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魏则西事件
2016-05-06 浏览次数:1463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魏则西  滑膜肉瘤  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  百度搜索  DC-CIK细胞免疫治疗  竞价排名  百度推广  莆田系医疗

(魏则西的父母怀抱他的遗像资料图)

简介:2016年4月12日,罹患滑膜肉瘤,年仅21岁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在家中去世,魏则西生前曾在知乎网发帖详述了他所受到的欺骗性搜索及治疗经历,他的死引发了舆论对百度医疗广告监管、医疗欺诈等诸多问题的思考。相关舆情量在5月3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6年2月26日,魏则西通过知乎详述了遭遇百度欺骗搜索及治疗的经历。4月12日,魏则西去世,他在知乎的回答被网民所关注并被分享至微博等其他平台。4月27日,新浪微博用户@孔狐狸发布一条呼吁关注百度竞价排名问题的博文,该文被转发上万次,事件相关舆情热度逐渐提升。4月28日、5月1日、5月2日,百度三次就“魏则西事件”作出回应,新浪科技等网媒第一时间关注并作报道。百度被推向舆论风口浪尖,新华网、财经网等媒体也及时对事件处理进展作跟踪报道,同时深挖报道事件牵扯出的莆田系、部队医院外包、监管等医疗乱象问题,引发网民持续热议。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6年4月27日至2016年5月4日,媒体关于“魏则西事件”的新闻报道约530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北京青年报、新京报、法制日报、人民网等网络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引关注的新闻占34%

5月3日,“北京青年报”发文《“魏则西事件”持续发酵 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暂时停诊》,文称:22岁的大学生魏则西,因患滑膜肉瘤于4月12日去世。他生前在求医过程中,通过百度搜索看到排名前列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因相信后者所推荐的“生物免疫疗法”,花费二十多万元后也并无明显效果。此事一经爆出,立刻引起了社会各界强烈的关注。

(2)报道百度三次回应魏则西事件的新闻占23%

5月3日,“新京报”发文《百度三次回应“魏则西”事件 律师称医院负主要责任》,文称:百度5月1日再次回应网友魏则西病逝事件,称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能高度重视,立即展开调查。

(3)报道三部委调查魏则西事件的新闻占18%

5月4日,“法制日报”发文《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武警后勤部对“魏则西事件”相关医院开展联合调查》,文称: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新闻发言人今天表示,近日“魏则西事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亦联合对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

(4)报道北京卫计委回应公立医院科室严禁外包的新闻占12%

5月3日,“人民网”发文《北京卫计委回应魏则西事件:公立医院科室不能对外承包经营》,文称:北京市卫计委有关负责人称,部队医院和地方医院是两套管理系统,按照管理权限,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履行对属地内的地方医院的监管责任,部队和武警系统由其体系内的卫生行政部门进行管理。国家卫生行政部门早就明确要求公立医院科室不能对外承包经营,如果发现地方医疗机构存在科室外包行为,市卫生计生委会严肃查处,也欢迎社会各界提供线索与投诉。

(5)报道中源协和因魏则西事件临时停牌的新闻占9%

5月3日,“新京报”发文《受累“魏则西事件” 中源协和临时停牌》,文称:近日,“魏则西事件”持续发酵,对莆田系及与莆田系相关的上市公司的影响显现。今日,中源协和临时停牌,称对相关事项进行核查。

(6)其他新闻占4%

5月3日,“法制网”发文《“魏则西事件”暴露竞价排名监管真空》,文称:现在问题的症结是,相关部门迟迟不对“百度推广”予以广告定性,即使百度发布了虚假医疗广告,也难以得到广告法的调整和查处。而在类似“莆田系”的金元攻势下,目前国内几乎所有搜索引擎都有不靠谱的医疗广告。这也就意味着,只要这个症结得不到解决,“魏则西”式的悲剧就难以避免再次发生。专家呼吁,期待借此事件之机,有关部门对此能尽快有个明确说法。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6年4月27日至2016年5月4日,网民关于“魏则西事件”的言论约137.6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质疑魏则西事件背后存在医疗乱象的言论占29%

5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头条新闻”:【魏则西之死 捅破“邪恶故事”的窗户纸】22岁的魏则西死于滑膜肉瘤,他的就医过程牵扯出百度竞价排名、莆田系、部队医院科室外包、监管漏洞各种医疗乱象。在百度搜索,排名领先的北京武警二院,拥有救命稻草般的技术——这个邪恶的骗局,让魏则西的最后一段生命更糟糕了一点。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1.9万次,影响面9365.58万人(图片来源:蚁坊软件舆情监测系统)

5月4日,“微信”用户“北京嘉承金信投资有限公司”发文《魏则西事件只是医疗乱象的冰山一角》,文称:魏则西之死是中国医疗市场乱象的缩影,莆田系和百度只不过是管制过度与管制不足同时存在导致的结果。中国的医疗之乱并不是从莆田开始的,也不是从有百度才开始的。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医院的违规违法就不绝如缕,只不过互联网出现以后,违规违法从线下搬到了线上,监管缺位和过度管制同时存在的负作用被放大了。我们要知道,这一乱象绝不是百度和莆田一家公司、一个协会的乱,而是整个行业普遍性的乱。

5月4日,“推特”用户“lixinyi”:通过百度这种竞价排名的搜索,表面是把病人引到部队医院,但实际上背后操作的是莆田系,而莆田系又没有亲自出面,老百姓因为相信部队,相信百度,也就大量的被骗来这边看病。魏则西之死不是被百度和莆田系联合绞杀,而是整个医疗环境的乱象导致。

(2)拷问百度竞价排名丧失企业良心的言论占25%

5月2日,“腾讯微博”用户“赵丽华”:如今百度排名前三各种广告,各种坑蒙拐骗!十多年前大学生孙志刚之死揭开了城市收容遣送制度之恶。如今魏则西之死揭开互联网垄断领域逐利之恶。总是靠死人,社会进步一点点。

5月3日,“新浪微博”用户“人民日报”:【人民日报评“魏则西事件”:丢掉责任,企业还能走多远】搜索引擎提供的信息,决定了搜索者的认知。尤其是,不同于一般的信息,医学信息与患者生命健康息息相关,更需规范、严谨。将“贴吧”卖给生意人更有利可图,开发“竞价排名”可坐地生财,问题是,如果挥霍信任、丢掉责任,企业还能走多远?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3845次,影响面6371.98万人(图片来源:蚁坊软件舆情监测系统)

5月4日,“微信”用户“DL花花”发文《葬送了魏则西的梦想,百度缘何成为众矢之的》,文称:魏则西的离开,点燃的不仅是人们对一个年轻生命陨落的同情,更是对医疗黑幕的憎恶,对商业化推广背后的仇恨。事件发生后,舆论的漩涡吞并了百度,公开的发声,背后也充斥着各种舆论的谩骂和抵制,各路媒体对百度推广的深扒,一时间让这样一个商业化的平台在公众面前变得赤裸无疑,社会的质疑与各种压力交织,带给百度的虽不是灭顶之灾,但也是一次巨大的舆论风暴,百度这个互联网巨头被压制得没有喘息的机会。一个良心企业崛起的力量,来源于什么?一个为亿万人民带来搜索便捷渠道的百度,每一个点击,背负的都是社会和人民的信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这个网络社会中,社会的信任就像是托起企业的水流,信任可以给你带来波涛滚滚让你成为商海的制高点,但是,信任的波涛也能成为吞并企业的浪潮,企业的小船,也是说翻就翻。

(3)认为医疗监管部门不作为的言论占22%

5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新京报”:【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

5月3日,“微信”用户“嘉实宝网”发文《“魏则西事件”暴露了哪些监管问题》,文称:近年来,随着国家对民营医疗机构从宽容到许可到鼓励,莆田系也进一步抓住机会转型升级,其中不乏亮点。但毕竟,医疗行业关乎人的生命,不能放任自流,监管不应仅仅止于出事后表态,而要在过程中强力介入,避免因为医疗机构疯狂的逐利行为而损害公共利益。这些年来,民众对医疗行业多有微词,而政府的努力多体现在扩大供给上,包括鼓励民营医院发展等,这固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疗资源紧张的情形,但若监管跟不上,则很可能又会造成鱼龙混杂、草菅人命的混乱局面。从这个意义上讲,魏则西事件既是类似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也是一次预警。

5月3日,“腾讯微博”用户“徐昕”:北京武警二院太恶了,莆田系民办医疗机构有问题,但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监管部门太坏了。讨论魏则西事件不要打错板子,应直指问题核心即监管失职,否则我们仍将成为下一个魏则西。更需深思的是:监管部门为什么那么坏?

(4)爆料“莆田系”罪恶医疗史的言论占11%

5月3日,“新浪微博”用户“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无论是外人抑或莆田系自己人,都有不少认为莆田系是带有原罪的,因为他们的发家就是病患的血汗钱铸就的。曾经他们努力的试图洗白,我们也盼望着他们从此会与众不同,可是呢?让我们从内部众多知情人去了解真实的莆田系医院内情。

5月3日,“新浪微博”用户“搜狐新闻”:【王海回忆打假“莆田系”18年】王海为首的几位职业打假人,回忆了18年来打假莆田系的往事:王海团队暗访莆田系医院时集体被“诊断”出淋病;更衣室做手术室;从手术到药都是假的;莆田系宴请卫生官员,歌舞团姑娘作陪;莆田医院派人停车场盯梢看车定“价位”。

5月3日,“腾讯微博”用户“中国之声”:【追问“则西之死“:莆田系医院是如何发家的?】“莆田系”,这个被贴满小广告、性病、不孕不育等标签的民营医院群体,已占领中国民营医院的80%市场。正进军高端连锁医院,但似乎也无法摆脱“游医”的原罪。发家模式可归纳为:皮肤病——性病——承包公立医院——开办民营医院。

(5)反思医疗市场化之殇的言论占8%

5月4日,“新浪微博”用户“人见人爱的肉唐僧”:我十年前写的宝帖,你们了解一下医疗行业的基本情况。近年来医疗市场化,医院有钱赚,床位数多了,有些医院就没生意。怎么办呢?允许民资进入,但不给发牌照,莆田人只好去承包科室。以牌照的形式形成行政垄断,坐地寻租,这是天朝特色,广泛存在于各行各业。这么多年,你们的智商有长进吗?

5月4日,“新浪微博”用户“尹国明”:莆田系现象,根源是医疗市场化,私人资本进入医疗体系只有盈利一个目的。不反对医疗市场化和医院私有化的控诉,是隔靴搔痒,属于无用的愤怒。不反思医疗市场化,医院私有化,没有莆田系,也会有其他系。被市场化玩坏的岂止医疗,教育和媒体哪个教训不深刻?

5月4日,“腾讯微博”用户“hal90”:莆田系医院作恶,并不是私立医院和医疗产业化造成的。相反,是市场化程度不够造成的。公权力一边不作为,一方面又把权力当资源,将牌照、监管政策等设租寻租,造成“逆淘汰”的市场环境,只有最没底线邪恶企业才能胜出!

(6)其他言论占5%

5月2日,“推特”用户“他乡异客”:这事本质并非百度和莆田,而是政府封锁谷歌造成百度事实上的垄断和信息封锁。实际只要一查谷歌就知道真相了,可魏则西硬是要病情恶化后,托美国朋友查谷歌才行。到底是谁在杀人。

5月3日,“推特”用户“落乔木”:魏则西的事情爆出来之后,搜了下东方医院换人工心脏手术的系列报道,可怕程度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躲过了搜索的虚假广告躲不过恶毒医院,在中国,总有一种死法适合你。

5月3日,“腾讯微博”用户“谈春平”:【中国军视网:任何人都不能以“魏则西事件”个案诋毁人民军队】“部队医院”不会,也不可能游离于中国军队管辖之外。连徐,郭这样的人都能被拿下,难道,清理医疗环境这样关乎人民生命的事情,中国军队还会藏着掖着吗?任何人都不能以“魏则西事件”个案,来诋毁和抹黑人民军队。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22%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78%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89.9%。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企业+媒体+其他+政府+网站+校园),总共占10.1%。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企业微博,这些微博给予了行业性的建议。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北京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上海和陕西。北京、上海的经济水平相对较高,各层面人群分布丰富,网民基数较大,网络普及率高,居民的网络交互较为频繁,故网民关注度较高。此外,魏则西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因此陕西网民对此事也较为关注。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iPhone6,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移动设备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近日,围绕魏则西离世的讨论成为了舆论圈的头条。身患罕见病滑膜肉瘤的大学生魏则西,在辗转多家医院求治不见好转之后,通过搜索引擎找到武警二院继续治疗,但在花光东凑西借的20多万元后,仍不幸离世。魏则西生前曾将他所受到的欺骗性搜索及治疗经历发在网上,引发了网民对百度竞价排名的再度热议,随着反思的深入,质疑的矛头不断扩大,正规医院的科室外包模式以及监管机构长期的不作为,皆成为了舆论责难的焦点。当真相被一层层剥开后,留给公众的不仅仅是愤怒,还有恐慌。魏则西走了,可谁能保证第二个“魏则西”不再出现?

魏则西及其家人所受到的伤害,并非只来自一个责任主体,也不能凭简单的“监管或审查失职”可以概括。

细想下来,百度再次身陷舆论漩涡并非偶然。早在今年1月初,百度因“卖吧”事件而广受质疑。本是病友们自助平台的贴吧,被百度卖掉,那些处于危境中的病友们痛失交流平台,甚至上当受骗。百度公司承认自己在商业化运营管理环节中存在漏洞,但在如何修正的问题上,百度给出的答案是模糊的。作为商人,追求经济效益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兼顾社会效益,只是如何做到两者的平衡和双赢,需要的不仅仅是企业对于社会的责任担当。

如若说以利为标准的百度竞价让医疗虚假广告有了可乘之机,那么,正规医院科室外包模式则注定了“魏则西”们的悲剧。媒体报道,主治魏则西的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早已外包给莆田系,莆田系医院的问题也曾遭到媒体的多次诟病。非法外包、监管缺失、虚假治疗、过度治疗、医疗欺诈,这些现象早已不是新闻,但为何依旧存在?这背后的弯弯道道,细数起来总归不过是资本与权力之间的“利益互动”,只是,参与其中的“资本”与“权力”范围太广,关系太过复杂,处理起来永远都是“剪不断,理还乱”。

监管部门的失职自不必说。百度推广引发的虚假广告侵害消费者的案例并不少见,医院科室外包导致的医疗欺诈事件不绝于耳。每每事情发生后,总会有相关监管部门站到媒体面前表明处理问题的立场和决心,但表决心的保质期总是有限,舆论热潮一过,一切照旧。无法否认的是,加强监管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一环。

媒体报道,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联合对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希望有关部门能真正有所触动,从根源上反思和改进工作,用实际行动来化解公众内心的恐慌。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六、外媒视角

通过对互联网上主流境外媒体有关“魏则西事件”的报道进行查看,发现主要报道来自“美国之音”、“纽约时报”、“BBC”、“德国之声”等媒体。相关报道如下: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6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