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安徽男子胸腔手术后右肾消失
2016-05-10 浏览次数:307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刘永伟  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  肾失踪  右肾缺如

                                             

简介:近日,多家媒体报道安徽宿州居民刘永伟去年在徐州做胸腔手术,出院第二天发现右肾“失踪”,引发舆论关注。5月5日,涉事医院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回应称该报道内容严重失实,术后2次CT复查均显示右肾存在。相关舆情量在5月5日11时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6年5月5日,新安晚报报道安徽宿州刘永伟在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手术后右肾失踪事件。报道经澎湃新闻网、财经网等媒体及其官方微博转发后,引发网民热议。当天下午,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发表声明称媒体报道失实,徐州市卫计委也于当日组成调查组介入事件,新华网等媒体作跟踪报道,引发网民持续关注。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6年5月5日至2016年5月6日,媒体关于“安徽男子胸腔手术后右肾消失”的新闻报道约127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中安在线网、人民网、光明网、澎湃新闻网等网络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男子在徐医附院做手术右肾丢失的新闻占39%

5月5日,“中安在线网”发文《宿州男子做胸腔手术 出院后发现右肾“失踪”》,文称:刘永伟去年6月在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做了胸腔手术,数月后在多家医院检查均被告知“右肾缺如”。“我做胸腔手术,右肾怎么会失踪呢?”刘永伟带着疑问踏上寻肾之旅,但大半年过去了,无论是医生医院,还是相关部门,都没有给他一个答案。

(2)报道徐州卫计委介入调查的新闻占26%

5月6日,“中安在线网”发文《“男子出院后肾失踪”续:徐州市卫计委已介入调查》,文称:昨天下午5时许,微博认证为“徐州市卫生计生委官方微博”的@健康徐州表示,已派出调查组赶赴徐医附院进行调查核实,待相关情况核实后,将调查情况向社会作出回应。

(3)报道涉事医院回应术后右肾存在的新闻占22%

5月6日,“人民网”发文《医院回应“男子手术后肾没了”:术后2次CT均显示存在》,文称:近日,有媒体报道安徽宿州市民刘永伟去年6月在徐医附院做了胸腔手术,数月后在多家医院检查均被告知“右肾缺失”。5日,徐医附院声明称该报道严重失实,并贴出术后2次CT复查图片,均显示右肾存在。

(4)报道权威部门应尽快查清真相的新闻占9%

5月6日,“光明网”发文《患者“肾失踪”,权威声音别失语》,文称:一个肾脏离奇失踪已够荒唐了,别再让真相像谜一样“失踪”。人们不禁要问:在关键时候屡屡挺身而出的“相关部门”在哪里?连涉事医院都拿出了“欢迎调查、还原事实”的态度,“相关部门”怎么能沉默?往轻处说,这是群众观念淡薄;往重处说,涉嫌失职渎职。说到底,政府职能部门失语,才是真相成谜的关键。相信相关部门会很快介入此事,真相终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不妨坐等真相,看此事如何收场。

(5)其他新闻占4%

5月6日,“澎湃新闻网”发文《安徽肾失踪事件:患者索赔两百万 医院让快起诉》,文称:6日,调解这一医患纠纷的江苏省徐州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调解员张树怀告诉澎湃新闻,患者刘永伟要求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当地俗称“徐州二院”)赔偿200万元;徐州二院明确予以拒绝,调解中止,医院请患者尽快起诉,走司法程序。张树怀将医院的这一态度告诉了刘永伟及其家人。但刘永伟一方表示,没钱打官司,希望能够继续调解。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6年5月5日至2016年5月6日,网民关于“安徽男子胸腔手术后右肾消失”的言论约4.46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安徽男子手术后右肾失踪的言论占32%

5月5日,“新浪微博”用户“澎湃新闻”:【安徽男子胸腔手术后右肾“失踪”,医生猜测:没放好萎缩了】去年,刘永伟因车祸在医院做胸腔手术,“医生说,右肾等器官都挤到胸腔里了”。手术成功后,医生还说,右肾取出观察过,发现是好的,又重新纳入胸腔。但之后,他在多家医院拍片均被告知:右肾没了!主治医生猜测:可能没安置好,就萎缩不见。

5月5日,“推特”用户“DJ金宝”:大陆再传离谱医疗纠纷,安徽宿州一名男子去年6月因车祸进行胸腔手术,但手术后右肾却离奇失踪,院方给出的说法竟然是,该名男子的右肾不见是因为“瞬间萎缩”。

5月5日,“腾讯微博”用户“中国新闻网”:【男子胸腔手术后右肾“失踪” 当事医生:瞬间萎缩了】去年6月,安徽宿州的刘永伟因车祸右肾等器官都挤到胸腔里,他接受手术将器官复位。主刀医生胡某曾把右肾取出来观察,确认是好的后又重新纳入腹腔了。可出院拍CT时:右肾失踪了!胡医生称,可能是放回去时没有安置好,萎缩不见了。

(2)质疑部分媒体恶意误导舆论的言论占27%

5月5日,“新浪微博”用户“白衣山猫”:刘永伟的CT片子上,他萎缩钙化的右肾明明还在!原来,刘永伟是个借媒体来敲诈医院的可恶的医闹!还有@新浪安徽、@安徽网你们这些混帐媒体,助纣为虐,挑拨是非,挑战人类底线,该当何罪,该如何处置?

5月5日,“新浪微博”用户“千钧客”:如果连做完手术肾失踪这样的虚假新闻都敢编造转载,只能说新安晚报、财经网、新京报已沦为一类低俗媒体。如果编造传播这样恶劣的虚假新闻不受惩罚,只能说其所在地的新闻和网络管控机构形同虚设。

5月6日,“微信”用户“连云港百视通”发文《男子出院后右肾“失踪”的真相!媒体人,请放下你恶意的偏见》,文称:一看标题我就知道中安在线的记者的不良用心,这个标题是绝对的标题党,是故意混淆术后时间和出院事件的区别。手术事件是6月19日,而患者去山东省立医院检查是8月19日,同志们,这可是足足有2个月的时间啊。记者笔法真好,“出院第二天”,“瞬间萎缩”的字眼,让很多人一看就认为是堂堂大医院,居然偷患者的肾脏?掌握话语权的媒体为了头条不择手段,肆意消耗着民众的良心。要知道媒体是民众了解天下事的渠道,如果新闻报道连最基本的实事求是都做不到,那这个信息渠道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今天造谣明天辟谣为什么不知不觉就成了常态?要知道媒体人应该为自己说出的每一句话负法律责任!

(3)认为医院涉嫌“偷肾”一说子虚乌有的言论占21%

5月5日,“新浪微博”用户“Esfuerzos_”:手术后右肾失踪,肯定有人怀疑医院偷肾了!可是喷子们有没有想过,怎么可能从胸腔切口摘了位于腹腔的肾?何况中间还隔着横膈!没文化该多读书,而不是在这瞎BB,还自认为正义感十足,你以为主任医师是那么好当的?

5月5日,“新浪微博”用户“西地兰”:【中国一年一度的偷肾闹剧又上演了】每年一次的偷肾闹剧,像月经一样那么准时!无耻的人,我拿什么拯救你!请看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声明:患者手术日期2015年6月20日。术后分别于2015年6月21日(术后第1天)和6月25日(术后第5天)的2次CT复查均显示该患者的右肾存在。

5月6日,“腾讯微博”用户“棒棒医生”:肾摘除是大手术,难度很高,专门做也充满风险。胸外科医生怎么可能抽风顺手摘一个胸腔里没有的肾?以为是摘桃子那么容易?

(4)呼吁媒体报道要尊重医学常识的言论占11%

5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Sophie-奕”:普通群众可能会缺乏基本的医疗知识,但记者在没有学习和了解相关医疗知识的基础上,以为自己在做好事,帮助患者维权,但孰不知却是帮助很少一部分心怀鬼胎的不良患者助纣为虐!所以请媒体朋友,先以科学的态度了解真实的事情。医学是一门科学,很多常识在医学中都是错误的,勿以常识来辨是非!

5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沈阳网警小胖”:现在做媒体的一些记者,没有一点医学常识,拿起笔就黑医疗。没有任何常识,却空有一腔正义,是很恐怖的。媒体是掌握话语权的,在承担“社会公器”这一神圣身份的时候不应没有基本常识。如果事先不知道,可以快速的简单学习一下,请教一下专家。

5月6日,“微信”用户“柯菲平医药同行”发文《媒体报道更应懂医学常识》,文称:媒体既然要在互联网上以“社会公器”的身份去传播新闻,为何不先用互联网这个工具快速了解一下?请教一下各路专家的多方观点?有了一些基本的常识和了解,再对这个问题发声。不专业的报道只会加剧医患矛盾。此类事件常识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也并不难调查清楚。在人人可发声的自媒时代,媒体更要珍惜自己宝贵的专业话语权。医学是复杂的,不要猎奇。

(5)其他言论占9%

5月5日,“推特”用户“午夜游民”:刘永伟去年6月在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做了胸腔手术,数月后在多家医院检查均被告知“右肾缺如”。“我做胸腔手术,右肾怎么会失踪呢?派出所的警察说,如果丢手机什么的,他们可以管。可肾丢失了,这事情他们从没有遇到过,他们没法管。”

5月5日,“腾讯微博”用户“新华陈弋”:偷割肾基本不可能,最大的可能性是因为挫伤导致的血栓或者血管内膜脱落导致肾脏无法供血,很快就会萎缩,全国多起类似案例多数都是因为这一原因。需要强调的是,类似案例手术医生也多数未曾注意到肾脏的受损情况。如果在第一时间给肾脏造影发现,并通知患者,这样的纠纷可避免。

5月6日,“腾讯微博”用户“光辉岁月4689”:说白了就是偷肾,肾又不是气球。“瞬间萎缩”我也是呵呵了!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24.7%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75.3%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2.1%。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媒体+企业+其他+政府+网站),总共占7.9%。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媒体微博,这些微博对事件进展第一时间发布快讯,同时进行详细报道。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江苏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安徽上海。由于涉事医院地处江苏徐州,而该男子为安徽宿州人,故江苏和安徽的网民对此事特别关注;此外,上海的经济水平相对较高,各层面人群分布丰富,网络普及率高,居民的网络交互较为频繁,因此网民关注度也较高。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微博weibo.com,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传统的电脑设备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日前,《新安晚报》有关安徽宿州居民刘永伟在徐州做胸腔手术,出院第二天右肾“失踪”的报道被多家媒体转载,引发舆论关注。

一时间,涉事医院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成为众矢之的,各种斥责声不绝于耳。面对公众的怒火,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立即作出回应,称媒体报道内容严重失实,并且拿出了相关的证据证明事件中的男子其肾没有丢失,而是在术后萎缩了,同时对事件进行解释,称该男子的右肾缺失后所形成的疤痕(血管钙化点)均属于肾自动萎缩的症状。面对截然不同的两种说法,事件开始变得扑朔迷离。

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媒体在报道此事件时,在细节上的处理确实有不妥之处。刘永伟是6月20日做的手术,8月19日到山东省立医院做检查发现右肾“不见”了,时间相隔有数月之久,而许多媒体用“出院第二天”、“瞬间萎缩”等字眼来描述事实,的确容易导致读者产生误解成手术第二天,刘永伟的肾就不见了,而这一点正是公众怀疑医院偷肾的重要事实前提。媒体的这种做法,是有意为之还是工作失误,耐人寻味。医患冲突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热点,随着越来越多医院丑闻的曝光,在公众潜意识里,医院的形象不复以前的光鲜。通过迎合公众的心理预期确实可以抓住公众的眼球,但如果是故意扭曲事实来获得公众关注,那么,媒体的这种做法无疑触犯了公众的底限。

另外,部分网民从医学专业角度对事件进行分析,对媒体和刘永伟的说法提出了质疑。其一,根据媒体报道,患者的手术切口在胸腔的高处,这一位置无法实现腹腔取肾;其二,刘永伟因车祸住院手术,肾脏有挫裂伤,并非完好的,并不符合换肾手术的肾源条件,也就是说,刘永伟的右肾并没有太多被“偷”的价值。

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孰是孰非,需要一个公正权威的机构来调查认定。目前,徐州卫计委已介入事件调查,希望通过第三方医院检查机构鉴定,能对刘永伟的伤情做出一个较为科学的结论,将事实真相还原。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6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