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贾敬龙被执行死刑
2016-11-24 浏览次数:385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下载报告

网络标签:贾敬龙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何建华  贾同庆  执行死刑

                                             

简介:2015年2月19日,贾敬龙因婚房被强拆,持射钉枪将其所在村党支书何建华杀害。2016年11月15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在此期间,斯伟江等中国学界和法律界人士起草《贾敬龙故意杀人案死刑停止执行申请书》,呼吁刀下留人。相关舆情量在2016年11月15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11月15日7时5分,“新浪微博”用户“甘元春律师”首先发表博文称,“石家庄中院已派人到贾敬龙家通知见最后一面”。随后,“北京时间”发文《律师称贾敬龙今日见家属最后一面 即将执行死刑》,报道了此消息。当日,最高法刑三庭负责人对贾敬龙案件作出了回应。凤凰网、法制网等媒体对事件予以跟踪报道,网民保持持续关注。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6年11月15日至2016年11月23日,媒体关于“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新闻报道约8880篇,报道的主要媒体为:新华网、央广网、京华时报、21世纪经济报道、胶东在线等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新闻占34%

11月15日,“新华网”发文《故意杀人犯贾敬龙被执行死刑》,文称:15日上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行刑之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贾敬龙与其亲属进行了会见。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复核过程中充分保障了被告人贾敬龙的辩护权等诉讼权利。死刑核准裁定下达后,因被告人亲属及辩护律师提出异议,最高人民法院对案件的事实、证据、量刑再次进行审查,认为核准贾敬龙死刑的裁定正确,依法对贾敬龙执行死刑。

(2)报道最高法回应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新闻占29%

11月15日,“央广网”发文《故意杀人犯贾敬龙被执行死刑 最高法解释四大理由》,文称:贾敬龙被执行死刑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贾敬龙即属于法律规定罪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负责人就相关焦点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最高法刑三庭负责人表示,被告人贾敬龙经预谋,持枪当众杀人,犯罪情节和社会影响特别恶劣,手段极其残忍,人身危险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贾敬龙到案后虽能供认犯罪,但无悔罪表现等其他可以从轻处罚的情节,不足以对贾敬龙从轻处罚。一、二审对贾敬龙判处死刑,量刑适当。最高人民法院遂对贾敬龙依法核准死刑。

(3)报道反思贾敬龙案的新闻占20%

11月15日,“京华时报”发文《贾敬龙案要回到事实细节》,文称:贾敬龙为什么走向了贾敬龙案,在很大程度上或许就是因为一个及时、有效的法律救济渠道的缺失。跳出贾敬龙案来看拆迁,其实本就不应存在“强拆”。强行拆除的前提是双方冲突——如果化解纠纷能够提前再提前,小问题也不至于发酵为大案件。个案要实现公正,具有普遍意义的有效法律救济更应加速完善。唯有如此,我们才能避免下一起贾敬龙案再现。

(4)报道贾敬龙杀人案调查的新闻占13%

11月15日,“21世纪经济报道”发文《贾敬龙杀人案调查》,文称:2016年11月15日上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贾敬龙执行死刑。行刑之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贾敬龙与其亲属进行了会见。该案事实真相是什么?贾敬龙为何“罪该处死”? 房屋被拆近两年后,贾敬龙在新年团拜会场合公开射杀村支书。法院认为“影响极其恶劣”并作出严惩判决,表明法治国家禁止“私力复仇”。本案中有蓄意杀人的从重情节,假如拆迁违法、被害人过错成立,又有从轻情节。这就具有很大的争议性,至少不能说法官乱判。杀人案之前的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过程中,矛盾主要存在于村民与村委会之间,在法律轨道之外愈演愈烈,最终酿成悲剧发生。

(5)其他新闻占4%

11月17日,“胶东在线”发文《文执中:贾敬龙杀人不是新时代的林冲上山》,文称:11月15日上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这个案子直观性质为杀人偿命,但却在民众中激起了千层浪,特别是在互联网新闻评论里,大部分民众纷纷表示贾敬龙遭遇强拆,是受压迫、受剥削的代表,是在数次求助法律无门的情况下被迫用最原始、最直接的方法即杀掉“恶霸”、冲上“梁山”。而他被执行死刑,是平民得罪权势、身无背景的直白反应,进而激烈地质疑法律、批判国家。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6年11月15日至2016年11月23日,网民关于“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言论约10.93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故意杀人犯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言论占31%

11月15日,“新浪微博”用户“最高人民法院”:【故意杀人犯贾敬龙被执行死刑】11月15日上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行刑之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贾敬龙与其亲属进行了会见。

11月15日,“腾讯微博”用户“经济日报”:【故意杀人犯贾敬龙被执行死刑】15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贾敬龙因对已签订拆迁协议的旧房被合理拆迁不满,蓄意报复,于2015年大年初一当众用射钉枪将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何建华杀害。

11月23日,“新浪微博”用户“马奇勋律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

(2)有关最高法回应“贾敬龙案”的言论占29%

11月15日,“新浪微博”用户“法制网”:【最高法回应“贾敬龙确属罪该处死吗”】对罪恶严重,特别是对蓄谋报复,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罪行极其严重、情节特别恶劣的故意杀人犯罪分子,应坚决依法严厉惩处。本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贾敬龙即属于法律规定罪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

11月15日,“微信”用户“经纬参考”发文《贾敬龙被执行死刑,最高法给出“罪该处死”四大理由》,文称:贾敬龙因对已签订拆迁协议的旧房被合理拆迁不满,在事过近两年后,蓄意报复,当众用射钉枪将被害人杀害,犯罪情节极其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具体来说:一、预谋报复,主观恶性极深;二、持枪作案,手段特别残忍,社会危害性极大;三、杀人后持枪抗拒群众抓捕,人身危险性极大;四、刻意选择在春节作案,犯罪情节和社会影响特别恶劣。

11月15日,“新浪微博”用户“液姒”:法律是公平正义的,相信法院的裁决是公正的!

(3)探讨“贾敬龙案”判决结果的言论占21%

11月15日,“腾讯微博”用户“张济世”:法律的上限是政治,下限是道德。杀不杀贾敬龙实际演变成了严重的政治问题,所以杀不杀贾敬龙,不能是纯粹的法律问题,而是社会效果计算。

11月15日,“知乎”用户“芃芃卷耳”:其实该案大家纠结的都在两个方面:1、案件起因也就是被害人或者说是政府的“强拆”行为;2、贾敬龙是否构成自首。也正是因为“强拆”话题,此案才这么炙手可热。也引得许多宪法与行政法学者发声为贾敬龙案鸣不平。然而无论一个案子背后有多么深厚的社会原因,个案仍是个案,一件事情仍是一件事情,不可将太多其他原因归结于其中。因为如果深究,大多数犯罪的人背后都可归结为无奈,他们是施害者同时也是受害者,说不上这是谁的可悲。不过如果我们在这里热烈的讨论能引起有关部门对一些社会问题的关注,并加以规范的话,也是超值了。

11月19日,“知乎”用户“拈花一笑”:贾敬龙如果不死,广大的基层公务人员,尤其是村干部,必定会对国家寒心,谁还会全力工作?贾敬龙的死,至少是国家表态度的一种方式。贾敬龙的死也是对犯罪的一种直接打击,惩前毖后。刑法不光是打击犯罪,更重要的是预防犯罪,生命的可贵使死刑更具有威慑力。贾敬龙不死,那些心怀恶念的人就有机可乘。另外,“杀人偿命”的朴素法观念早已在我国扎根已久,贾敬龙不死,法律的威信很难不受到怀疑。

(4)质疑司法公正性的言论占13%

11月15日,“新浪微博”用户“致青春岁月无恙”:贾敬龙为捍卫自己的财产权利而犯罪,被强权蛮横的判处死刑,在这个司法只是强权实施统治的工具的国家,尊重法律的权威,无疑就是接受自己的权利和尊严任凭强权的肆意践踏,而一旦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利,那么就会像贾敬龙一样遭到强权最严厉的报复,这就是极权政治下每个人的处境。

11月15日,“新浪微博”用户“大耳朵图tt”:最高法的最终裁定,看不出公平公正和正义,难以服众。在此案影响下,强拆和司法机关不作为将受到鼓励。下个贾敬龙复仇的对象将不只一个人,社会矛盾将更加激化。

11月22日,“天涯社区”用户“lin0468”:事实上这次法院已经公开枉法了。

(5)其他言论占6%

11月15日,“新浪微博”用户“朴抱一”:既然贾敬龙死刑已经执行,你们把弄死雷洋的交出来吧!都是命,谁比谁尊贵多少?

11月22日,“推特”用户“Peter”: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第二天,11月16日,陕西延长县村民黑延平因土地补偿款事宜将村官曹英海一家八口杀倒在地,4死4伤,村长本人死亡。

11月22日,“新浪微博”用户“细水一滴”:贾敬龙持有的“枪”,是不是武器?是不是《刑法》中明文定性的“枪支”?最高法是在诱导民众吗?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15%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85%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2.7%。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政府+企业+媒体+其他+网站),总共占7.3%。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政府微博,他们在此事件中大量转载了传统媒体的新闻报道,传播消息。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河北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黑龙江陕西。河北是事发省份,故网民对该事件关注度最高。今年,黑龙江多地农村房屋拆迁,故黑龙江网民对此事件尤为关注;近日陕西延长县发生类似“贾敬龙”重大凶杀案,故陕西网民对该事件较为关注。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微博weibo.com,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传统的电脑设备依旧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则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2016年11月15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将贾敬龙执行死刑。在裁决书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该案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人身危险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应判处死刑。

由于此案存在争议,因而在其被执行死刑后,舆论反响强烈。多位知名法律学者曾公开表示,最高法对贾敬龙案的复核,没有考虑到农村财产法律制度的特殊性和传统习俗的影响,以及乡村基层的恶政现象。

事实上,针对此案的各方呼吁得到了司法系统的充分重视。在死刑被最高法院复核之后,贾敬龙案一度被暂缓执行。期间,贾敬龙的各种权利也得到了充分保障,这从侧面反映了我国法制建设的进步,也是公民行使审判监督权的体现。

针对舆论压力,尽管司机系统努力做到不偏不倚,但民众对贾敬龙执行死刑案的消极反应还是凸显了激烈的干群矛盾。同时,此案中激烈偏激的网络舆论几乎将事实带离理性轨道,成为公民行使权力的双刃剑。

其实,因拆迁而引发的命案是农村在建设新城镇进程中底层民众纷乱复杂的缩影。因为涉及每个人巨大的经济利益,在部分赔偿细则上,村民意见并不统一。贾敬龙案之所以广受关注,侧面反映了基层百姓面对“土地赔偿”类问题时普遍存在的“无力感”。如何消除这种“无力感”,让民众对司法、对官方产生信任和信心,是政府必须破解的难题。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版权归蚁坊软件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更多舆情热点请关注:

新浪微博:@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鹰眼口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