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安徽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
2016-06-12 浏览次数:837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高考工厂  万人送考  毛坦厂  超级中学  送考节  考试机器

                                             

简介:2016年6月5日,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安徽毛坦厂中学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出征”仪式,毛坦厂中学共动用19辆大巴分批送考,几千名学生家长和当地居民夹道相送,祝福考生取得好成绩。万人送考的壮观场面成为国人瞩目的焦点。相关舆情信息量在6月5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6年6月5日,毛坦厂一年一度的送考活动当日,澎湃新闻、东方卫视、新浪直播间等不同类型的媒体都对之表示关注并加以报道,新浪、腾讯、凤凰等门户网站均直播了整场万人送考活动,引发网民热议。针对毛坦厂中学被称为“高考工厂”这一说法,该校副校长李振华回应称这是对学生的不尊重,新京报等媒体作跟踪报道,并针对万人送考这种现象发表了一系列评论文章,引发网民持续关注。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6年6月5日至2016年6月10日,媒体关于“安徽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的新闻报道约118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北京青年报、法制晚报、滁州日报、中国江苏网、新华网等网络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安徽毛坦厂中学万人为考生送行的新闻占34%

6月5日,“北京青年报”发文《亚洲“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 场面震撼》,文称:6月5日上午8点08分,安徽毛坦厂中学19辆大巴车运送即将参加2016年高考的高三考生前往六安,近万名考生家长和各界人士在马路两边夹道欢迎。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出征”仪式。

(2)报道“高考工厂”的说法是不尊重学生的新闻占29%

6月5日,“法制晚报”发文《记者对话毛坦厂中学副校长:“高考工厂”的说法是不尊重学生》,文称:毛坦厂中学主管教育的副校长李振华称: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对学生的不尊重。学生只是想来这里学习知识,想通过提高自己的成绩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和家庭的命运。人们不应该把教育的成果简单地看成像工厂一样机械的加工,也不能因为我们的学生人数多、学习成绩好,就说是“高考工厂”。如果是“工厂”,那我的每一个学生的价值取向都应该是一样的,每一个老师的行为都是一样的,但这可能吗?学生们的价值观是多元化的,兴趣爱好是不同的,填的志愿、选择的专业都是不同的,学生们不是机械的产品。

(3)反思教育体制的新闻占23%

6月8日,“滁州日报”发文《“高考工厂”需要制度改革瓦解》,文称:“高考工厂”正是现实教育的缩影,是“应试教育”机制下的必然,“高考工厂”的繁荣,正说明我们的教育到了不可不改的地步。去年国家层面出台的高考制度改革的相关意见,旨在彻底打破传统的应试教育,通过统考加选考、一年多次考、素质教育评价作参考等全方位改革,重新确立素质教育的地位,而这样的高考制度改革必然促使基础教育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如此“高考工厂”培养人才的单一化与片面化也将不再适应高考制度改革的要求,不能继续维持现有的升学率与高考的辉煌。我们期盼着“高考工厂”随着高考制度的改革而全面瓦解,更期待着素质教育的春天能够早点到来。

(4)报道不应妖魔化毛坦厂中学的新闻占9%

6月7日,“中国江苏网”发文《何必要把毛坦厂中学“妖魔化”》,文称:从某种意义上说,毛坦厂中学又何尝不是一项“希望工程”?到毛坦厂中学就读的基本都是农村家庭的孩子,生活不宽裕,无法绕开高考选择出国留学,也没有可“拼”的父母,能够改变命运的最现实的途径就是高考。每年从这个“工厂”里送出去的考生中,有几千人走进了高等学府,就此人生的轨迹发生了转变。也正因为如此,每年才会有成千上万的孩子接踵而至,在“流水线”上追逐着自己的梦想。毛坦厂中学不是“怪胎”,也不是“毒瘤”,她只是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下应运而生的“特训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把她“妖魔化”。

(5)其他新闻占5%

6月6日,“新华网”发文《毛坦厂中学陪读妈妈们的日与夜》,文称: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毛坦厂中学是一所有着近3万学生的超大型高中。在这个以高考著称的小镇上,除3万人的学生之外,还有近2万人的陪读群体,这其中又以陪读妈妈为绝大多数。白天,陪读妈妈们买菜、做饭、给孩子送餐,部分妈妈在镇上做些零工补贴家用。晚间,妈妈们把广场舞、逛街边小店作为休闲。深夜,妈妈们还需给下自习的孩子做夜宵。这种辛苦平淡的生活她们短则经历一年,多的甚至六七年。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6年6月5日至2016年6月10日,网民关于“安徽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的言论约4.2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的言论占35%

6月5日,“新浪微博”用户“人民日报”:【安徽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阵仗萎缩 场面仍震撼】6月5日,素有“亚洲最大高考工厂”之称的毛坦厂中学再度迎来传统“送考节”。19辆送考车载着考生驶向六安,虽与巅峰时期七八十辆送考车相去甚远,但场面依然震撼。

6月5日,“新浪微博”用户“财经网”:【图看中国·安徽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场面壮观】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毛坦厂中学,再迎“送考节”。今天,8点08分,毛坦厂中学送考专用大巴车准时从校门出发。在警车的开道下,大巴车缓缓驶出,路边的家长卖力地挥舞手中的旗子,喊着加油的话语,不论车上是否有自己的孩子。

6月5日,“腾讯微博”用户“工人日报”:【安徽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 场面震撼】5日8时08分,安徽毛坦厂中学19辆大巴车运送即将参加2016年高考的高三考生前往六安,近万名考生家长和各界人士在马路两边夹道欢送。该校成立于1939年,截至2015年11月,教职工780余人,教学班200多个,在校生近2万人。

(2)质疑中国式高考造就“毛坦厂”模式的言论占27%

6月5日,“腾讯微博”用户“邓定远”:高考决定命运,只能说可供普通中国人选择的机会和通道有限,只能代复一代地挤独木桥。【评:安徽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阵仗萎缩 场面仍震撼】

6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阿森纳小恒”:高考制度作为整个教育体制最关键的环节,中国式高考也始终是最显著的病灶,被媒体和舆论激烈抨击或冷嘲热讽。相应地,包括毛坦厂中学在内的“超级中学”们,也就被视作最拧巴的“高考训练营”。

6月9日,“微信”用户“贤人贤语”发文《从“高考工厂”来谈谈高考制度》,文称:毛坦厂中学这样的“高考工厂”依旧承载着家长学生们的愿望。这之中映射出来的现实是,家长孩子无力改变高考本身的残酷和刻板,只能顺应高考应试制度。改革高考制度的路还很长,这之中不知道又要出现多少高考制度的牺牲品。这里不得不说的是,“高考工厂”给与了不知道多少学生和家长希望和光明的道路,但另一方面却是不利于高考制度的改革。

(3)认为“高考工厂”这一说法存在不妥的言论占18%

6月6日,“腾讯微博”用户“汾阳公安”:【人民微评:别嘲弄万人送考】“高考工厂”备受质疑,然而,万人送考的背后,足见家长对高考抱有期待,对教育公平充满信心;足见考生渴望读书改变命运,以寒暑苦读实现人生转机。莫简单标签化高考工厂,更别污名化为梦想而吃苦的莘莘学子,他们流淌的每一滴汗水都写着坚韧。

6月7日,“新浪微博”用户“头条报姐”:【毛坦厂中学校长:“高考工厂”的说法是对学生的不尊重】安徽毛坦厂中学副校长李振华说,学生只是想来这里学习知识,想通过提高自己的成绩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和家庭的命运。不能因为我们的学生人数多、学习成绩好,就说是“高考工厂”,这是对学生的不尊重。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627次,影响面144.41万人(图片来源:蚁坊软件舆情监测系统)

6月7日,“腾讯微博”用户“中国青年报”:【嘲笑毛坦厂中学可能是残忍和轻浮的】尽管办学规模很大,可毛坦厂中学很难成批培养出被北大、清华录取的学生,考上二本的学生比例最高,这其实也意味着高考对这些考生命运的改变有限。但它至少满足了普通人稳定阶层地位并有所上升的需求。某种意义上,它代表了教育公平的基线。

(4)呼吁高考制度改革的言论占14%

6月5日,“腾讯微博”用户“南山维禹1”:看了毛坦厂的万人送考,真心想问教育体制啥时候改革?无奈啊!我们有责任呼吁改革这种培养背书机器人和考试机器人的教育体制,改变这个体制民族才有希望!

6月8日,“新浪微博”用户“刘叶超V”:毛坦厂中学再次成为舆论的关注重点,可以这么说,应试教育模式不彻底改革,类似于黄冈中学、衡水中学这样的教学机构还会继续产生。这样的学校有个共同特点,就是把考试所得分数看作一切,结果培养出来的学生是高分低能,根本就没输出有用的人才,都是做题机器。但愿这种扼杀青少年成才天性、抑制青年人创造力的教育模式早些终结。

6月8日,“微信”用户“中国新闻发言人俱乐部”发文《高考改革,必须回应无数“毛坦厂中学”的焦虑》,文称:近年来,河北衡水、安徽毛坦厂等“超级中学”,频频进入公众讨论的视野。各地一些中学所贴的“雷人”高考标语,如“提高一分,干掉千人”、“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战胜高富帅,考过官二代”等,也因其背后令人深思的价值观,屡屡引来关注。今天的高考,已经出现“寒门难出贵子”的苗头,农村孩子进入重点大学的比例有所下降,这也正是近年来一些重点大学招生向边远和农村地区倾斜的原因。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更好地推动素质教育、改革应试教育,让不管来自农村还是来自城市、来自北上广还是来自河南山东湖南的孩子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可能不是“一刀切”就能实现的任务。与其给类似毛坦厂中学这样的学校冠以“高考工厂”之名,倒不如更好地去辨析其存在的现实土壤。如何回应无数在山区小镇为高考打拼的学生和家长们的焦虑与期待,是高考改革的重要方面。

(5)其他言论占6%

6月5日,“推特”用户“火石”:又到了一年一度高考时期。看了全国有数据的高考报名人数目前有10个省出现下降,毛坦厂的高考工厂今年有19辆送考生的车,巅峰时有六七十辆。在上世纪80、90年代,考取了大学往往意味着拥有的社会资源远远在普通民众之上。

6月6日,“腾讯微博”用户“肖文波”:王外长说:明天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了,网络上说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敲锣打鼓地送学子去进城赴考,警车开道也用心良苦,心里为毛坦厂和当地警方一百个点赞。但还是要弱弱问一句,每年一万多莘莘学子要进城赴考,为什么不可以就在毛坦厂中学设个考点呢?

6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破土网”:【高考,考的不只是学生,还有家长】毛坦厂流传一个顺口溜:学生学习受了3年苦,学生妈妈跳了3年舞,学生爸爸打工受了3年苦,房东变成了大地主。实际上,这些四十岁出头的妈妈的巨大心理压力,鲜为人知。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25.5%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74.5%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0.9%。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政府+媒体+企业+其他+校园+网站),总共占9.1%。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政府微博,这些微博对事件进展及处理情况给予了官方说明。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事发地安徽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上海、河南。上海各层面人群分布丰富,网民规模较大,网络普及率高,居民的网络交互较为频繁,故网民关注度较高。此外,由于河南是高考大省,因此网民对该话题较为关注。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iPhone6,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移动设备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历年高考前夕,以“高考工厂”著称的毛坦厂中学就会成为舆论的关注点,今年也不例外。6月5日8时08分,毛坦厂中学送考专用大巴准时从校门出发。尽管今年送考车辆比往年少了不少,但“万人送考”的阵势还是受到了国人的瞩目,同时也招致了许多的吐槽和批判。

毛坦厂中学“应试化”的教学模式早已被公众熟知,而这也是毛坦厂中学为人诟病的主要原因之一。有评论曾把毛坦厂形容成制造“高考机器”的工厂:“像毛坦厂中学这种教育它用一种压榨式、扭曲式的方式把人的本性全部给弄没了,就像一个机器一样,把所有人做出,不管是什么东西,然后经过那个机器出来之后都一样的,三年的时间,耗费了一个孩子可能不亚于七八年的精力。”

尽管毛坦厂功利性的教学模式受到社会的批判,但在许多家长,尤其是农村家长眼中,毛坦厂中学无疑是希望的代名词。我国高考机制存在缺陷,但必须承认的是,高考依然是最公平的选拔制度,是平民子弟向上流动的渠道,而对于地处大山深处的农村中学而言,更是改变命运的通道,当毛坦厂中学能够连续多年创造高考“奇迹”,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家长云集于此,也在情理之中。

毛坦厂中学本身并没有错,把参加高考的学生教好,努力让他们上一所好大学。复读生占这所学校考生相当高的比例,许多还是农家子弟,他们的家庭愿意支付复读经费,本身就体现出对高考的一种信任。

只要没有找到更好的教育选拔模式,类似毛坦厂中学的现象还会出现。面对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政府部门更应该思考如何加大教育投入尤其加大对农村地区教育投资的倾斜力度,改善教育环境,拓宽成才渠道。当底层民众能够得到更多更好的教育机会和公平向上的发展机遇,当高考不再是众多寒门学子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时,“万人送考”的“高考景观”便会自然消散。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6年6月10日


热门文章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