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聂树斌案平反
2016-12-09 浏览次数:4088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聂树斌  王书金  最高人民法院  无罪判决书  平反  聂案

                                             

简介:1994年,聂树斌因被怀疑为一起强奸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被逮捕,1995年经过二审终审被判处并执行死刑。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引发舆论对此案的关注与热议。相关舆情信息量在12月2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6年12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记者崔君微博爆料称,上午央视将直播聂树斌案改判无罪场景,之后法制晚报等媒体刊文猜测聂树斌案或被改判,并证实聂母已接通知去法院,“澎湃新闻”等微博账号也开始关注聂案或被平反一事。2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宣告撤销原判审决,改判聂树斌无罪。随后,环球网、中华网等媒体对此事件进行报道,之后该审判结果经最高人民法院官微公布,引发网民热议。随后澎湃新闻网、人民日报等媒体就此事件深度评论并进行跟踪报道,头条新闻、新京报等官微相继转发,网民持续热议。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6年12月2日至2016年12月6日,媒体关于“聂树斌案平反”的新闻报道约520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新华网、新京报、环球网、澎湃新闻网等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聂树斌被改判无罪的新闻占33%

12月2日,“新华网”发文《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文称: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2)回顾案件始末的新闻占25%

12月5日,“新京报”发文《聂树斌的两个21年》,文称:从21岁被执行死刑,到21年后被宣告无罪,河北省石家庄市下聂庄的聂树斌经历了两个21年。前21年,他以“胆小”、“口吃”、“沉默”的形象在农村成长;后21年,他在家人漫长的申诉后昭雪,成为一个符号化的人物,他的案子,检验并推动着当代中国的法治进程。

(3)反思聂树斌案的新闻占21%

12月3日,“环球网”发文《聂树斌与呼格案:惊人的相似,同样的令人深思》,文称:中国要平反一起刑事冤案,并不容易。一方面,中国刑事司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实行的是公、检、法三家的“流水作业”线性模式,一旦要纠偏,往往会“牵一发动全身”,涉及多家政法部门;另一方案,案件已经过去多年,除非真凶出现或被害人“死而复生”等迫不得已的因素,才会重启平反的大门。

(4)报道聂树斌案的法治意义的新闻占16%

12月3日,“澎湃新闻网”发文《聂树斌案改判无罪的法治意义》,文称:聂树斌案改判无罪的法治意义:1、聂树斌案改判无罪具有重大意义,堪称我国刑事司法历史中一个里程碑式的案件。2、聂树斌案改判过程中旨在保障程序正义的各项制度探索,为公正司法提供了有益的经验。3、总结聂树斌无罪案的沉重教训,完善刑事冤错案件预防与纠错制度。

(5)其他新闻占5%

12月5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发文《聂案平反激励媒体人继续前行》,文称:媒体在聂树斌案改判无罪的历程中树起的一个个“里程碑”,很快将成为历史。新闻史就是一部记录时代、推动进步、守望公平的历史,媒体人书写了新闻史,聂树斌案的平反,必将激励媒体人在履行职责使命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6年12月2日至2016年12月6日,网民关于“聂树斌案平反”的言论约53.62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聂树斌被改判无罪的言论占36%

12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12月3日,“腾讯微博”用户“中国青年报”:【最高法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12月5日,“微信”用户“haocailvshi”发文《7890天,证明聂树斌无罪的时间》,文称:2016年12月2日上午10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再审合议庭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第一审判室开庭,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从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枪决到今天,已过去7890天,此前已有无数人被卷进案件的漩涡里。

(2)呼吁对涉案人员进行追责的言论占22%

12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痞人周鱼”:聂树斌平反了,但迟来的正义让正义大打折扣,聂树斌自己已无法看到,案可以翻,人却不能再活一次。含冤昭雪是好事,但目前为止这正义还不够完整,更重要的是怎么避免类似悲剧——最起码要对造成悲剧的人追责,追责到底,权力才不会轻易再被乱用。真正的正义应该是对所有手上沾有聂树斌鲜血的人一一严惩。

12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北京厨子新号”:聂树斌案能争取到平反昭雪这一步,已经顶天了。后面赔偿不是事,追责才是事。作为一个对比,当年杨乃武与小白菜案,30多人官员被充军发配和查办,从巡抚开始往下100多人革职永不续用。而聂树斌案,如果认真追查下去,方方面面的涉案犯罪嫌疑人,恐怕远远不止这个数字。

12月4日,“腾讯微博”用户“茅于轼”:聂树斌被冤杀。在被杀之前经过了严刑拷打,受了难以忍受的痛苦才不得不屈打成招,承认杀人。这些刑讯逼供的人为了自己破案有功,不惜冤杀好人。我们的公检法由这么一批人掌管,怎能让人放心。必须对这些人追责,公布他们的姓名,责令他们在全社会面前做出检讨,以防今后再次发生类似的错误。

(3)为聂树斌感到不平和同情的言论占14%

12月2日,“腾讯微博”用户“夏天的雨”:看他父亲和姐姐哭了,虽然素不相识但是一样忍不住落下眼泪,心里说不出的难受。那个年代真的有好多的冤案,真的是无法想象被冤枉的人被枪毙时绝望的心情。【聂树斌无罪!父亲姐姐听到消息痛哭】

12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那是向日葵仰望太阳得角度”:哎!换位思考一下;当初聂树斌在监狱过的什么生活,每天毒打,屈打成招!最后枪毙!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12月4日,“新浪微博”用户“贺卫方”:想象21年前那一天的情景,一个只有21岁的年轻人,他内心知道自己完全是无辜的,因屈打成招,寄希望法院能够给他公正,但是最终却希望落空,不得不被执行死刑。他被押赴刑场,枪声响起之前,他心中是怎样的悲苦和绝望!法官们,政法委的官员们,人命关天啊,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草菅人命!

(4)认为聂案平反是法治进步的言论占11%

12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法律人戴鹏”:其实聂树斌案相较于呼格吉勒图案更彰显国家司法进步。赵志红已经被确定是呼格案的真凶,故呼格案的再审判决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地认定呼格无罪!而王书金并未被确定是聂树斌案真凶,故聂树斌案的再审判决其实并未确定聂树斌在事实上无罪,仅仅是因为本案存在着有可能是王书金作案的合理怀疑,故聂树斌犯罪并未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进而宣判聂树斌无罪,这是一份疑罪从无的判决!呼格确实无罪,做出无罪判决是当然的结论,而聂树斌案是疑案,疑案能否从无,更考验司法官员的良知和勇气!这也是为什么聂案的平反相较于呼格案平反更加坎坷的原因。

12月2日,“腾讯微博”用户“心不回”:通过各方层层努力,彰显了我国法制的进步,根本上体现了依法治国,支持法院判决。【聂树斌案被害者家属一直申诉:不信聂树斌作案】

12月3日,“新浪微博”用户“郑洪升”:聂树斌案现在终于改判,是以法治国的重大进步,是实事求是精神的胜利。

(5)向推动聂案平反者致敬的言论占10%

12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评论员李铁”:21年之后,聂树斌终于被判无罪。在此,我们应该致敬一个人。在薄熙来最嚣张的时候,有一位法学家,发文《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批评薄在重庆对法治的破坏。在聂树斌案中,尽管大家都认为重审无望,这位法学家多年坚持在媒体发文,为聂伸冤。他叫贺卫方。我们应该记住他,在这样一个时代,还有人坚守着知识分子的风骨,捍卫着士的荣誉。

12月3日,“新浪微博”用户“爱的希望_14100”:聂树斌案,千万别忘了郑成月,是个认真而负责的刑警,正是因为他的执着,才有了王书金的抓捕成功,也正是因为他,才使冤案浮出水面。国家要强大,必须正义当头,没有正义的官员,就是懒官,昏官,甚至是贪官!我们国家急需具有正义感的各种人才,而不是吃喝等死的官员!

12月3日,“腾讯微博”用户“高山青”:聂树斌案这一结果,是微博最大的骄傲。多少人的聚焦、奔波、关心、讨论,最后得到“清白”二字。这也是他的母亲22年的一直告状,不妥协,坚持的结果,为他的母亲点赞。

(6)质疑法院为聂案平反判决的言论占4%

12月2日,“微信”用户“光帆”:我们质疑聂树斌案,其实是一种对公检法系统公正透明的期盼,现在高院要翻案,就要说出翻案的逻辑,否则就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12月4日,“新浪微博”用户“李晓鹏1982”:最高法宣布聂树斌无罪的判决书我认真读了,里面的逻辑存在问题。最高法在没有掌握可靠证据的情况下,仅仅根据二十年前的部分档案找不到了这个因素,就推翻当年的判决,是不负责任的。

12月4日,“新浪微博”用户“darkredgrass”:对最高院法院判决质疑,很明显是最高检察院有权提起抗诉的。不是怀疑文革砸烂公检法的匪徒行为吗,那就不要走所谓文革路线。请走正常程序,把意见转交给最高检,由最高检提出抗诉。另外特别有重大影响力的犯罪证据是不能丢失得,把能定性为死刑的犯罪证据丢失,检察院是要严重抗诉得,怎么能理解?【对最高法宣布聂树斌无罪的判决书内容的质疑】

(7)其他言论占3%

12月3日,“新浪微博”用户“文盲李世威”:聂树斌案我一点都不关心所谓迟来的正义,正义迟来基本就不义了!我关心的是,何时启动国家赔偿?该赔聂家多少钱?怎么赔?何时赔?涉案法院及政府多久向聂家谢罪?不谢罪,至少也得道个歉吧?其他的都是虚的,我只关心这些!

12月3日,“推特”用户“高瑜”: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说21年前杀聂树斌杀错了,但是半个月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死刑核准裁定书又杀了贾敬龙,这有什么不同吗?我看没有。微信满屏都是聂树斌,就像半个月前满屏都是贾敬龙一样。周一开始封杀微信音频转播群,封到周末,还在封,有用吗?我看没有。刷完聂树斌,下边还有雷洋呢。

12月6日,“凯迪论坛”用户“九妹妹”:如果聂树斌不是凶手,那么时至今日,一个亡魂在天国游走22年却依然无处安放。如果聂树斌就是凶手,21年前的判决算是给了康菊花一个答案。但是,这样一个答案今天却因为一些证据上的瑕疵又遭否定,康菊花的亡魂又要重新启程,去等待一个可能永远不会到来的确认。康菊花不应被当作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旁置。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13.3%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而其他86.7%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1.7%。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政府+其他+媒体+企业+网站+校园),总共占8.3%。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政府微博,他们对话题及时进行了官方的报道和说明。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河北省鹿泉县是聂树斌案的事发地,因此河北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上海陕西。2016年7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聂树斌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虞政平成为合议庭组成人员;加上2013年有媒体报道“18年前的上海陈年错案:梅吉祥、梅吉杨杀妻害嫂案”被翻案,因此上海网民较为关注此类司法冤案的审理。2015年,陕西省高院实施新《行政诉讼法》,要求健全办案质量终审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确保每一起案件都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因此陕西省网民也较为关注此类事件。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iPhone6,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移动设备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

聂树斌无罪。

聂树斌案的改判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其实,从2005年媒体首次报道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案,该案始终没有淡出公众的视野。虽然聂树斌在被判决执行死刑的21年后才得以

平反昭雪,但这迟来的正义抚慰了一直为儿子奔走呼号的聂父聂母,同时也彰显了我国法治的进步。

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强刑事诉讼制度的完善。2013年7月出台《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2014年10月中央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健全冤假错案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可见,我国全面

依法治国这一政策并不是一项空洞的口号,而是切切实实在执行在完善的基本方略。面对可能的冤假错案,除了聂树斌案还有念斌案、张辉与张高平叔侄案、赵作海案等,司法部门没有选择逃避,而是敢于直面错案疑案,尽最大的努力保障公民合法权益,重塑了司法公信力。

事实上,由于聂树斌案案发时间长且证据灭失,查清事实和收集证据的难度极大。自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院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树斌案异地复查,2年来司法部门坚持客观公正立场,按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要求不断推进该案件的审查,直至最后最高人民法院以改判聂树斌无罪的形式宣告了这起案件的终结。对于当事人及其家属,这样的结局也许是“太迟了”,正义虽是迟到了,但终究没有缺席。以聂树斌案的平反为契机,司法机关应继续推进刑事案件纠错机制,进一步改善审判监督程序和证明标准体系,从根本上杜绝冤假错案的再度发生。

六、盘点近年纠正的冤假错案


版权归蚁坊软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更多舆情热点请关注:

新浪微博:@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鹰眼口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