流学生开学首日 宿舍发绿萝活性炭抗甲醛》,文称:湖南师大附中耒阳分校向学生宿舍分发了绿箩和和活性炭吸附甲醛,学生家长也为孩子带来了活性炭包。

呼吁保障学生利益的新闻占比17%。在“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逐渐明朗后,不少媒体开始反思教育改革,呼吁保护学生权益。9月7日,新京报发文《“确保学生利益”也是各项教育改革的前提》,称:耒阳学生“分流”引发的事件已经进入善后阶段,事件带来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表态,要求当地因地制宜、积极稳妥地推进减少、化解大班额问题,实质上是为当地的事后处置工作“点题”。而发言人提出的“确保学生利益的前提”,之于整个教育政策制定、教育改革行动,都具有重要的指向意义。

其他报道占比7%。在“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进入收尾阶段后,不少媒体进行发散报道,由点及面,对“大班额”问题进行深入思考。如9月7日,观察者网发表《齐燕:县城公立学校为何频频出现超大班额问题》一文,报道称“超大班额是当前县市两级地区公立学校普遍存在的现象”。在“城乡教育差距”“解决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学政策”“家长在教育上的跟风”三重原因共同作用下,大量农村学生进城读书,实现教育城镇化。这带来了县城公立学校频频出现超大班额的现状。

3.2 网民话题分析

2018年9月1日至9月7日,网民关于“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的主要言论来自新浪微博,主要关注方面是“关注各界官方回应”“抨击教育部和政府不作为”“批判公安部门暴力执法”等。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在“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中,网民对各界官方的回应关注度最高,相关言论占比高达41%。9月1日开学日,湖南耒阳因学生被强制“分流”一事成为舆论焦点。一方面,各界纷纷通过官方渠道发声表明态度:耒阳市教育局发布官方通告、耒阳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发布通报、湖南省人民政府作出批示、教育部举行新闻发布会等;另一方面,公众翘首以盼的“耒阳市教育局承诺的宿舍环境权威检测报告”迟迟未通过官网发布。甲醛的超标,关系到学生的身体健康,也是此次分流事件的主要问题之一,针对相关部门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众多网民纷纷参与事件的热议和讨论。网民对相关回应如此关注,以至于@头条新闻@人民日报等账号一公布相关官方回应,就迅速吸引了几万次的转发、评论和点赞,希望推动相关政策的落实、化解相关问题。

抨击教育部和政府不作为的言论占30%,网民对分流事件的关注,延伸到近几年耒阳市教育行业的发展进程。近些年随着耒阳城区面积不断扩大,在教育行业的资金投入却未见增长,涌入城区读书的学生越来越多,城区公立学校班级人数多达80、90人,甚至100多人的超大班级也司空见惯。这种教育资源配置与城镇化进程无法适应的状况,让网民纷纷吐槽耒阳市政府的“视而不见”“为政绩不顾民生”“利用教育资源挣大钱”“无法兑现办人民满意教育”。耒阳市政府把公立学校5-6年级的学生分流到民办学校,出现九年义务教育变五年、每个学生每期要付8千甚至上万高昂学费等问题,而教育部未出台任何的政策,不及时扩建公立学校,扼制这种现象的发生,也被网民吐槽“民办学校绞杀公办学校”“教育部迂腐不作为”“担忧下一代的教育环境”“上学难上学贵问题未被重视”。

批判公安部门暴力执法的言论占18%,耒阳市城区部分学生家长因对大班额化解分流方案及相关工作不满意,拉横幅上街维权,随着市公安的介入、部分人员被抓获,部分网民纷纷批判这种“百姓讨说法,公安部却直接抓人打人”的暴力执法行为。公安部门的职能是维护国家长治久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如果公安部门使用不恰当手段,损害了人民的合法权益,这都与其职能“相悖”。

建议家长合法维权的言论占6%,家长聚众维权,需要根据聚众的起因和聚众过程中是否出现违法行为,来判定是否有“涉嫌违法犯罪”。从维权者的角度看,是聚众维权;从执法者的角度看,是聚众闹事。这次规模较大的维权事件,家长与现场处置的公安民警对峙,且部分行为造成民警、辅警不同程度的受伤,部分网民认为“此举妨碍了机关部门的正常办公”,称:如果认为地方政府或地方某学校的做法有失公道,可以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反应合法诉求,不应聚众闹事。

质疑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的言论占3%,2012年耒阳市政府发布的招商公告,被指为湖南师大附中耒阳分校这所民办学校量身打造,连续10年每年补贴1000万元等一系列优惠政策,优惠力度之大、涉及利益之深,持续时间之长,让网民视线聚焦禄芳集团。强行让公立学校学生入学私立学校,私立学校被迫接受分流学生,不平等收费的现象让网民深觉:“把学校承包给商人”让教育行业过度商化、官商存在利益输送。

其他言论占2%,部分网民关注“耒阳分流学生开学首日,宿舍发绿萝活性炭抗甲醛”“呼吁国家完善‘分流消超’”等。城乡教育差距逐步拉大、教育资源供给结构性矛盾凸显,都是因为城乡义务教育资源配置中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等问题,这些都加剧了“乡村弱”“城镇挤”的矛盾,如何实现短期内消除超大班额,尽快完善分流消超是关键。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 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2.5%的言论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60.4%的言论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而其他37.1%的言论对相关话题进行了评论,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 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3.8%。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政府+媒体+企业+团体+其他),总共占6.2%。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博主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政府博主,他们针对事件的最新进展发布了权威信息。

4.3 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湖南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广东北京。湖南是该事件的发生地,“消除大班额”是湖南省重大民生项目之一,教育政策是否合理并落实是本地区家长最为关心的事情,故本地网民对此事件的关注度最高。广东是东南沿海地区流动人口的主要集聚地之一,流动人口子女教育问题一直存在,此次事件难免让广东网民联想到本地总体教育师资紧张的问题,并且广东外来务工人员中来自湖南省的数量最多,因此广东省关注度排第二。北京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互联网发达,各层次人群交互频繁,本地网民对国内大事具有较高的敏感度,故关注度排第三。

五、点评与启示

5.1 专家点评

5.2 启示

1.从舆情处置上来看:

通过分析,应对本事件引起的舆情危机,耒阳市有关部门的做法可以总结为:

舆情响应及时,但未持续跟进和回应网民言论;

政府及时介入调查,但未能利用好官方平台发声;

事件处理结果烂尾,为舆情危机的二次爆发埋下隐患。

“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一经爆出,耒阳市教育局、耒阳市警方及时通过官方网站、微博发布了说明和通报,对家长的诉求进行回应,称将会介入调查、采取措施。这两份回应及时且措辞恰当,暂时稳住了网民情绪。然而初步回应过后,却没有进一步举措,环境检测结果也迟迟未发出,引起负面舆论再次滋生。

其次,在事件发生后,政府并非无作为。9月3日,湖南省教育厅、公安厅、衡阳市委市政府领导赶赴耒阳调查处理化解大班额问题,但此应对举措仅通过红网(湖南省党网)发出,由其他媒体进行转载,湖南其他政府官网、教育网站等没有对此发声。政务新媒体的发言最具权威和公信力,代表的是政府或相关部门的形象。应对舆情危机,发布官方信息是最首要也是最有效的措施,政府相关部门应统一口径,多渠道发声,但政府相关部门在此次舆情危机处置中显然没有用好这一渠道。

最后,“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目前在各大平台的舆论反应已经寥寥。但此次事件所揭露的根本问题悬而未决,政府后期应对公众舆论被动消极。公众积压起来的舆论质疑没有得到满足,纵使表面已经平息,也为舆情危机的再次爆发和串联埋下隐患。类似事件一旦发生,此事便会再度引起舆论风波。

2.从事件本身来看:

通过分析,本事件爆发本身揭露了一些社会问题,可以总结如下:

落实政策急于求成,“一刀切”引发大问题;

教育资源紧缺,“大班额”不是个别现象;

官方环境监测缺位,学生利益得不到保障。

“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首先暴露出来的是政府在落实“消除‘大班额’”政策方面表现出的问题。“大班额”之所以成为教育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班制不利于良好学习环境的形成,教室拥挤、学习没有空间、教学资源也陷入紧张。而此次耒阳政府“一刀切”的在公立学校落实了此项政策,却没有考虑由此带来的后果。大批学生被迫涌向私立学校,导致私立学校人数膨胀。同时,部分教室疑似甲醛超标,九年义务教育也沦为空谈。

其次,耒阳城区配套教育基础设施建设的滞后,是这次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公办学位紧缺,解决的核心是增加学位,综合考虑产业布局、城乡人口流动和学龄人口变化等因素,而非将学生分流。从多年前开始撤点并校,加上城镇化加速,乡村教育迅速衰落,导致教育的压力往城市挤压,教育资源供不应求。“大班额”只是这些教育问题的一个缩影。因此,此事件也警示着有关部门:解决问题很重要,但寻求科学合理的方法更重要。

此外,“湖南耒阳学生分流”事件还暴露了官方环境监测缺位的问题。教室甲醛超标,与学校建设有关系,同时也反映官方在这方面的监管不力。近年来,校园虐待、性侵时有发生,学校食堂发生食物中毒的案例也不在少数,加上此事件爆出的有害装修物质的问题,使得在学校接受教育面临的隐形风险增大,部分学生和家长失去安全感,这也是值得有关学校和教育部门反思的。

(部分文字、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

一时间删除或处理侵权内容。电话:4006770986 邮箱:zhangming[at]eefung.com

负责人:张明)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8年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