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山西临汾大气二氧化硫浓度破千
2017-02-10 浏览次数:2895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二氧化硫  山西临汾  大气污染  空气质量  燃用散煤  环境监管

简介:2017年1月4日凌晨,临汾市一个监测点的二氧化硫浓度达到1303微克/立方米,大气二氧化硫浓度首度破千。此后10天之内,临汾市二氧化硫浓度三度破千,引起舆论广泛关注。面对舆论压力,临汾市政府相关部门数次对二氧化硫浓度严重超标做出回应。1月19日,临汾市市长刘予强等一行人进京接受环保部约谈,他表示临汾市环境监管方面确实存在不严、不到位等问题。相关舆情量在1月5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7年1月4日凌晨,山西临汾大气二氧化硫浓度破千,该消息随即被网民传播至微博平台,后经微博科普大号、中国科学院气象学博士后李汀在网络引爆,引发网民热议。澎湃新闻网、新京报等媒体关注并报道了事件,期间,环保部、临汾市环保局、临汾市政府、山西省环保厅先后作出回应,人民网、光明网等媒体作跟踪报道,引发网民持续关注。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7年1月4日至2017年1月24日,媒体关于“山西临汾大气二氧化硫浓度破千”的新闻报道约5806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央广网、新华网、澎湃新闻网、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中国新闻网等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临汾二氧化硫浓度峰值屡破千的新闻占34%

1月10日,“央广网”发文《临汾二氧化硫浓度指数忽高忽低 瞬时浓度多次破千》,文称:最近,临汾市二氧化硫的瞬时浓度多次超过每立方米1000微克,而我国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规定,三级标准下二氧化硫浓度的日标准为每立方米250微克。

(2)报道环保部约谈临汾市长的新闻占22%

1月19日,“新华网”发文《环保部约谈临汾市长:二氧化硫浓度均值严重超标》,文称:环境保护部19日对山西省临汾市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督促临汾市尽快遏制大气环境质量恶化趋势,对长期超标违法排污的企业坚决按环境保护法要求,实施按日连续处罚。

(3)报道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超标原因的新闻占18%

1月19日,“澎湃新闻网”发文《山西临汾回应二氧化硫超标:7成来自居民燃用散煤》,文称:经初步排查,我市二氧化硫指数超标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0%以上。二是工业燃煤排放。三是我市处于汾河盆地的平川七县市占全市总面积的32%,集中了全市70%的煤、焦、铁、电力等重污染工业。

(4)报道专家组赴临汾应对二氧化硫污染的新闻占16%

1月13日,“南方都市报”发文《环保部与山西省派专家组赴临汾应对二氧化硫污染》,文称:针对近日山西省临汾市大气中出现的高浓度二氧化硫污染,环保部与山西省政府联合派出专家组赶赴当地,帮助地方开展污染成因分析,科学制定应对措施。

(5)报道临汾预警措施不到位的新闻占7%

1月14日,“新京报”发文《10天内3次破千 临汾的二氧化硫更该预警》,文称:目前各地的大气污染预警,关注的多是Pm10、PM2.5,对于二氧化硫、臭氧等短期毒性超PM2.5的污染物,关注仍不够。近10日内山西临汾二氧化硫浓度第3次破千,但当地仍没发预警,官方昨日下午发布的信息中,只是用“二氧化硫浓度可能升高”一句话带过。

(6)其他新闻3%

1月9日,“中国新闻网”发文《临汾环保局:无法更改二氧化硫数据 网发图片不实》,文称:临汾市环保局负责人张文清8日受访时表示,日前网上发布的“企业直接排污污染环境”图片,经核实发现,这些照片有的是多年前媒体报道的压题、背景照片,有的是早已淘汰关停的高炉,还有的无法判断查明出处及具体企业。在保障市民知情权方面,市环保局网站一直在实时发布包括二氧化硫浓度在内的监测数据,环保部门无法更改二氧化硫和其他污染物的监测数据。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7年1月4日至2017年1月24日,网民关于“山西临汾大气二氧化硫浓度破千”的言论约8.59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临汾二氧化硫爆表的言论占32%

1月10日,“腾讯微博”用户“xinjingbao”:【山西临汾大气二氧化硫浓度一周内再次破千,还未发布预警措施】因超高的大气二氧化硫浓度遭受质疑后,山西省临汾市昨天终于正式回应,称二氧化硫浓度高7成多来自居民燃用散煤。而昨晚,临汾市工商学校监测点的二氧化硫浓度再度破千,高达1014μg/m³(国家标准60μg/m³)。

1月13日,“新浪微博”用户“财经网”:【山西临汾大气二氧化硫浓度第3次破千,这次还是没发预警】1月12日晚,临汾市南机场监测点,但相比白天,空气中呛鼻的煤烟味反而更为严重。晚9点,机场南监测点大气二氧化硫浓度达到900微克每立方米;晚11点,这一数值极速爬升,达到1420微克每立方米。临汾未发布此前环保局回应的“应急预防措施”。

1月18日,“新浪微博”用户“新京报动新闻”:山西临汾二氧化硫浓度屡次破千,在这样的空气里呼吸,是种什么感觉?研究专家称,临汾月均二氧化硫浓度,按世卫组织标准10分钟也不能待!二氧化硫浓度高时可引起急性肺水肿和死亡,和悬浮颗粒物结合被带入肺深部,毒性可增加3至4倍!

(2)质疑临汾领导不作为的言论占27%

1月9日,“新浪微博”用户“盐盐家的三眼仔”:在可以做出有效措施的时候不作为,在可以发声的时候不发声,永远的恶性循环,非要到被逼无奈,非要到出大事了,才探出头,这样的政府官方到底有何用!?

1月9日,“新浪微博”用户“新浪评论”:【临汾重现“伦敦毒雾”,官方缘何沉默】二氧化硫、PM值双双爆表,这和当年的“伦敦毒雾”很相似。我们不仅没有看到临汾当地政府在事件发生时,启动有效的应急响应,甚至当地政府闭门开会讨论两天后,对外的结果依然是“无可奉告”。

1月17日,“微信”用户“Chery”:这个问题太好解决了!督查组的视线明显被转移到污染企业了!其实真正的源头在居民大范围烧煤自采暖、而且都是不合格的,为什么呢?问问当地政府为什么不普及集中供暖?为什么把民居集中供暖的改造费定出了天价!老百姓无力支付改造费用,只能自采暖、才造成了临汾目前的环境问题!

(3)讨论二氧化硫超标原因的言论占19%

1月9日,“新浪微博”用户“没良心的消防车2016”:原因很简单,大部分都来自工厂的颗粒物排放。从排放颗粒物标准来说,每个国家,再到各个下属的不同的地区,都可以设置不同的颗粒物排放标准,也就是颗粒物的直径,种类,和数量。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工厂的污染物排放标准可以完全被控制在我们所谓的空气良好范围之内,那为什么不好好实施控制呢?

1月14日,“推特”用户“shanghai_info”:山西临汾二氧化硫多次破千,专家:环境监管存问题:今日,新京报记者从环保部专家组有关成员处获悉,经过3天在临汾调研后,专家组讨论得出初步结论认为:当地工业污染排放、散煤燃烧、锅炉污染和环境监督管理存在问题是此次临汾出现高浓度二氧化硫污染的主要原因。

1月18日,“新浪微博”用户“Rosas-会忘掉所有人”:兼顾环保和发展没错,但是这只限于对新开的企业工厂。对于老企业工厂,本来就应该下狠手,做婊子又想立牌坊,到最后只能是越来越严重,暂时的经济损失肯定是有的。

(4)呼吁政府尽快解决空气污染问题的言论占13%

1月9日,“新浪微博”用户“花开半夏绽放”:在外地上学,看到家乡临汾上了热搜,希望能引起重视,改善环境,但估计又是一阵,从根本上解决,改变经济结构。

1月18日,“新浪微博”用户“红旗下的的信仰”:为什么地方政府领导会明知却不管,强烈要求国家中央政府把青山绿水空气洁净度纳入地方官员升迁考核的第一条,并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执行!

1月18日,“新浪微博”用户“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临汾有400多万人口,再客气的说,现在那里的空气也是毒气了。400多万人的生命健康不能算小事吧?山西省的领导如果还算父母官,如果还是山西人民选的,省长和市长就应该每日到临汾临钢医院附近露天办公,同呼吸共命运,直到空气达标为止!不反党不推墙,就这么点儿要求!

(5)认为官方推卸责任的言论占6%

1月9日,“微信”用户“军子”:雾霾严重责任就推给老百姓,老百姓燃煤取暖能冒多少烟?赶的上焦化厂24小时冒烟的大烟囱吗?再说了,国家严禁收取大暖接口费,相关部门这些年不是一直在收吗?那么高的接口费老百姓用的起吗?劈你们的雷已经在路上啦,某些人你们就好好作吧。

1月12日,“新浪微博”用户“带着孤独的心”:这锅农民不背,建国的时候烧火做饭用煤球,取暖也用煤球,怎么没说大气雾霾严重?七八十年代的时候也是煤球,那个时候怎么没有雾霾?再说啦,慢慢农民做饭开始用天然气,现在还用电,怎么还能造成雾霾?

1月16日,“微信”用户“旗帜中流”发文《二氧化硫肆虐,临汾市环保局竟把责任推给“居民散煤”》,文称:临汾市环保部门之所以放出与调查结论不一样的“口风”,并非是不知内情,或是以此“遮丑”罢了。究其原因,一则可以掩饰过往的治污不力,从而逃避追责;二则让居民燃煤“顶缸”,又能堵众人悠悠之口。此外,整治居民燃煤排放,总比治理企业污染省力得多,既可避免企业停产整顿带来的诸多后遗症,还能保住GDP不受影响,可谓一举多得,算盘子打得鬼精鬼精的。

(6)其他言论占3%

1月17日,“微信”用户“天高云淡”:“根据海姿供热公司扩建方案和部分员工介绍,目前海姿供热区域内供暖面积约800万平方米,其中70兆瓦热水锅炉两台,供暖面积200万平方米;采购电厂蒸汽供暖面积220万平方米,尚有380万平方米的供热缺口”这么大的供热缺口,怎么实现供热的?靠降低居民家中的温度?八百多万的改造费用多吗?违规收取的接口费一个小区就够了!这样的无良企业就该取消供热资格,只顾自己赚钱,伤害的是我临汾民众的身体健康……

1月20日,“推特”用户“sabaocean”:雾霾“升级版”,山西临汾近日雾霾出现“升级版”,当地的高浓度,二氧化硫浓雾,科学家称它为“酸雾”,一旦二氧化硫和PM2.5悬浮颗粒物结合,被带入肺深部,毒性可增加3至4倍,还会引起急性肺水肿和死亡。

1月20日,“腾讯微博”用户“土狗”:环保部没有执法权么。控制污染不应该是你们环保部的责任么?怎么搞反了这事,应该是市长约谈你们才对啊,这是搞什么呢?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8.3%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91.7%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4.4%。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其他+媒体+政府+企业+团体),总共占5.6%。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其他微博,他们对该事件表达了个人对该事件的情绪与看法。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山西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上海陕西。由于山西近期笼罩在大面积的二氧化硫中,且二氧化硫具有刺激性和腐蚀性,对人体有急性损伤,因此事发地网民对此事最为关注。上海民众对于空气污染、水污染等关涉生活质量、生命健康的问题比较关心,故网民关注度也较高。陕西与山西相邻,当地民众对于二氧化硫的扩散性有深深的担忧,因此,网民也比较关注此事。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微博weibo.com,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传统的电脑设备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近日,“山西临汾”和“二氧化硫”,屡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1月4日,临汾一个监测点的二氧化硫浓度达到1303微克/立方米。此后,临汾市二氧化硫的浓度居高不下,并数次破千,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

1月9日,在对外界进行回应时,临汾市环保局副局长张文清称临汾二氧化硫的爆表主要源于居民燃用散煤。但很显然,这一结论的可靠性并不太大。1月15日至18日,临汾市区采取了全面的“烟煤更换洁净焦”工作,彼时,临汾二氧化硫浓度照样居高不下,甚至在16日两个监测点出现“破千”现象。

令舆论感到不满的还有缺失的空气污染预警机制。二氧化硫作为重要污染物,早已列入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同时,二氧化硫也被世卫组织列为致癌物。在临汾二氧化硫第三次破千后,有媒体曾质问当地环保部门,为何没有及时预警?临汾市环保局副局长以一句“全国哪个城市有关于二氧化硫的专门预警,你找给我看看?”将问题反丢给了记者。大气污染在什么情况下需要发预警,这个和有无先例没有关系,只和其危害程度相关。这是一个普通的常识,但这位环保副局长却视而不见,却将“没有先例”作为了工作失职的借口。

从某种角度来说,正是因为当地政府缺乏主动性的工作态度,才让临汾二氧化硫浓度破千成为了事实。有媒体指出,在去年11月间,临汾因空气质量综合指数位居京津冀及周边地区70城市倒数第一,被环保部督查组指出,该市在污染预警、应急措施上都有不足。很显然,临汾市政府并不是不知道问题在哪,但却没有重视和应对。早已暴露的环境监管问题并没有让临汾市市长有所动容,但他被环保部约谈时却感到“心情沉重,如芒在背,如坐针毡”。这种态度上的反差让舆论唏嘘。政府官员最应该重视的是什么?是民生、是责任。我们不禁要问,是不是非得等到上级政府问责,污染问题严重到引发万众瞩目的地步时,官员们才会觉得“如坐针毡”?在这种环境治理的态度下,又如何能让公众对政府的公信力和污染治理的能力有信心?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版权归蚁坊软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更多舆情热点请关注:

新浪微博:@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鹰眼口碑研究室


热门文章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