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李文星事件
2017-08-10 标签:社会舆情 浏览次数:1336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下载报告


李文星生前照片

简介:2017年7月14日,山东籍小伙李文星被人发现死于天津静海G104国道旁的一个水坑里。从现场不远处找到疑似传销组织留下的“传销笔记”。8月2日,经媒体报道后,围绕李文星死因、全国存在的传销黑幕及互联网招聘安全等话题,引发舆论热议。相关舆情量在8月3日到达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 传播趋势

 

2.2 传播路径

2017年8月2日,教育类自媒体“芥末堆网”曝出东北大学学生李文星因在求职APP“BOSS直聘”上找工作,误进一家天津传销组织,最终死亡一事,引发舆论热议。当日,涉事企业和天津警方回应此事,随后,人民网、千龙网等媒体针对“李文星案”及传销黑幕等话题作跟踪报道,网民持续热议。目前“李文星案”的5名涉案人员已被刑拘,对于最终结果舆论将保持关注。

2.3 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 媒体报道分析

2017年8月2日至2017年8月8日,媒体关于“李文星事件”的新闻报道约179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芥末堆网、澎湃新闻网、人民日报、新华网、人民网、中国新闻网等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李文星身陷传销死亡占26%

8月2日,“芥末堆网”发文《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文称:今年23岁的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一个农村家庭,去年刚从东北大学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李文星的双胞胎妹妹李文月说,作为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从小成绩优异的哥哥曾是他们全家的希望。大学毕业后,李文星决定在北京报个IT培训班学习Java,之后找个IT行业的工作。这是他给自己定的职业规划,但这一规划在半个多月前却戛然而止。7月15日,李文月意外地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你哥在天津出事了,你快去派出所看看吧。据了解,就在李文月接到消息的前一天,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一个水坑里,有人发现了一具少年的尸体。由于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少年的长相、身形已无法辨认,但遗物中的身份证显示,他叫李文星,来自山东德州。随后,天津警方通过山东德州警方联系到李文星的家人,并通知他们前往天津辨尸。

2详述案件细节,22%

8月6日,“人民日报”发文《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经过已查明 5名涉案人员被拘》,文称:近日,“李文星事件”引发高度关注,李文星如何被诱骗进入传销组织的经过细节及在静行踪成谜,引发各界追问。公安静海分局工作专班会同市相关部门昼夜开展工作现已查明,“蝶贝蕾”传销组织成员陈某利用手机和邮箱在“BOSS直聘”网上冒用“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之名,发布虚假招聘信息。李文星投发简历后,陈某于5月20日将李文星诱骗至静海,后向传销组织上级张某进行了汇报,张某又向他的上级胡某进行了汇报。胡某安排传销人员江某某接站,之后将李文星送至位于静海区静海镇上三里村的传销组织人员艾某某管理的寝室。随后,李文星又被转移至位于静海镇杨李院村的胡某管理的寝室,最后被转移至位于静海镇杨李院村的传销人员李某某管理的寝室。

3拷问互联网招聘安全19%

8月3日,“澎湃新闻网”发文《马上评|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拷问互联网平台的责任》,文称:据媒体报道,一份通过互联网求职平台“BOSS直聘”投递的Offer,最终却使一个23岁的少年走向了生命的尽头。“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近日引发广泛关注。8月2日,前“BOSS直聘”华东市场公关经理朱利安写了一封致李文星母亲的信,揭露“BOSS直聘”在内的互联网招聘企业控制着本该受保护的应届生接触企业的第一入口,但它们却通过付费工具、放松审查、纵容虚假等有意无意的手段,把一部分路标引向欺诈。此外,还有网友自述在“BOSS直聘”上误入传销最后得救的经历。由此可见,互联网招聘这潭浑水里藏着多少不可见人的“鬼怪”。从魏则西到李文星,互联网平台向公众展示了它们不光彩的一面。这远远不是体面不体面的问题,而是关乎生死的安全问题。

4天津开展打击传销专项行动11%

8月7日,“中国新闻网”发文《李文星误陷“蝶贝蕾”传销死亡 天津打响取缔非法传销歼灭战》,文称:近日,李文星误陷“蝶贝蕾”传销组织,随后发现于天津市静海区死亡的消息引发社会各界高度关注。这一消息也惊动天津官方高层,赵飞代表天津市委、市政府在静海召开紧急会议,做出部署,迅速开展一场打击取缔非法传销的专项行动,决战20天,彻底清除该市非法传销活动,打掉非法传销团伙,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雷霆手段”很快收到成效,静海方面通报:8月6日凌晨组织开展打击传销的“凌晨行动”,截至8月6日上午11时,共出动执法人员2000余人,排查村街社区418个,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员63名。

5呼吁政府建立打击传销的长期有效机制8%

8月8日,“人民网”发文《评李文星之死:将传销连根拔掉》,文称:李文星之死还未水落石出,天津再次通报了25岁男子张超在静海误入传销组织并死亡的案情,实在令人痛心。为逝者悲恸,更要用行动铲除传销的土壤,刻不容缓。彻底拔掉传销的“根”,政府责无旁贷。如何拔掉、如此铲除,政府相关部门可能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但离人们的期待还有距离,需要做的还有更多。政府需要用驰而不息的行动打击已有的传销组织,让其少危害社会。李文星之死,敲响了警钟,能否长鸣,关键看决心、看行动、看效果。打击传销,个人力量总是有限的,需要政府不放手、不放水、不放过,需要全民不放松、不放弃、不放任。请大家行动起来,让悲剧不再发生,让传销无处遁形。

6涉事企业单位回应6%

8月3日,“新华网”发文《李文星陷招聘骗局溺亡 BOSS直聘回应:愿承担法律责任》,文称:今年5月,李文星通过互联网招聘平台,被“北京科蓝公司”录取。家人发现,去公司“报到”后的李文星态度冷淡、频繁失联、多次借钱。7月14日,李文星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昨天下午,该互联网招聘平台回应:得知相关情况后,第一时间将有关数据提取并保存,以便随时配合案件调查。“依据法律应当承担的一切责任,我们都愿意彻底承担。”

7披露全国传销黑幕5%

8月8日,“中国青年网”发文《李文星之死揭开传销黑幕:5年至少15起杀人案涉传销》,文称:脚踹踢头部,扇打耳光,手指戳肛门、脚踢裆部、皮带勒压颈脖,在江西樟树市的一个传销窝点里,2015年3月,蒋某遭受4天的折磨后肾衰而死。大门上锁,窗户钉死,以棉被隔音,被轮流看管、恐吓威胁,2016年7月,宋某身陷江苏无锡的一个传销窝点一个半月后,趁间隙从阳台窗户逃离时坠楼身亡。近日备受关注的大学毕业生李文星之死只是揭开了传销黑幕的一角。澎湃新闻以“传销、故意杀人罪”为关键词,检索裁判文书网中公布的刑事案件裁判文书,得到从2013年至今的63个结果。经梳理发现,近五年来法院判决的因传销引发的血案,仅以故意杀人罪定案裁判的至少有15起。除此之外,非法拘禁、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更不乏实例。

8其他新闻3%

8月8日,“凤凰网”发文《李文星家人收到县委慰问金2000元 将获司法援助》,文称:近日,大学生李文星陷入传销后溺亡天津的悲剧事件引发了舆论持续关注。8月7日下午,山东武城团县委书记元艳青和武城县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主任张华律师一行赴郝王庄镇看望李文星家属,送去了2000元慰问金。李文星的父亲患有轻度精神疾病,平时在外打零工,母亲是家庭妇女,现在在儿子意外去世的打击下已卧床难起。李文星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李文月,她和丈夫常年在天津打工。李文星家人已经去天津当地了解了案件情况,对于共青团组织的关心很感动。

3.2 网民话题分析

2017年8月2日至2017年8月8日,网民关于“李文星事件”的言论约14.53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李文星事件,25%

8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芥末堆看教育”:【#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5月15日,李文星在招聘平台上发送简历。5月19日,收到聘用通知函。5月20日,从北京前往天津入职。7月8日,给母亲打最后一个电话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7月14日,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一份本以为是上市公司敲门砖的Offer,最终却引李文星走向了生命的尽头。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4857次,影响2873.16万人(图片来源:鹰击)

8月3日,“推特”用户“CnBeta”:山东籍大学生李文星死亡的事件持续发酵。8月2日,天津市静海区公安分局对媒体称,在静海西外环与北外环交口沟内发现一具死尸,确认为李文星。公安部门根据李文星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等物证,分析认为其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目前,静海区公安部门已经对其误入传销组织的情况立案调查,并承诺将对非法传销肇事构成犯罪的坚决依法处理。

8月7日,“腾讯微博”用户“工人日报”: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张超,在天津静海区误入传销组织后先后死亡。谋人钱财、害人性命,传销流毒之广、为祸之深,令人触目惊心,我们的政府在哪儿,我们的正义在哪儿。

(2)质疑BOSS直聘等求职平台监管问题,23%

8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须渐修之”:其实,应该整顿一下了,我刚毕业找工作,好多都是骗子,要收钱之类的,其实像一些找工作的APP应该适当的整理一下招聘的公司信息之类的。整顿好后,APP的流量一定会上的去,你好大家都好。

8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村姑小芳-”:我是个普通公司的HR,看评论里大家都在抨击招聘网站,我也来吐槽两句,找工作的人遍地是,而真正想招人的公司却招不到人,为什么?因为招聘网站只顾着收商家的钱啊,管他什么三脚猫公司都可以入驻招聘,这样一来求职者遇到不靠谱的公司被坑了之后自然会对招聘网站产生质疑,口碑也会下降所以很难招人。

8月8日,微信公众号“五华普法”发文《李文星之死涉事招聘平台该担何责?》,文称: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网络招聘平台“BOSS直聘”入职“科蓝公司”,两月后其遗体在天津静海区发现,疑入传销组织。后经查证,“科蓝公司”实为“李鬼”公司冒名顶替。招聘平台上为何总充斥着肆无忌惮的“李鬼”公司,平台是否尽到了审查义务?求职者因招聘网站上发布的信息掉入传销等陷阱,平台是否承担责任?网络招聘应该怎样实现规范化?

(3)天津全面打响取缔非法传销歼灭战,21%

8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人民日报”:【天津政法委书记下死命令歼灭传销: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23岁大学毕业生李文星误入传销、溺水死亡,引广泛关注。天津市委政法委书记赵飞来到案发地静海区部署,迅速打一场取缔非法传销歼灭战。决战20天,彻底清除天津非法传销,打掉非法传销团伙,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2745次,影响9119.18万人(图片来源:鹰击)

8月6日,“腾讯微博”用户“南方周末”: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经查明,涉案人员全部归案,天津下死命令:不打干净不收兵。一边控制人身自由,一边强制精神洗脑,传销无疑是社会的毒瘤。只要各地睁只眼闭只眼,李文星式的悲剧就会继续上演。不是社会进步的每一步,都必须承受生命的代价。愿李文星之死,成为传销组织最后的疯狂。

8月8日,微信公众号“青春建材”发表文章《天津警方集中行动两天,端掉传销窝点420处。大学生如何警惕传销陷阱?》,文称:天津官方发布消息,8月6日至26日,天津公安机关将在全市组织开展为期20天,以打击整治静海传销为重点的集中行动。行动开展两天以来,出动警力3000余名,在全市各重点地区开展打击传销行动,发现传销窝点420处,清理传销人员85人。

(4)应大力打击传销组织14%

8月4日,“腾讯微博”用户“何光伟”:传销、诈骗基本靠网络,别每天只顾管大家在网上说啥,建议网警把那些违法犯罪的传销、诈骗多管管,发现一起预警、查处一起。非等到人家跟善心汇那样发展500万成员、等到李文星死了才介入,晚了。

8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人民日报”:【人民微评:像打击邪教一样打击传销】传销之恶,罄竹难书,导致多少人家破人亡?“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铿锵有力;组合拳已挥出,效果可期。打击传销,除了雷霆出击,更须坚持常态化、长期化;除了事后惩处,更须源头治理,斩草除根。天津已行动起来,其他地方呢?

8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随风好去”:但愿官方能坚决行动,让李文星之死使天津传销作恶团伙彻底覆灭。不止天津一地,全国其他地方传销依然很猖獗,必须下大力气清除。传销骗人钱财,害人性命,罪大恶极,应当修订对传销罪行的立法,以非法拘禁、抢劫罪惩处。更要从源头上治理,严厉打击传销首领,同时加强对参与传销主要群体的反传销教育。

(5)交流鉴别传销方法,10%

8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职境杂谈”:说一点独身前往异地工作的注意事项吧:1.购买保险;2.存好救援电话,必要时也可以向12110短信报警;3.将现金分几个地方放,避免遭遇抢劫偷窃;4.通过工信部备案、天眼通调查公司背景;5.与同学约定好被绑架的暗号。

8月4日,“知乎”用户“匿名用户”:防备心低,涉世不深,交友不慎。回想了下,这帮人,也没有用非法拘禁,就是跟你拉感情套近乎,不留下来就是不给面子,没有害怕的必要,面子啊,正也是因为这一点,这些人才能得逞,也正是因为不给面子,才安全回来,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小心笑里藏刀,不要跟不知根知底的人往外地跑(也许你们很熟,但也要小心),要冷静,不要怕,待在自己的地盘,不要给陌生的人面子。

8月6日,“知乎”用户“匿名用户”:首先,你毫无警戒心的踏进了出租屋。会有据说是你室友的借你手机玩玩。你把手机递过去后,他们会说有主管要过来面试你。这个就是传销内部称为揭破谎言的阶段。“面试”的时候,对面的传销头目会问几个问题,你家里有没有当官的人,父亲是做什么的,家里的社会关系,确定了你是一个一无所有只是出来找工作谋生的社会生人之后,会告诉你你没有被XXX公司录用,而被XXX(传销公司的名字)录用了。你会很吃惊,接着害怕,接而暴怒,拍了桌子大叫,下意识想拿出手机口袋却空空的,过安检包里没带家伙,只能赤手空拳门外走。对面的传销头目大喝一声,门外涌来了无数人,你有点难以置信这么小的房间哪儿来了这么多人。你和他们激烈搏斗,你被好几个人按在了地上,后面有人拿着菜刀,你下意识地没有大声呼叫求救,不仅是因为这里周围没人,还因为传销头目拿着湿毛巾蹲在你脸边,只待你要出口就要捂死你。大家不要像李文星一样烈。很多人死在这一环。这时候你要服个软,为你年轻的生命着想。

6其他言论7%

8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四级警长”:【中国传销江湖:北派限制自由,南派精神控制】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传销也有门派之别。最近天津遭遇不幸的李文星,很可能和北派传销有密切关系,其陷入的传销窝点很可能就是北派佼佼者“蝶蓓蕾”。那么南北两派传销到底有什么样的特点,又有什么样的危害?

8月6日,“推特”用户“今日热点机器人”:【实拍李文星所在传销组织宿舍】李文星溺亡的水坑正北500米的一处院落,院内有多排平房,一部分为废品回收站,另外一部分的近10间平房为传销组织“蝶贝蕾”的宿舍。院落内杂草没膝,墙上涂鸦:“忠义两难全”。

8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平沙老兵”:魏则西的死,整顿百度广告;徐玉玉的死,整顿电信诈骗;李文星的死,整顿非法传销……死一个揭开一个遮羞布,不断发生的悲剧启示我们:不要总让无辜者用生命去推动社会的进步,防患未然是监管部门、相关企业、每一个人应尽的责任。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在网络平台关于“李文星事件”,11%的网民针对该事件发布原贴,对其进行不同意见、观点、情绪的表达。近年来,有关大学生误入传销组织事件层出不穷,各界对大学生这一群体持较高关注度,李文星误入传销致死更是让“传销”这一话题再次掀起舆论高潮,引发网民针对“李文星事件”进行讨论。“李文星事件”在网络平台的信息传播方式以用户转发为主,89%的网民进行转帖,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86.3%,其余言论来自新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媒体+政府+企业+网站+校园+团体+其他),总共占13.1%。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博主最多,其次是媒体博主

在本热点事件网民言论的舆情传播过程中,微博认证用户群名人博主在意见领袖阵营中起到重要作用,其中以名人博主“老编辑不上班”(粉丝量48427人)为列,发文:“像魏则西事件一样,李文星之死让很多人开始讨论互联网公司的社会责任。我的感触却是大学生真是不容易啊。入学前有电信诈骗,入学后还有医疗广告、裸条、高利贷,毕业后有传销,现在针对大学生的互联网犯罪,真是从摇篮到坟墓,全覆盖无死角。你说互联网公司过分追求KPI是人血馒头,那天津的静海区、滨海新区是怎么变成传销之都的?”该博文在舆情传播过程中,传播1807次,影响1034.33万人,传播人群性质分析如下:


“老编辑不上班”发表有关“李文星事件”的博文,被普通博主传播1433次;微博达人传播284次;其他博主传播90次。综上所述,名人博主“老编辑不上班”传播“李文星事件”媒介信息的同时还对该事件加以解释并表达了他的观点、意见、情绪,被网民所接受,引起了网民对“李卫星事件”的共鸣。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天津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北京上海。天津市是中国环渤海地区经济中心,是北派传销组织主要流窜的主要城市之一,加之又是事发地,故当地民众对该事件的关注度最高。北京是中国首都,上海是国际信息交流中心,因此北京、上海的就业机会相对于国内其他城市要高,这便造成了两个城市的外流人口基数较大,就业机会问题也接踵而至。因此,北京和上海对该事件保持了较高的关注度。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知,选取微博博主“老编辑不上班”博文传播人群客户端数据分析,网民传播及讨论“李文星事件”所使用较多客户端是weibo.int,根据IANA现行政策,int域名是供由条约而成立的国际性机构以及在联合国有“观察员”的身份的非政府机构使用。其次是微博Weibo.com客户端,可见该热点事件在网络传播过程中,网民更习惯通过电脑登入微博平台,查看事件、传播信息、表达观点。而移动客户端又以iPhone居多,据统计,使用iPhone的人群在18—35岁之间,包含了大学生、年轻上班族等,所以较为关注“李文星事件”。

五、点评与启示

5.1 专家点评


5.2启示

网络上流行一种说法,传销分北派传销和南派传销。北派传销限制人身自由,南派传销重在精神控制。北派打地铺,南派住别墅。这句话看似调侃,其实道出了传销的典型特点。李文星同学不幸掉进了北派传销窝点。不知道一个大学生的生命,能唤起多少注意。

8月2日,媒体报道了李文星通过网络招聘平台“BOSS直聘”求职后,在天津误入传销组织死亡的消息。然而,李文星事件还未平息,再度曝出大学刚毕业一年的张超在天津陷入传销组织身亡的死讯。接连两名年轻人命丧传销,令人惋惜。

斯人已逝,既要抓住犯罪嫌疑人以告慰死者在天之灵,更要唤起国民对传销危害的警惕性,集合各方之力严厉打击传销组织,杜绝悲剧再次上演。

第一,大学生在求职或招聘过程中应提高警惕性,防止上当受骗,应通过正规招聘平台,面试前需多方查证应聘企业真伪。万一身陷传销骗局,要想方设法安全逃离,而非与不法分子“硬碰硬”,谨记生命诚可贵。

第二,政府部门严厉打击,净化社会环境。8月6日,导致李文星死亡的5名涉案人员被刑拘。当日,天津政府相关部门决定决战20天,彻底清除全市非法传销活动,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蝶贝蕾”传销十年前已被山东警方破获,可为什么在天津静海依然存活十余年而未被彻底打掉?基于传销组织的流动性、隐蔽性,政府部门在进行打击传销组织时,要走专群结合、综合治理之路,发挥人民群众的作用,多部门协力合作,精准打击,彻底整治传销顽疾,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

(部分文字、图片摘自互联网)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7年8月8日


热门文章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