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江西豫章书院被曝体罚学生
2017-11-13 标签:学校舆情 浏览次数:3217 文本来源:蚁坊软件

网络标签:豫章书院  关禁闭  体罚  戒网瘾  学生  吴军豹  拉横幅  关黑屋

 

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一度” 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

简介:2017年10月26日,知乎用户“温柔”在他的专栏里发表了文章《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文章指控南昌豫章书院以体罚、殴打、绑架、非法拘禁、强迫劳动等手段剥削、虐待学生。随后,该篇文章在网络疯传,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相关舆情量在10月28日到达顶峰。

一、豫章书院深陷“暴力门”

二、爆料文章被相继转发形成舆论高峰

 

重要节点:

1.知乎著名人士“温柔”在知乎专栏发表文章《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杨永信?》,揭露豫章书院施虐罪行。

2.微博用户@李铃铛哒转发该文,引发大量转载,并引起网民热议,豫章书院事件进入大众视线。

3.新京报记者发布专访事件当事人@姗尼玛大王丶视频,以及@小剑暗访发布暗访豫章书院视频,爆出更多豫章学院施虐细节,引起舆论哗然。

4.豫章学院被核准注销申请,终止办学。

5.微博用户@王志安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组照片,称家长拉横幅感谢老师辛苦教育,支持豫章书院继续办学,引网民愤慨。

三、事件为何点燃舆论且持续发酵

(一)事件的普遍性及大众的良善之心

从杨永信电击网瘾少年致死,到河南郑州一戒网瘾学校7天7夜不让睡觉虐死少女,再到现在的江西豫章书院,戒网瘾学校虐死少年少女的事件几年来频频发生。媒体和大V们对此类事件持续密集地报道与跟进引发了大众的关注,同时相关议题的关注度也不断攀升,在横向挖掘事件的背后,大众开始思考这些典型个案潜藏的深层社会问题。然而在大众舆论博弈的过程中,一直受到舆论关注的杨永信等案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社会问题依然存在,因此同类典型个案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依然比其它信息更容易受到关注。同时,由于该类事件造成的结果过于极端,且涉及到每个父母、孩子以及学校之间的关系,大众往往具有良善之心,从而激起浓烈的正义感,推动舆论的进一步扩大发展。

(二)大V成为舆论领袖引导舆论发展

网络大V的粉丝群体庞大,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能迅速使得某一议题成为公众议题。此外,他们通过对于某一议题的评论,依靠自身对于传播符号的独特解读,树立自身的观点和立场,形成自己的话语权,从而完成对于议题及言论的引导,成为事件的意见领袖。10月27日,知乎著名人士“温柔”发表《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一文。其后,微博用户@黑客凯文、@李铃铛哒等拥有百万粉丝的博主转发文章内容,并表达批判的态度,大量粉丝用户和其他大V意见领袖层层转发,引起众多网民的关注,引发舆论的形成。其后,爆料人“温柔”几天内接连发表《在和戒网瘾学校的吴军豹校长对话后。》《吴军豹,你就算找大V也翻不了盘的。》等文章,以及陆续出现的@姗尼玛大王丶、@小剑暗访、@长路漫漫随风作伴z等博主爆料出更多豫章书院及类似戒网瘾学校背后的黑暗事件,推动了舆论的进一步扩大、发展。

(三)信息不对称引发网民情绪交织迸发

事件舆情升温后,当地政府通过官方微博@南昌青山湖回应称已成立调查组。然受制于账号影响力,这条博文的传播面远无法覆盖大部分关注事件的民众,导致民众在获取政府发布消息上脱节和滞后,产生了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现象,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0月30日有媒体报道政府公布的调查处理情况。也就是在这段官方信息缺位的时间里,网民源源不断接收到的都是来自豫章学院学生的单方面爆料,期间有一些涉及事件但真相不明的爆料不断被抛出,如豫章书院背后有原南昌市长李豆罗撑腰、校方称这么高的曝光度比花五百万广告费都强、知乎大V陈兰香拿钱为校方洗地等等,因此舆情中的非理性化成分和情绪不断增加,且愈演愈烈,在短时间内引爆舆论。

(四)主流媒体深度介入持续引导舆论场

 

由上图可见,直至10月30日开始才有主流媒体介入报道,媒体报道量发展态势明显滞后于整体舆情。但不同于社交媒体上丰富但鱼龙混杂的碎片化信息,主流媒体整合了当事人、政府、学校、家长等多方信息,对事件真相进行深度采访挖掘,跟踪报道事件进展,再以其权威性和影响力逐渐掌握了话语权,并持续引导着舆论场。从整体舆情趋势上可见,事件在经历了第一个舆情高峰后有回落的趋势,但从10月31日开始,舆情量又逐渐回升,并于11月1日出现次高峰,当日,新京报发布的一则独家专访豫章书院事件当事人的报道被广泛转载与关注。此后,新京报陆续发布了有关豫章书院实地采访、前豫章书院老师爆料、豫章书院校长首度露面回应等系列报道。期间,央广网、成都商报、未来网等媒体也发布了有关当地政府回应、学生家长访谈、家长拉横幅支持豫章书院等方面的报道。此外,还有中国青年报、钱江晚报等媒体从教育、监管等角度对事件进行评论解读,这些报道都持续引发着网民的关注与讨论。

(五)微博平台准入门槛低、传播便捷迅速

 

豫章学院事件虽从知乎曝出,但传播的主要阵地却是微博。自媒体时代,微博以其低门槛、高互动等特征,逐渐成为最迅速便捷的传播媒介,并在绝大部分热点舆情事件中承担着重要角色,且彰显出强大的社会舆论影响力。《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这篇文章正是被@李铃铛哒、@黑客凯文等微博用户转载后,引发大量网民转评,事件才被推向公众视野。而事件当事人即上文的爆料人也在10月29日通过其微博账号@薛定谔的猫去哪了3发文写到“之前在知乎发文被评论关闭了,在微博这个更好推广的平台再发一次,希望引起社会的重视”,这也是对微博平台传播便捷迅速的肯定。此外,多位豫章书院前学生先后都是通过微博平台爆料,且均引发了广泛转发与关注,使得事件舆情影响力不断汇集增长。

四、揭秘豫章书院

公开资料显示,豫章书院全称为“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成立于2013年5月16日,是位于江西省南昌市的一所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经有关部门批复,于2014年1月增加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转化工作职能。据该校官方微信介绍,豫章书院是政府职能部门公助重点青少年服务管理学历制学校,“男女分区管理,面向全国常年招收:有志于提升自身涵养、需加强感恩、加强责任感培养及沉迷网络、厌学、辍学、心理偏差等家长和传统学校难以教育的青少年。”相关资料显示毫无问题的一所学校,在该校学生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五、中国式体罚引发媒体高度关注

 

江西豫章书院被曝体罚学生后,媒体相继发表评论文章,36%的媒体认为教育不能成为施暴的借口,“红网”发文指出,豫章书院对媒体声明中所谓“因戒尺等古代教育方法不能容于现行教育制度,学生对象特殊”等内容,很明显避重就轻地带过了涉嫌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罪等刑事罪名的问题,企图利用“教育”躲避法律的审判。此外,部分媒体认为家长对“问题孩子”的教育存在方法上的缺失,“澎湃新闻”有评论认为,许多家长平时对孩子缺乏关注,对教育规律缺乏认知,当孩子出现问题时却要走捷径,误以为花钱就能买到“好孩子”。自己不懂教育,却相信陌生机构掌握“诀窍”,此类观点占比达28%。

《新京报》等媒体则认为,南昌市青山湖区政府经调查确认,暴力体罚在南昌豫章书院是作为一种制度存在的,那么豫章书院不仅仅是教育方式有问题,还有可能触犯了法律。豫章书院停办,但追究法律责任不能停,这类观点占比为16%

近年类似的暴力“戒网瘾”学校屡遭曝光,14%的观点认为这些学校竟能获得办学资质,足见审核与监管之失。有的学校缺乏办学资质却能长期存在,同样暴露了监管部门的疏忽。另外,“南方网”等媒体指出,就算豫章书院以复兴传统文化为名,戴上书院的帽子,也并不意味它就是合理的。它在实质上把自己办成一个“戒网瘾”机构,不仅有悖于现代文明,恐怕也玷污了传统文化,相关评论占比为6%

六、网民强烈谴责豫章书院

 

位于南昌市青山湖区的豫章书院,在被曝光存在严重体罚、囚禁、暴力训练等问题后,引发舆论轩然大波。学院学生陆续发布的图片、文字让人们发现,豫章书院是一个比监狱还令人恐惧的地方,32%的网民对其进行强烈谴责,认为该校“丧心病狂”“人性泯灭”,有如“人间炼狱”。消息表示,多数学生是被家长哄骗至校或给钱让学院强制绑走,再加上部分家长在豫章学院申请停止办学后拉起各种横幅标语呼吁学校复学,让22%网民认为家长们愚昧不堪,称“家长是一步步把自己的孩子推入万丈深渊的恶魔”。即使豫章学院目前已申办停学,但面对惨无人道的管教方式,17%的网民认为“相关责任人员涉嫌违法犯罪”,呼吁对其进行严厉惩处。而15%的网民表示豫章学院长期存在诸多违法问题在于相关监管部门的严重失职和监管不力,认为“最该注销的,是失控的监管”。与此同时,杨永信电击疗法治网瘾、豫章学院戒尺、龙鞭“教学”等屡禁不止的暴力教学让9%的网民拷问着我国当前的教育方式。此外,5%的网民发表了其他观点,如同情涉事书学生遭遇、质疑豫章书院的强大背景等。

七、北京对此事件关注度最高

 

通过对“江西豫章书院被曝体罚学生”关注人地域分析得出,北京是关注江西豫章书院被曝体罚学生事件信息量最多的区域,其次是江西广东。北京媒体业发达,多家媒体对该事件进行了深入报道,引发了北京网民的转发与评论,加之北京网民基数较大,居民的网络交互较为频繁,故北京网民对该事件的关注度最高。江西是事发地,网民关注点侧重“政府对豫章书院的处理”“豫章书院当事人作出回应”等,江西网民这些话题的讨论使得关注度较高。2017年3月,广东练溪托养中心发生49天死亡20人事件,引发舆论的强烈关注,由于两个热点事件均涉及未成年人教育问题且性质恶劣,网民对此讨论较多,故网民关注度高。

八、专家、大V点评热议

九、非法网戒学校是教育之殇

豫章书院成为众矢之的,值得我们认真反思的是,为什么会有豫章书院?是什么滋养了他们?

当今青少年吸烟、逃课、逃学、沉迷网络甚至酗酒的问题越来越多,面对此类问题,学校通常选择劝退学生,家长则将问题与责任归结到孩子身上。无书可读是父母们难以面对的,因而将孩子送入严加管教的网戒学校,成为了一个次优选择的方案。目前,网戒学校这个市场供不应求,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家长,在面对孩子束手无策的时候,选择用这种方式,对孩子进行“再教育”。据调查,豫章书院所有受访的学生都挨过戒尺,52.63%的学生挨过龙鞭,42.11%的学生受过其他体罚,例如围着操场跑100圈、暴晒等,在科学与文明成为普世价值的今天,豫章书院如此奉行棍棒教育,实际上是将教育视为谋取利益的工具和手段,是扭曲人格、压抑人性的违法失败的教育。

依法停办豫章书院是网民期待的结果,但类似的问题并不能得到彻底解决。首先,只要有“问题学生”存在,网戒学校依然会是家长寻求解决问题的重点,需求造就市场,开办类似的机构从中牟利依然是可能的。其次,我们的公办学校,虽没有关小黑屋、罚戒尺之类的体罚行为,但对“问题学生”的处理方式依然是过于简单。事实上,父母对子女的教育缺失以及公办学校对学生的“问题学生”的简单处理,这是催生“问题学生”两个主要原因。

从杨永信事件到江西豫章书院事件,要根治非法网戒网校,除了政府强有力的行政手段,还要从减少“问题学生”上下功夫。一方面,教育部门要支持学校构建多元化的评价机制,优化对学生的评价,不轻易贴“问题学生”的标签,不轻易让“问题学生”进入社会。另一方面,教育部门也要重视对父母的宣传工作,鼓励家长更新教育理念,重视对子女的教育责任,为子女的健康成长打下良好的基础。

(部分文字、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7年11月8日


热门文章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