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甘肃农妇杀子案
2016-09-14 标签:社会舆情报告 浏览次数:2079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农妇杀子 杨改兰 盛世中的蝼蚁 精准扶贫 因贫死亡 砍杀子女

  

(杨改兰家)

简介:2016年8月26日,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老爷湾社村民杨改兰残杀4个孩子后自杀身亡。9月4日,杨改兰的丈夫亦服毒身亡。这起人伦悲剧经媒体报道后立刻引发了舆论关注。9月11日,一篇名为《盛世中的蝼蚁》的网文刷爆微信朋友圈,该文“因贫死亡”的观点获得了许多网民的支持,同时该文也引发了较大争议。相关舆情量在9月8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6年8月26日,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老爷湾社发生一起5人死亡案,农妇杨改兰杀死4个子女后,和丈夫先后服毒身亡。9月5日开始,有网民通过微博等社交平台发布事件相关信息,9月8日,西部商报、澎湃新闻网等媒体相继对事件作报道,引发网民热议。9月8日、9日,康乐县政府两次对案件进行通报,新京报、中国青年网等媒体跟踪报道,引发网民对扶贫、低保等话题的持续热议。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6年9月5日至2016年9月13日,媒体关于“甘肃农妇杀子案”的新闻报道约4951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中国青年报、北京晨报、京华时报、北京时间、齐鲁晚报等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9月11日,“中国青年报”发文《甘肃农妇杀子案追踪》,文称:2016年8月26日,28岁的老爷湾社女村民杨改兰杀死了4个幼小孩子,然后自杀身亡。8天后,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在阿姑山的树林里服毒自杀。(1)报道甘肃一家六口死亡悲剧的新闻占33%

(2)报道农妇杀子原因的新闻占27%

9月9日,“北京晨报”发文《甘肃一家六口因贫穷服毒身亡,三年前低保被取消》,文称:日前,甘肃康乐发生一起人伦惨案,最终导致一家6口死亡。而记者调查发现,事件的原因最终定格在贫穷,无低保,甚至孩子上学都没件新衣服,对于这起惨案,留给后人很多启示。

(3)报道政府介入调查的新闻占19%

9月12日,“京华时报”发文《国务院扶贫办介入甘肃农妇杀子案件调查》,文称:9月9日下午,国务院扶贫办调查组到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展开调查。据了解,除国务院扶贫办工作组,甘肃省扶贫办、民政厅等单位一同开展调查。调查组在阿姑山村进行了入户调查,了解扶贫工作开展情况,并举行了村民座谈会。目前还没有相关调查结果。

(4)报道死者家庭存在矛盾的新闻占14%

9月11日,“北京时间”发文《丈夫生前曾遭鞋垫扇脸》,文称:杨改兰的丈夫曾遭奶奶鞋垫扇脸,村民认为她曾一度遭受家庭矛盾困扰。杨改兰出事的当天,8月26日,有村民看到杨兰芳带着6岁的大孙女杨一帆去了镇上,买了一只鸡回家。杨兰芳做好了鸡,只给了大孙女吃,另外三个小孩依靠在门外看着,“不给吃。”

(5)其他新闻占7%

9月13日,“齐鲁晚报”发文《不能因土坯房对“农妇杀子”简单推断》,文称:杨家之所以在外界看来属于“被遗忘”的贫困户,也正是因为杨家的房子很破旧,甚至不如官方认定的贫困户。这里面就存在一个扶贫标准的问题了,从当地扶贫工作的情况来看,一个宣传较多的成绩就是政府为贫困户翻修或新建了房子。这可是笔不小的开支,扶贫力度不可谓不大,要知道,并不贫困的杨家也没舍得花钱修修破旧的土坯房。那么,在扶持之下,贫困户享受到了更好的居住条件,这是否会给其他村民的心理造成某些负面的影响呢?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6年9月5日至2016年9月13日,网民关于“甘肃农妇杀子案”的言论约20.08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甘肃农妇因贫杀害4子女的言论占33%

9月8日,“新浪微博”用户“头条新闻”:8月24日下午,甘肃康乐县发生一起人伦惨案。一位年轻的母亲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不治身亡。不日,该女子丈夫再次服毒身亡。媒体报道,这个家庭极度贫困,最值钱的家当是三头牛。三年前,其享有的低保不知因何被取消。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3.01万次,影响面1.47亿人(图片来源:鹰击)

9月8日,“推特”用户“简读Weibo精选”:【甘肃康乐一家六口服毒身亡:母亲先让4个孩子服毒后自杀】28岁的年轻母亲杨改兰先后让4个孩子服毒,然后和丈夫先后服毒身亡。具体案情警方还在调查。据知情村民称,“他们家生活过得紧巴一点,但杨平时性格温和开朗,真不知道她为啥要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下手。”

9月9日,“腾讯微博”用户“天涯爆料”:一家六口因贫穷服毒自杀,谁动了穷人的低保?日前,甘肃康乐发生一起人伦惨案,最终导致一家6口死亡。而记者调查发现,事件的原因最终定格在贫穷,无低保,甚至孩子上学都没件新衣服,对于这起惨案,留给后人很多启示。

(2)质疑国家精准扶贫工作的言论占28%

9月9日,“新浪微博”用户“四月网社区”:【甘肃临夏赤贫汉人一家6口穷困自杀 国家每年补贴临夏200亿 修建3000座清真寺】临夏215万人口,穆斯林114万,2015年财政收入16.58亿,财政支出200.59亿,全州有清真寺3000座,遍布全州各集镇、村庄,极大的方便了穆斯林群众。汉人家庭因有3头牛即被取消低保,一家6口被迫自杀。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1.85万次,影响面4318.18万人(图片来源:鹰击)

9月12日,“腾讯微博”用户“字如方”:甘肃康乐一家六口服毒自杀的悲剧中,偏僻山村、贫困、绝望、自杀,这些关键词非常扎眼也显得格外讽刺。这令人感到悲哀。然而,如你所见,一项出发点极好、经过工作模式顶层设计到推动思想落地的“精准扶贫”,到了地方,其口号正被一些人喊得格外嘹亮,也成为某些人新的套路,在实践中变味走样。

9月12日,“推特”用户“Her peirong”:甘肃杀子自杀妇女所在山村精准扶贫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花名册,共有9户建档。分别为李进先,李守忠,李进刚,李春生,李海荣,李进忠,李克基,王白秀,李进安。李进先是公社社长。李进忠为村党支部书记李进军的亲哥哥,他的儿子李克基也榜上有名,父子两人均是扶贫对象。

(3)反思社会机制的言论占17%

9月9日,“微信”用户“大象舆情”发文《甘肃母亲砍杀4子女 四世同堂8口之家仅剩两人》,文称:对于像杨改兰这样的极度贫困和有可能出现精神抑郁并威胁到家庭幼小成员生命安全的人群,作为地方政府部门,也应该有一个信息收集和预案处理机制,能提前预防一起惨案的发生,这套机制建立的都特别值得。

9月12日,“新浪微博”用户“左春和”:甘肃一家六口因极度贫困而自绝于世,在此事件引起的各种评论中大都指责80后母亲的精神问题或伦理问题,有的直指低保障碍和社会福利。这种情况并不是孤立的个案,在一些偏远农村不同程度地存在,只是没有赶上被人关注的时间节点。这里真正的问题应该追问国家功能,它的分配制度和救助机制是否有效?如果无效或失败,则应进一步追问国家目的?对于短暂、脆弱的生命来说,他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等待。茨威格曾说,历史无暇顾及公正。

9月13日,“新浪微博”用户“易带宽”:不要让悲剧一再重演!事情的发生,总会有许许多多的原因,社会的,个体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建立社情民意的精准反应机制,理性的解决。既治贫,又治愚。

(4)关注杨改兰心理的言论占13%

9月12日,“新浪微博”用户“文天林医生”:以我在甘肃长大的经历,杨改兰家真不是最穷的,比她家穷的比比皆是。而说她因为贫穷而对四个子女痛下杀手,再冷酷的杀手都不可能如此对待自己的亲骨肉,请问正常人谁能做到?作为医生,唯一的解释是她有非常严重的抑郁症,把自杀和帮助亲人自杀看成是彻底的解脱。请关注身边潜在的或症状隐匿的精神病人吧,精神类疾病的发病率被严重低估了。

9月12日,“新浪微博”用户“安然睡眠管理”:#甘肃杨改兰自我灭门#从家庭背景和成长历程来看,杨改兰一定有很深的心理问题。她这样做,就真如她名字中的“改”字,也许真的是想改变这种交困的代际轮回,改变奶奶强势带给这个家族的诅咒。

9月13日,“微信”用户“铜之韵”发文《甘肃康乐县“母亲砍杀四子女事件”调查:是什么使一个年轻母亲走向绝望?》,文称:“贫困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孩子都那么大了!”李克清兄妹不认为贫困是嫂子杀害孩子和自杀的原因。甘肃农业大学心理学教授田芳对该事件表示:贫穷,家庭不和睦,生活没有希望。超生以后低保给取消了,丈夫不够体贴等等。设身处地想一想,一个农村女人带着两个老人,四个孩子,劳作的繁重程度以及生活的水平太低。一个柔顺、善良的女人,只有忍到极限了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5)其他言论占9%

9月9日,“新浪微博”用户“鹏媒体赵鹏”:【一家六口服毒惨剧:我们对贫穷还是缺乏想象】最大的触动,莫过于在我们日常的视线之外,竟还生活着这样赤贫的群体。在这赤贫景观的冲击下,那母亲的残忍行为无论有怎么内在、外在原因,无论贫穷本身是不是直接祸因,大概都不能缓解公众心底的悲悯和愤怒。

9月12日,“推特”用户“白玛让嫫”:一个国家是不是真的强大,并不是看出了多少英明领袖、造了多少核弹、有多少外汇储备、在奥运会拿了多少金牌、GDP增长率多高,这些和杨改兰们没有毛线关系。关键是看怎么对待你的弱势群体!

9月13日,“新浪微博”用户“禅槐”:有些事情说的很中肯,但是不管怎么样都不是杀人的理由,你可以自杀,但是你不能杀人,你的孩子不是你的财产,不是你觉得他在这世上会受到欺负会活不下去你就能杀死他。为什么忍心下手?只能说她愚昧残忍又可怜。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11.8%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88.2%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3.4%。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其他+企业+媒体+政府+网站),总共占6.6%。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其他微博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甘肃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上海陕西。甘肃为事发地,因此网民关注度较高。此外,上海经济发达,各层面人群分布丰富,网络普及率高,居民的网络交互较为频繁,故网民关注度也较高。陕西毗邻甘肃,因此网民关注度也较高。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iPhone6s,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移动设备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一起人伦惨剧让甘肃康乐县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甘肃女子杨改兰砍杀4个年幼孩子后自杀,几天后,杨改兰的丈夫也服毒自杀。

一家六口人的惨死让世人震惊,一位母亲砍杀自己的4个孩子更让人难以理解。作为母亲,杨改兰不可能不爱自己的孩子。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位母亲变成了恶魔?

破败的土房、无低保、孩子上学没件新衣服……,当杨改兰贫困的家庭环境被媒体报道后,许多人都将事件的原因定格在贫穷上,部分媒体甚至将“因贫穷服毒”写进了新闻标题。9月11日,一篇名为《盛世中的蝼蚁》的网文更是因为“因贫死亡”的观点获得了许多网民的支持与点赞。可是,将所有的错都推在“贫穷”上,显然是不负责任的。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中国整体经济实力得到了提升,称为“盛世”不为过,但“盛世”并不表示没有贫穷。在当今中国发生的任何事件都可以追溯到“盛世”这一背景,发生在社会下层和底层的任何事件都可以追溯到“贫穷”这一背景,但这并不意味着“盛世下的贫穷”就是杨改兰杀子的直接原因。不能否认,杨改兰的家庭很贫困,但是也必须承认,他们家的生活是过的下去的,远没达到“非死不可”的地步。事实上,在这场悲剧中,贫穷只是作为一个事件背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杨改兰是因为贫困“活不下去了”,而对子女下手。

农村自杀是个很复杂的社会问题,杨改兰杀子,或许有穷、或许是因为心理问题、或许有家庭矛盾、或许与扶贫政策不到位有关,不管是何种原因,一味的指责并不能解决问题。

杨改兰的悲剧已然发生,我们更应思考的,是如何帮助那些与杨改兰一样处境艰辛的人们走出他们的困境,该以何种精准扶贫措施,来解决农村人口面对的物质与精神双贫困的问题?而我们的法治,又如何在他们脱贫的道路上,在他们提高文化水平的道路上保驾护航?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六、涉贫事件盘点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6年9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