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山东辱母杀人案
2017-03-31 浏览次数:10381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下载报告

山东辱母杀人案网络配图

简介: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起因是于欢母亲苏银霞和于欢本人遭受到暴力催债甚至性侮辱,于欢不堪其辱将其一人刺死。3月23日,《南方周末》报道了这起“辱母杀人案”,引发舆论热议,理性法律与感性伦理的较量将如何尘埃落地,拭目以待。相关舆情量在3月26日达到顶峰。

事件回顾

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7年3月23日,“南方周末”发文《刺死辱母者》,引发媒体和网民关注。3月26日,最高检、山东公检法等多部门针对此案进行官方回应,并派驻调查组,媒体和网民持续关注事件的发展。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7年3月23日至2017年3月29日,媒体关于“山东辱母杀人案”的新闻报道约2.17万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观察者网、人民网、中国青年报、解放网等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辱母杀人案最新进展的新闻31%

3月26日,“观察者网”发文《辱母杀人案最新消息:聊城全面调查警察不作为、高利贷、涉黑等问题》,文称:近日,媒体报道山东省聊城市于欢故意伤害案即“辱母杀人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目前于欢案中10名讨债者(11人中杜志浩已死亡)全部被抓,首要犯罪嫌疑人吴学占、带队讨债的赵荣荣等人已被抓半年,案件已经移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

2)报道各个媒体关于此案评论的新闻占22%

3月27日,“人民网”发文《人民网评:客观理性看待“辱母杀人案”》,文称:近日有媒体报道山东聊城一起故意伤害致他人死亡案,一石激起千层浪,短时间内,众说纷纭,议论纷纷,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连日来评论围绕着伦理与道德展开,也有人探讨正当防卫的法理依据,对“防卫紧迫性”作出判断。必要的理性探讨和理论分析是可取的,但需要更多的事实作为评判依据。有些偏激者甚至认为“杀死辱母者的行为,不但不应惩罚,反而需要褒奖”,这样的言论往往把争论引向极端。在这个事件中,公众更要保持必要的理性,不要被过度情感和偏颇言论所左右,如果指望通过“血亲复仇”、“以暴制暴”来实现社会公平正义,那无异于是缘木求鱼。感情用事,言辞偏激,跟帖过激,解决不了法律问题。

3)报道此案细节的新闻占17%

3月27日,“中国青年报”发文《“辱母杀人案”细节还原:于欢被“杵”后反击》,文称:血案是2016年4月14日晚上10点多发生的。不过,案发前大约6小时,苏银霞所任法定代表人的山东源大工贸公司大院已不平静。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大约10名催债人员来到公司办公楼前,这场从傍晚开始的催债“闹剧”,终于发展到了顶峰——有公司员工及家属见办公楼“乱哄哄的”,便急忙前往,透过窗户往里面看,发现苏银霞和于欢面前,“有一个人面对他们两个,把裤子脱到臀部下面”。一名公司员工家属则看到,有催债者拿椅子朝于欢杵着,于欢一直后退,退到一桌子跟前。他发现,此时,于的手里多了一把水果刀。“我就从桌子上拿刀子朝着他们指了指,说别过来。结果他们过来还是继续打我。”于欢供称,他开始拿刀向围着他的人的肚子上捅。

4)报道此案背后的借贷隐患的新闻14%

3月29日,“解放网”发文《“刺杀辱母者”背后的高利贷迷局》,文称:刷屏的“刺杀辱母者”背后,写满了三个大字——高利贷。这是一个法律问题,当然也是一个金融问题。高利贷有其生存的土壤,从古至今都未绝迹,这是因为有需求就有市场。一定程度上说,高利贷的存在有其合理性,比如它的确能解一些人的燃眉之急。问题是,那些超出国家规定利息的高利贷还合法吗?那些为了讨债不惜采取违法犯罪手段的行为也可容忍吗?那些设置陷阱把借贷者折腾得生不如死的做法也可无视吗?追踪辱母案,当然应该关注于欢的命运,还应该关注实体经济的困境,以及那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高利贷——不少放贷者以身试法,法律是该管管了。

5)其他新闻占10%

3月29日,“四川在线”发文《辱母杀人案:从舆论狂欢看媒体素养》,文称:近日,一起事出有因的伤害致死案件引发民众围观,新闻网站、微信微博、头条新闻等网络平台几乎同时将该案热炒至头条,使舆情发展趋势不断走高。总体上来看,舆论狂欢虽然也有自媒体参与炒作、也有法界人士将介入其中,但基本走势还是以媒体主导为主。也就是说,媒体的先入为主报道、媒体推波助澜的评论,才是导致舆情一路走高、持续不下的主因。而在其后,才折射出了网民对不实信息甄别能力的有限、对极端舆论观点认知的不足。与老虎咬人而许多网民却“沉痛悼念”老虎一样,情绪化的报道和情绪化的观点,都是激发舆论偏激的诱因。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7年3月23日至2017年3月29日,网民关于“山东辱母杀人案”的言论约41.63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质疑辱母杀人案判决公正性的言论占37%

3月25日,“新浪微博”用户“喵爷-吴淼”:这起辱母凶杀案之所以会引起群情激昂,源于地方法院对忍无可忍的杀人者判处了无期徒刑。也就是说,辱母杀人案的判决显然与人们所秉持的基本基本伦常相违背,尽管从法律技术角度,法官的判决或许是“依法”而没有枉法,但罔顾犯罪行为是在绝望情况下的人性自然反应,冷血生硬地予以判决,显然不是一个正当的判决。道理很简单,如果法律不能让人民感到安全,那么这法律就是用来羞辱人民的。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1.6万次,影响1427.48万人(图片来源:鹰击)

3月29日,“凯迪论坛”用户“芗柏的精神世界”:在“刺死辱母者”案中,法官判处于欢无期徒刑,意味着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有人都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被凌辱,只有当暴徒把刀架在我们脖子上、把枪口顶在我们脑门上,我们才能反抗。也意味着,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暴徒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凌辱我们和我们的亲人。这是在以法律的名义逼人做窝囊废。

3月29日,“微信”用户“深度价值评论”发文《理性太多,血性和人性都不够用了》,文称:“辱母杀人案”中的于欢该不该动刀子,我觉得是应该的。当然,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不能要求别人都这样做。如果你妈受辱求助无门,你当然有权情绪稳定、理性思考、以理服人,等待法治还你妈的公平正义。这件事情之所以反响那么激烈,是因为于欢动了大家心里那把刀子,一把他们不敢动的刀,是曾经气冲斗牛,如今锈迹斑斑的刀,这就是“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

(2)关注相关执法部门介入案件的言论占25%

3月26日,“新浪微博”用户“聊城发布”:【聊城市对于欢案涉及问题进行调查】于欢故意伤害案经媒体报道后,聊城市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由市纪委、市委政法委牵头的工作小组,针对案件涉及的警察不作为、高利贷、涉黑犯罪等问题,已经全面开展调查。下一步,聊城市将全力配合上级司法机关的工作,并依法依纪进行查处,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9166次,影响5703.57万人(图片来源:鹰击)

3月26日,“腾讯微博”用户“周蓬安”:【山东刺死辱母者案后续:官方密集通报】微评:超亿网友评论的结果:1、最高检派员调查于欢故意伤害案;2、山东省检察院对“于欢故意伤害案”依法启动审查调查;3、山东公安厅:已派人赴当地核查;4、山东高院通报辱母杀人案:已受理上诉,正审查案卷;5、山东聊城:调查警察不作为、涉黑犯罪等。

3月29日,“新浪微博”用户“耋耋翁”:于欢案最高检介入调查后,高利贷集团主脑已被捕,调查发现,涉事暴力黑团伙横行多年,经营高利贷的资金,部份来自当地官员。省市领导十分重视,近日,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才利民、聊城市委书记徐景颜,政法委书记刘强,市中级法院院长黄伟东,市检察院检察长王学军,市公安局局长任奎军正在调研。

(3)谴责聊城政法系统不作为的言论占18%

3月26日,“推特”用户“許梅邨”:杀辱母者案子中,死者杜的亲二哥在冠县检察院公诉科工作,吴的后台是县人大主任,有人问杜志浩的保护伞是谁?张杰律师给出了答案:山东辱母案放高利贷的钱,原来是公安局、检察院、镇政府人员的钱。大家明白警察为啥不作为,法官为啥瞎判了吧!——法制腐败是独裁暴政逐级授权作恶的必然结果。

3月28日,“新浪微博”用户“鲁西庄稼人”:聊城那件事儿,110报警后,来的警察不作为,这就应该问责,他们要是及时干预,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儿。于欢恰恰是看到法律不为他做主,才自己挺身捍卫母亲的尊严。于欢应该无罪释放,还应该追授其见义勇为道德模范。对不作为的警察就要问责,我敢说,这警察和吴学占他们早就有勾结,不然,为什么接到报警不做处理转身走人!说不定已经接受了吴学占们的打点也未可知。

3月29日,“新浪微博”用户“A徐建放律师三世”:最高检介入、最高法无声,这是两种国家权力运行特点的具体体现。检察院上下一体,上命下从,而法院是上下彼此独立。但是,公安部在此次事件中可谓是“装聋作哑”,警方出警后不作为,显然是压垮于欢的最后一根稻草,警方的失职行为如不追究,将导致全国警察今后“出警不出力”成为常态化。

(4)呼吁正视民间高利贷危害的言论占9%

3月27日,“腾讯微博”用户“中国之声”:山东辱母杀人案、女大学生“祼贷案”、上海侵吞房产的“套路贷”,热议案例的背后,闪烁着一个可怕的幽灵:“民间借贷”。它游走在法律和犯罪的灰色地带,往往发展成为驴打滚——高利贷,甚至成为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犯罪。严格规范、加强宣传、重拳打击此类犯罪,不能再视而不见,观望拖延了。

3月28日,“网贷论坛”用户“小书童”:关于于欢刺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广受热议。而从事件本身来看,“刀刺辱母者案”后折射的却是民间借贷,尤其是民间高利贷的危害。月息10%,年化利率120%,已经高于受法律保护的年化利率24%之5倍,如此之高,让人心生恐惧,却是民间高利贷的常态。珍爱生命、远离高利贷,也愿于欢的案件能够真正做到公正、正义。

3月29日,“腾讯微博”用户“段洪祥律师”:“聊城高利贷追债辱母,酿出刺死人命案”,类似的高利贷追债乱象,不是山东的专利。年百分之24的利率,相当于本金4年翻一翻,本来已经不低。2015年又出台了年百分之36的利率,相当于本金3年翻一番。国家金融机构贷款费劲,司法解释又再纵容高息,利益驱动之下,民间借款恒生乱象,社会焉能不乱?

(5)讨论二审对于欢审理结果的言论占7%

3月26日,“新浪微博”用户“刘勇进律师”:在这个案件中我不关注各种法律解释!作为任何一个有母亲的男人来说,我想大家都想知道这种情况下怎么做才能算是正确处理冲突,希望最高院最高检或者山东高法发言人在二审判决结果,给我们完美诠释一下在这种情况下的标准做法!

3月27日,“新浪微博”用户“殷清利律师”:【今日山东省高院确认我为于欢案二审辩护律师资格,但省高院认为卷宗正在整理,系首个工作日,将择日通知复制卷宗】上午法院约谈会中,本人暂时提出两项请求:1.请求二审法院调取吴学占涉黑案件材料;2.请求法院提供公安执法记录仪及监控视频的完整电子证据以拷贝。于欢案二审阅卷进展,另行通知。

3月28日,“新浪博客”用户“三联生活周刊”:个人觉得山东聊城这个案件,与之前引起类似全民大讨论的另外几个“枪下留人”、“杀人偿命”的案件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这个案子的指向目标相对简单,留待技术评价的空间更广泛,涉及利益牵扯的群体更加柔和,案件能被赋予的场外涵义更平淡,加之量刑在自由裁量权的幅度内还有很大余地,所以二审结果也许是可以期待的,至少谨慎乐观。

(6)其他言论占4%

3月25日,“推特”用户“賈葭”:山东辱母杀人案今日刷屏。有几点均可以展开谈谈。一、党国为何限制中小企业之贷款?二、党国为何限制民间借贷而不立法使之规范?三、地方警方只会维稳已不能保境安民。四、法院判决过于死抠法条而欠人性情境之考虑。五、不能保护母亲,则何谈爱国。

3月26日,“新浪微博”用户“安防学者周扬帆”:基本上大家聊的根据就是《南方周末》记者王瑞锋的刺死辱母者这篇报道吧,报道写的挺好、挺煽情。但是就忘了说一点,被暴徒侮辱的的企业家苏银霞,除了欠黑社会的,还欠其他人几千万,其中浦发银行就欠了800多万,聊城润昌农村商业银行也申请查封苏银霞570万的资产,根本不是什么正规渠道融不到资。实际上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非法集资的犯罪嫌疑人,事发前警方已经在调查了,苏银霞的老公早就跑路了,苏银霞姐姐因为非法集资已经在服刑了,同时,苏银霞自己也是在放贷,这些都是公开的资料,报道里只字未提,反而对苏银霞进了几次马桶记的非常清楚。

3月26日,“新浪微博”用户“一兄”:聊城辱母杀人案,总有人想干预司法!欠账还钱天经地义,高利贷也是民间合同,承担高风险凭什么不能拿高收益?好声好气要账,会给钱吗?没能力还,还要借,是要债的逼死她儿子?明明是她自己葬送了一家,活该!有人说警察到场走了属不作为,借贷属于经济纠纷归警察管吗?哪里报案推荐到法院起诉。还有就是法律谁也不保护,难道以后法院判案都要靠网民监督舆论定案?儿子是好汉,杀人偿命没问题。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8.4%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91.6%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1.3%。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媒体+政府+其他+企业+网站+校园),占8.7%。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媒体微博,这些微博对事件进展第一时间发布快讯,同时进行跟踪报道或相关点评。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事发地山东的网民对事件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北京上海。北京、上海两地居民经济水平相对较高,各层面人群分布丰富,网民基数较大,居民的网络信息交互较为频繁,因此网络关注度较高。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母亲被索债者当面凌辱,儿子情急之下刺死一人,凸显的是此案引来舆论哗然的原因:当一个人或其近亲正在遭受难以忍受的凌辱时,奋起反抗造成一定后果,司法应该如何认定这一行为?当地法院的一审判决认为并不构成正当防卫,无疑将此事带入了一个关于法律与伦理的命题。

公众评论围绕着伦理与道德展开,有人探讨正当防卫的法理依据,对“防卫紧迫性”作出判断。有人认为“杀死辱母者的行为,不但不应惩罚,反而需要褒奖”。但是过激的言论往往把争论引向极端,在这个事件中,公众要保持必要的理性。

目前来看,事情经过并不复杂,不少法律界专业人士认真分析细节,得出了“正当防卫”的判断,得到公众从情到理的理解和支持。当法律不能保护一个正当保护母亲的人,反而重刑惩罚他的合情合理行为,法律就起不到应有的维护社会秩序、捍卫公平正义的作用。法律就会变得冰冷、让民众失望,甚至对本身并无问题的法律产生不信任,这会让法治社会失去民意基础。法律与人情如何兼顾历来都是一个难题,就此案而言,判决时如能给正常的人伦情理留下必要空间,能考虑到当面凌辱自己母亲导致的精神痛苦,那判决势必会被更多人认同。

另外“辱母杀人案”是如何产生的?没有高利贷,就不会有黑社会逼债,就不会有“辱母杀人”。因此“辱母杀人案”的要害不是“辱母”而是高利贷,治理非法借贷已刻不容缓。还应关注的是,相关警察是否存在失职行为,也应依法调查处理。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国外案例盘点


版权归蚁坊软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更多舆情热点请关注:

新浪微博:@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鹰眼口碑研究室


热门文章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