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四川师范大学杀人案
2016-04-28 浏览次数:1570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川师杀人分尸 川师杀人事件 川师杀人 芦海清

                                             

简介:2016年3月27日23时50分,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大一学生芦海清在成龙校区一宿舍学习室被室友杀害,医院认定,其系头颈离断伤致死。4月15日,四川师范大学和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称,犯罪嫌疑人滕某投案自首,目前已被警方刑拘。相关舆情量在4月19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4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取个名字真的难啊啊啊啊啊爆出川师杀人事件,由此,该事件渐渐浮现在公众面前。4月15日,校方和警方各自通过其官方微博对此事件做出回应,当晚被害人的哥哥芦海强在网上也发布了一条“声明”。随后几日,中国新闻网、北京晨报、苏北网、中国青年报等媒体都对此事件进行跟踪报道,引发网民持续关注。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6年3月27日至2016年4月26日,媒体关于“四川师范大学杀人案”的新闻报道约209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中国青年报、齐鲁网、腾讯网、中国网、东方网等网络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四川师范大学发生杀人案的新闻占52%

4月21日,“中国青年报”发文《四川师范大学杀人案 50刀砍死舍友割其头颅!凶手精神病?》,文称:3月27日,滕某外出一天,晚上11点40分回到宿舍,把芦海清叫到了宿舍旁边的学习室。3月28日零时17分,滕某跑回宿舍楼,称自己砍了人要求室友报警,并称不报警的话还要继续砍人。随后他又跑回案发地点,将自己反锁在学习室内,最后被接到报警赶来的民警控制后带走。成都航天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显示,芦海清因头颈离断伤死亡,死者身中50多刀,遗体缝合整容花了近2万元。

(2)报道警方要求死者哥哥写致歉书的新闻占21%

4月24日,“齐鲁网”发文《川师斩首杀人案调查:警方要求死者哥哥写致歉书》,文称:负责此案的成都市龙泉公安分局民警将芦海清的哥哥芦海强叫到公安局,他本以为能了解案件的进展,不料却被对方要求说明情况。原来,警方叫芦海强到公安局的原因,是因为他发表了弟弟遇害经过的微博,并附上了弟弟遇害的照片。警方要求芦海强向警方写一份致歉书,原因是他透露了案件的秘密。

(3)报道嫌犯母亲称其子有精神病的新闻占15%

4月22日,“腾讯网”发文《川师大杀人犯母亲:儿有精神病》,文称:滕某母亲讲述,独生儿子滕某小时候性格很外向,还比较调皮,喜欢足球、篮球,成长阶段也是很快乐的,但初中阶段突然患了“精神抑郁症”,经过了一段时间治疗有所好转,在白银一中高一期间还休学过一段时间,重新上学后孩子由外向性格变成了内向性格,变得比较沉默,胆子也比较小。

(4)报道案件起因于两人早有矛盾的新闻占9%

4月17日,“中国网”发文《四川师大杀人案:同宿舍楼学生称两人之前就有矛盾》,文称:据该学生听接近滕某和芦某的同学说,“两人之前就有矛盾,吵过架,不是因为一两件事。”“当时滕杀人后,回宿舍让其他室友报警,说如果不报警就继续砍人,他自己又回学习室反锁门,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

(5)其他新闻占3%

4月18日,“东方网”发文《川师大杀人案:别让“我弱我有理”绑架一切》,文称:诚然,四川师大杀人事件令许多人感到悲痛。有不少人反思学校教育,有不少人反思社会道德底线问题,但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亟待面对。触犯法律之后示弱,往往会获得不少同情,甚至让人陷入一种“我弱我有理”的怪圈之中。这种思路一旦蔓延开去,后果不堪设想,应该及时阻止。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6年3月27日至2016年4月26日,网民关于“四川师范大学杀人案”的言论约11.5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川师发生杀人案的言论占45%

4月15日,“新浪微博”用户“北京青年报”:【川师大学生遭室友“斩首”事件前后】3月27日晚上11点50分,正在宿舍玩电脑的大一学生芦海清被室友滕刚(化名)叫到了旁边的学习室,当人们再次见到芦海清的时候,他已经身首异处。直到18天后,芦海清的哥哥芦海强在网上发布了弟弟遇害的信息和细节。

4月16日,“腾讯微博”用户“北晚郭强”:这是今天看到的最毛骨悚然的标题:“川师大学生遭室友‘斩首’事件前后”。昨天下午,成都警方通报3月27日晚11点50分,该校学生滕某用菜刀将同寝室同学芦某杀死,随后投案自首,两人此前曾因生活琐事发生矛盾。犯罪嫌疑人滕某铺好被刑拘。

4月24日,“新浪微博”用户“山东卫视调查”:【川师杀人案警方让记者“滚远点”!】3月28日,四川师范大学学生滕刚(化名)将同宿舍室友芦海清砍杀50多刀,并将头颅割下,事情一出舆论一片哗然!山东卫视《调查》记者更是在事发后及时赶到了出事地点并对事件进行了采访报道,令人不解的是负责此案的成都市龙泉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员居然要求被害人的哥哥给自己“道歉”,还让前去采访的记者“滚远点”!

(2)认为精神病不应成为脱罪理由的言论占21%

4月18日,“微信”用户“邢州观察”发文《川师大命案嫌犯的“精神病”,是种什么病?》,文称:凶嫌家属在舆论哗然的情况下,声称凶嫌有精神病,有过两次自杀史。按照法律相关规定,哪怕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也仅仅在犯罪行为发生时处于发病期才有可能减轻或免责。如果犯罪行为发生时,行为人并未处于发病期,或者即使处于发病期、但没有证据表明行为人的行为不受意识控制,那么就构不成减轻或免责的法律要件。至于凶嫌是否可能在案发时正好处于精神病发病期,就需要通过及时公布的案情细节,以及透明公正的司法精神鉴定来予以澄清。不公布案情细节,缺乏透明公正的司法精神鉴定,什么样的鉴定书不能“炮制”出来?

4月21日,“新浪微博”用户“蓝蕈子”:虽然川师算不上什么牛逼哄哄的学校,在四川还是算不错的学校。但是,一个精神病居然都考上了,呵呵,这让多少没考上的莘莘学子情何以堪?想靠这样的扯淡来脱罪?这样侮辱大众智商真的好吗?

4月26日,“腾讯微博”用户“果児”:从南京宝马车撞死人不负刑责,川师大杀人案凶手也爆出有精神病史后,这几天各大医院天天排起长队,一打听都是来办间歇性精神病证明的,说现在开车上路必带三证:驾驶证、行驶证和间歇精神病证。隔壁老王花了三万办了个,就把这个证戴在脖子上,现在同事对他客气,邻居也礼貌!

(3)表达对警方不满情绪的言论占17%

4月23日,“新浪微博”用户“何樂樂樂”:没素质的警方是收了多大的好处?这么大的刑事案件四川媒体没一家敢报道,到底凶手是怎样的背景可以让这么多的帮凶帮着他们?

4月25日,“腾讯微博”用户“音乐兄弟”:龙泉警方精神也产生问题了?!司法公正在此地也许只是阳奉阴违而已。上级公安司法应介入,依法追责彰显公平正义!

4月26日,“新浪微博”用户“世间的繁华已不在乎”:公安局要求死者哥哥致歉,并把记者赶出公安局。这一做法不得不让人怀疑公安局是否收了学校和杀人家属的贿赂的可能。身正不怕影子歪,公安局民警显得心里有鬼,死者哥哥不通过媒体怎么能讨要公道?!

(4)质疑司法公正的言论占14%

4月21日,“新浪微博”用户“SunnyTimeSunnyU”:网上传川师杀人凶手父母是监狱工作人员!身为执法人员,更应该清楚知道这是死罪!如果现在还能一手遮天,中国穷人都得死!

4月25日,“新浪微博”用户“Meixuan-Li”:大家对比下前不久发生的川师恶性杀人案!看看这就是背景不同!待遇不同的真实写照!川师杀人凶手到现在都还没定罪!

4月26日,“腾讯微博”用户“水朝斌”:妈的!国家成立公安局是给有钱有势壮威的,不是给百姓明是非的!要它何用?杀人者怎没把“它”们给杀了,看它们怎写致歉书。

(5)其他言论占3%

4月20日,“腾讯微博”用户“今日文传”:【川师血案,晒遗体与国家秘密何干龇牙】四川师范大学“遭斩首”学生芦海清的哥哥芦海强告诉记者,他被成都市龙泉驿区刑警大队的工作人员要求就微博上晒出弟弟“身首异处”的照片而致歉,因为这涉嫌泄露国家秘密,属于违法行为,同时要求他提供微博的账号和密码。

4月20日,“腾讯微博”用户“德克萨斯游骑兵”:在网络游戏里打打杀杀久了,自然就延续到了生活里。特别是学生的网游成瘾者,处理纠纷都是会想怎么灭了别人!只不过有的是嘴说!而这位,来了真的!悲剧!

4月21日,“新浪微博”用户“大酱果子”:看了川师的一群圣母队在为他们学校推卸责任的事辩解,不停的删除网友评论,这样的学校,这样的教书育人也是没谁了。都低下你的头看看自己的心还在不在吧,缺心的腿子们。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21.5%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78.5%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4.9%。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其他+企业+政府+媒体+校园+网站),总共占5.1%。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其他微博,这些微博在事件发展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四川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重庆陕西。四川作为案件的发生地,故而吸引了当地网民的高度关注。此外,由于重庆与陕西在地理位置上与四川的接近性,因此网民的关注度也较高。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iPhone6,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移动设备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3月27日,四川师范大学校园内,因生活琐事,大一学生滕刚将舍友芦海清杀害,案发后,涉事者被刑事拘留。现实中,他们的生活充满交集,理应互助关爱:同是甘肃白银人,都是21岁,在同一年以相同的名次考入四川师范大学,被分到同一间宿舍。一起命案,伤害的不仅是两个积弱的家庭,更唤起了公众对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缺失的担忧。

连同芦海清的生命一起消失的,是两个人梦想的彻底破碎。亲近滕刚的几个亲友都曾觉察出他的精神“脆弱”,但死者家属显然对“精神问题”致其行凶无法接受。其实,四川师范大学在每年新生入学时都会给所有新生做心理普查,问题严重者,学校会让心理辅导老师做出干预和预警,有时会去医院做鉴定,但这并未阻止类似事件的发生。

悲剧理应唤起反思,它粗暴地反映了生命价值的被漠视与被冷落。虽然再健全的心理教育也不能让每个人都做到妥善处理各种人际与社会关系,但作为教书育人的地方,校园应当具备比其他场所更加严密的危机防范和应对机制。

我们对心理健康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和社会的文明发展并不匹配,有些孩子的内心世界过于苍白与空虚,这不仅仅需要高校的努力,更需要从中小学,尤其是从家庭教育上抓起,形成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健康氛围。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6年4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