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时薪过万在线教师收入超网红
2016-04-05 浏览次数:296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时薪过万  有偿辅导  在线辅导  网络授课  南京教育局  在线老师  网红  猿辅导  在线教师  王羽

                                             

简介:近日,一张在线教师王羽的课程清单走红微信朋友圈,令人意外的是其时薪高达18842元,直超当下火热的网络女主播。2016年3月26日,南京市教育局一位负责人通过央广网记者发言,认为根据规定“线上辅导”应被禁止。3月28日,王羽老师授课所在平台猿辅导发表声明称官方应对在线辅导进行鼓励。相关舆情量在3月28日达到高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6年3月26日,微信朋友圈流传在线辅导老师王羽的课程清单,经计算,王羽老师一小时收入万元,该事件很快也被传播到微博等社交平台上。3月26日,《金陵晚报》、央广网对此进行报道,南京市教育局一位负责人通过央广网表示,在线辅导应禁止,随后凤凰网、腾讯网、网易网等多家网站对此进行转载报道。3月28日,猿辅导就官方将禁止老师在线授课作出回应,对南京市教育局“应禁止老师进行在线辅导”的说法感到遗憾,相关舆情热度随之达到顶峰。3月29日,新华网、央视《新闻1+1》等媒体都对此事件进行相关评论,引发网民持续热议。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6年3月26日至2016年3月30日,媒体关于“时薪过万在线教师收入超网红”的新闻报道约194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光明网、京华时报、河北新闻网、界面网等网络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在线教师收入超网红的新闻占28%

3月28日,“光明网”发文《在线教师 一小时挣万元超网红》,文称:近日,微信朋友圈里晒出了一张在线辅导老师王羽的课程清单,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扣除20%的在线平台分成后,王羽老师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这个薪资甚至超过当下火热的网络女主播。

(2)报道教育部门相关回应的新闻占22%

3月28日,“京华时报”发文《在线辅导教师“时薪万元” 南京教育局表示属校外兼职应被禁止》,文称:一小时收入18842元,在线辅导教师收入超网红?”最近,该消息在网上引发关注。对此,南京市教育局一位负责人表示,“线上辅导”虽是新生事物,但属于校外兼职,应被禁止。

(3)报道反思当下教育问题的新闻占18%

3月28日,“河北新闻网”发文《“在线教师”贵过网红谁当反思?》,文称:最值得反思的是,当社会机构创新出“在线教师”有偿服务,公立学校的课外辅导却仍停留在“自习室阶段”。除了赚钱而备受诟病的“家校通”算是搭上了信息化的班车,为什么时间与精力都够得上的各级学校,不肯在信息化教育中往前多走一步?试想,如果每个学校的优秀教师都能在网上义务为该校学生提供适度的在线辅导,家长和学生又何苦在千万个培训机构面前眼花缭乱而选择困难?

(4)报道在线教师的高薪应得到认可的新闻占15%

3月30日,“界面网”发文《在线教师收入超网红?理所应当!》,文称:在线老师配得上这么高的收入吗?在线老师是依靠自己的授课技巧和口碑来获得学生的青睐,挣得越高,说明越受学生欢迎。这是很见功底的,既需要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又需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授课技巧,无法投机取巧。能挣到很高工资的老师,无疑是优秀的,至少是让学生满意的。既然学生满意,就值这个价。

(5)报道建议对在线教育进行规范的新闻占10%

3月29日,“西宁晚报”发文《在线教师时薪过万或有隐忧》,文称:首都师范大学教育技术系副教授方海光建议:一方面国家应当制定专门的行业标准和评估办法,将网校的准入门槛、师资力量和授课纲要等内容都纳入到监管范围之内,推动其健康、规范、稳定发展;另一方面,“网校”应从完善教育质量的角度出发,避免对教师进行类似“造星式”的过度包装,在公司盈利和教育情怀之间找到平衡点,保证教育质量。

(6)其他新闻占7%

3月30日,“半岛网”发文《教师对“在线教育”应有取舍》,文称: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在职教师如果选择在线教育赚大钱,势必会或多或少地影响线下课堂的教学质量,这对讲台下的学生来说无疑也是一种不公。因此,教育工作者在网络吸金和公职身份之间应该有所取舍,要么专心在学校里教书育人,要么辞去公职投身市场化教育机构,尽情体验网络教育市场的酸甜苦辣。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6年3月26日至2016年3月30日,网民关于“时薪过万在线教师收入超网红”的言论约3.46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在线教师收入时薪过万的言论占38%

3月26日,“推特”用户“新华网”:“在线辅导”教师薪资超网红?在某在线辅导平台做兼职的南大物理系在读博士陈先生告诉记者,他知道一位老师一小时收入超4万,而在南京某高校从事英语教学8年的靳老师说,她兼职两个多月,挣得比本职工作多得多。

3月29日,“新浪微博”用户“澎湃新闻”:【对话时薪一万八在线授课教师:月入二十万,睁眼到闭眼一直忙】28日,“天价教师”王羽受访时表示:现在自己最高时薪为25000元,“这个月收入二十多万元”。王羽称:一小时课程通常需30小时备课,线上上课压力很大,要持续放干货维持课堂精彩程度,让主动性不强的学生也愿听。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2594次,影响面1366.83万人(图片来源:蚁坊软件舆情监测系统)

3月30日,“腾讯微博”用户“毛毛熊熊大火”:最近,微信朋友圈流传着一张在线辅导老师的课程清单: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据透露,扣除20%的在线平台分成后,该老师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

(2)讨论在线授课是否应禁止的言论占29%

3月27日,“新浪微博”用户“头条新闻”:【在线教师1小时挣万元收入超网红 官方:应禁止】最近“一小时收入18842元,在线辅导教师收入超网红”的消息引发关注。据调查,网传高收入是真的,但是少数,也有老师一小时收入不到10元。南京教育局一位负责人称,兼职“线上辅导”属在校外机构兼职获取报酬,是被禁止的。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2009次,影响面5901.93万人(图片来源:蚁坊软件舆情监测系统)

3月28日,“腾讯微博”用户“身边活雷锋”:在线教师1小时挣万元收入超网红,应不应该禁止?“在线老师”作为“互联网+教育”的新生事物,不应简单一禁了之,将其扼杀在摇篮里。因为,“在线老师”辅导与线下辅导有本质的区别。只要适当加以规范引导,线下辅导的问题基本不复存在。

3月29日,“腾讯微博”用户“扶军生”:教师想提高自己的收入,只能通过合法正当的途径,比如到市场化的社会教育机构任职。但如果既留恋公办学校的位子,又向往在线辅导的高收入,这样脚踏两只船,一心二用,甚至因线上辅导而荒废“主业”,显然是不行的。

(3)呼吁政府提升市场管理能力的言论占12%

3月28日,“新浪微博”用户“Stanford于洋”:智力支持资源严重不足束缚了我国政府管制升级的能力,而这是市场化改革和新技术市场形成的最大障碍。有偿补课早已造成教师不认真上课以强迫学生额外补课了,但简单禁止根本无法解决,管制升级要的是充足智力支撑的精确精准精细和精致化,这才供给侧改革的要义。

3月29日,“腾讯微博”用户“胡三省”:世上有掩耳盗铃和鸵鸟躲头露身的说法。不知今日在教辅市场情况应如何叙述?如果硬禁禁不住,倒不如公开以加强监督,保持质量不误人骗人。

3月29日,“新浪微博”用户“天灵灵哟地灵灵”:市场经济只要老师没违反师德,传道授业有什么不可,家长还省钱了,政府做的就是加强监管而不是一味的禁。

(4)反思传统教育体制受冲击的言论占10%

3月29日,“新浪微博”用户“蹇Mr”:挣钱多少是人家的本事,无须眼馋,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问题是网络教学对传统课堂的冲击将会产生什么?基础教育的方向在哪里?也许知识的课堂以后在网络,人文教育的情怀在课堂在社会!技术倒逼教育,教育将何去何从?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3月29日,“腾讯微博”用户“稻田的守望”:优质老师在线授课这项工作规范好,就会惠及奋战高考的全国高中生统一优质老师资源网络教学,使得全国统一高考,统一分数线招生,成全公平的可能。就不存在北大就是太多北京考生的北大。即400分北京考生能上北大,而500分江苏考生与北大无缘,设计人为不公平。

3月30日,“微信”用户“丰讯”发文《“在线教师”路在何方?》,文称:目前在线辅导的红火,从根本上说,还是因为社会存在旺盛的补课需求。而这需要改革升学考试评价制度才能有效治理。在治理有偿补课上,目前的问题是:要求教师履行不兼职责任,与没有国家教育公务员制度支撑分离;要求学校推进素质教育,与升学考试制度制造应试教育分离。治理教师补课、减轻学生的负担,必须消除这种分离,理顺治理的逻辑。

(5)呼吁政府重视民意的言论占6%

3月28日,“新浪微博”用户“monk-2001”:看了看评论我放心了,官方非要逆民意而行,强行禁止这种利国利民的创新,就是在自掘坟墓。

3月29日,“新浪微博”用户“舒中胜”:有了王老师这样的例子,跃跃欲试的老师会更多。怎么办呢?和出租车改革、网约车规范一样,堵不如疏,禁不如管。到底怎么疏,怎么管,我觉得可以公开讨论,最广泛地征求民意。唯有如此,我们才有可能找到最大公约数。值得注意的是,当在线辅导老师的小时收入过万元时,它真的已经涉税了。

3月30日,“新浪微博”用户“第五因”:面对互联网的浪潮,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因势利导而不是出于惯性思维的举红牌。要借助互联网让优质的教学资源能够受惠于更多的民众,而不是关起门来,用各种规矩把教师像树一样拴住某个学校。

(6)其他言论占5%

3月28日,“新浪微博”用户“MADAO叽桑”:教育部门为了遏制教师通过网络获得高收入,而忽视教育欠发达地区学生获得的收益,这种因噎废食的作为也是醉了。日常工作中,各种条条框框束缚着我们,我不否认强制性的高压政策可以有力打击教师的错误或者违法行为,但更多的是压抑了教师的积极主动性。

3月29日,“腾讯微博”用户“祥云居”:讨论一个问题是想寻求一个解决或实施的办法。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关注的应该是这一现象在现实存在的利弊,对现实社会是否有用,是否会产生不良影响而不是收入多少。如果是利大于弊的,就应该研究它以什么方式存在,用什么方法最大限度地克服弊。如果把焦点放在收入上讨论就只能是八卦新闻毫无建设意义。

3月30日,“腾讯微博”用户“湖南株洲花石仔”:【对话时薪1.8万在线教师:月入20万,睁眼上课到闭眼】虽然应试教育把中国几代人变成几乎不能体力劳动而且鄙视体力劳动者的混混,但因为应试教育是教育官员的金矿,补课发资料等手段能捞到源源不断的真金白银供家人移民,小孩从小留学欧美,且以基础教育强于欧美为由拒绝改革。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31.9%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68.1%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88.7%。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政府+媒体+其他+企业+网站+校园+团体),总共占11.3%。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媒体微博,这些微博对事件进展及处理情况进行了实时传播。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北京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上海湖北。北京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故网民对该话题关注度较高。此外,上海经济文化发展程度高,所以网民比较关注。湖北是国内教育行业发展大省,因此网民对该事件也有较高的关注度。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微博weibo.com,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传统的电脑设备依旧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则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最近一条《在线教师1小时挣万元,收入超网红》的信息迅速传播,使在线辅导教师现在几乎成了和网红同样受关注的职业,引发社会关注,也引发了公办在职教师参与在线培训是否合适的争议。

有人指出,在线辅导实际上是变相的有偿补课,《教育法》明确禁止有偿补课,因此这是违规行为。而且在职的教师兼职做这件事,等于是一方面留恋学校的稳定,一方面又要拿市场化的高薪,这种心理会影响教师正常教学活动的稳定,对教育事业来说是一种危害。也有人认为,整体而言,“在线教师”这一新鲜事物带来的是正面效应,它盘活了现有师资力量,让更多人的有机会享受优质的教学资源,而且“在线教师”贡献的是自己的智慧,付费者与“在线教师”你情我愿,没什么值得非议的。

利用网络平台在线教学,与曾经的电视教学类似,每位学生花上几元钱就能通过互联网直接观看聆听老师的授课,只要老师授课水平技巧足以吸引更多的学生在线,授课老师也能获得不菲的收入。对于众多学生家长来说,在线教学不但学费相对较低而且最重要的是有充分选择老师的权利,听不明白能在线直接提问,甚至还可以大胆“吐槽”,从这个角度来看,在线教学辅导不但老师可以得实惠,学生很受益,还能减轻不少家庭的教育成本。

任何事物都具有它的两面性,趋利避害才是聪明的选择。互联网时代,在线辅导、在线医疗等已不陌生,这些新生事物越来越被公众接受,成为新的生活方式。“在线老师”作为“互联网+教育”的新生事物,不应简单的就决定将其一禁了之扼杀在摇篮里。在当前大数据的时代,线上辅导的方法更有利于实现教育资源共享,只要适当加以规范引导,依然可以在依法规范的前提下,允许“在线老师”业余为学生服务,为教育事业贡献力量。这也需要政府部门的努力,及时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如严禁工作日期间开展“在线辅导”活动,避免影响正常教学、严禁收费过高,以免影响普通收入的学生家庭等。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2016年3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