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快播涉黄案开庭
2016-01-14 浏览次数:349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快播  播放器  涉黄  庭审  王欣  吴铭  张克东  牛文举

                                             

简介:2016年1月7日,深圳快播公司涉黄案在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面对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指控,王欣和快播3名高层均否认控罪,庭审内容经媒体报道,立刻引发舆论热议,“快播涉黄案”庭审结果也成为媒体和网民关注的焦点。相关舆情量在1月8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6年1月7日,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快播公司及4名高管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自2013年快播被查封后,快播涉黄一事就已经引起广大媒体网民的关注,此次庭审过程被媒体报道后,瞬间引爆舆论,各种言论在网络疯传,1月8日,庭审结束,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建议对王欣量刑10年以上有期徒刑,此案将择期宣判,媒体和网民将持续关注。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6年1月7日至2016年1月13日,媒体关于“快播涉黄案开庭”的新闻报道约1.15万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北京晨报、搜狐、北京日报、澎湃新闻网等网络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快播案控辩双方进行激烈辩论的新闻占29%

2016年1月9日,“北京晨报”发文《快播涉黄案继续审理 控辩争论视频鉴定公司资格》,文称:8日,昨天,海淀法院继续开庭审理快播涉黄一案,庭上公诉机关出具了多份证据,包括对涉案服务器内电子证据的提取和勘验过程、鉴定视频文件的内容及数量等。对此快播方辩护人均提出了异议。双方唇枪舌剑,庭审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庭审结束后,审判长宣布将择日宣判该案。

(2)报道乐视举报快播的新闻占22%

2016年1月9日,“中国网”发文《网传因乐视举报快播 昨日乐事贴吧被爆》,文称:因网传是乐视举报快播,导致昨日乐事贴吧和乐视贴吧均被爆。随后,乐视否认举报快播,并微博发布声明。微博中,乐视否认举报快播自称窦娥,并表示连累了薯片乐事贴吧被爆。

(3)盘点快播案王欣庭审语录的新闻占21%

2016年1月9日,“搜狐网”发文《快播王欣庭审精彩语录 “手撕”公诉人》,文称:庭审现场,快播CEO王欣认为,公诉人的指控是不正确的,快播公司和个人都不构成犯罪。对指控事实也有意见,王欣称,快播是不具备传播属性的,也不提供内容给网民。此事也引发了广大网友的激烈讨论,而王欣在庭审期间的精彩语录也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

(4)报道快播案促进中国网络法治化的新闻占13%

2016年1月13日,“北京日报”发文《快播案启示“互联网+”首先必须加法治》,文称:快播涉黄案之所以被冠以“2016年互联网第一案”,其价值显然不在于那些看似精彩的辩词和引人发笑的段子。从法治的视角切入,以法治思维审视案件当中所呈现出的现实问题和司法实践,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诚然技术本身并无原罪,但使用技术却要遵守法律的底线和道德的操守。“互联网+”也好,其他的“技术+”也罢,首先要“+”的都应是法律,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

(5)评论快播案是否应得到掌声的新闻占8%

2016年1月13日,“中国青年网”发文《快播获得掌声一片也改变不了涉嫌犯罪》,文称:在当今“法治中国”的建设语境下,禁止淫秽音像制品的公开传播已经具备充分的法律基础,法律理所应当成为判断某种行为是否具备合法性的依据。近日,快播涉黄案的庭审直播引发舆论高度关注,王欣及其辩护人在庭审现场的自我辩护赢得掌声一片。在笔者看来,“快播无罪”的呼喊声已经偏离了案件本身,不少网民的目光被刷爆“两微一端”的“精彩”段子所吸引,互掐的快感远远胜过了对公平正义的维护热情。

(6)其他新闻占7%

2016年1月12日,“澎湃新闻网”发文《中国人的性观念“黑”历史》,文称:快播案的庭审直播,让网友们真切看到了福柯所说的这种权力对私人生活的闯入和控制,而除了发发弹幕之外,无能为力。王欣成为网络焦点的关键在于,他并不想做一个福柯在《规训与惩罚》中说到的那种“柔顺的肉体”。科技哲学家拉图尔说过,我们从未现代过,从快播案来看,我们甚至还没有光着屁股跑的先秦时代来得智慧和豁达。因此,王欣在这个尚未现代化的时光里,因为一桩“网络淫秽”案成为了一代网红。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6年1月7日至2016年1月13日,网民关于“快播涉黄案开庭”的言论约154.97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认为快播案辩论内容精彩的言论占30%

2016年1月8日,“新浪微博”用户“八卦_我实在是太CJ了”:这2天跟进了快播庭审,王欣和其辩护律师团真的好厉害,强力嘴炮,金句百出。“技术本身并不可耻”,“天天都能收到诈骗短信,为什么中国移动不转型”,“不能因为有人用菜刀杀人了,就说菜刀公司有罪”。完全吊打公诉人,呛得对方哑口无言。无论结果如何,这个审判都会在互联网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11.95万次,影响面5938万人(图片来源:蚁坊软件舆情监测系统)

2016年1月11日,“腾讯微博”用户“四川教育”:这两天,刷爆微信朋友圈的莫过于快播案庭审了。法庭辩论是庭审最为精彩的环节,持续3个小时,包括公诉方、辩护人相互交锋,被告人王欣也在法庭上通过打比方、做联想的方式来表示自己和快播均无罪。2016年中国互联网开年第一案会是这样的开局。

2016年1月11日,“微信”用户“金辉富通”发文《快播案辩方辩词逆天 手撕公诉方》,文称:快播案件的审理,无疑是互联网的大事件之一,由于其关注人数众多,还在网上公开了审判过程。快播的辩方展示出一种碾压姿态,而他们的许多辩词也让众多网友觉得津津乐道、喜闻乐见。

(2)认为快播CEO王欣无罪的言论占22%

2016年1月8日,“新浪微博”用户“假装在纽约”发起了对于快播是否有罪的投票,在6万参与人中,91.5%的网友认为“快播没有罪”。以下为微博投票截图:

2016年1月8日,“新浪微博”用户“于建嵘”:看了快播的庭审直播,我认为,快播无罪。就如,有人用收音机听了“敌台”,收音机制造者无罪。

如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4005次,影响面4565.59万人(图片来源:蚁坊软件舆情监测系统)

2016年1月9日,“腾讯微博”用户“韩雨亭”:看了快播的庭审直播,犹如年度大戏,根据双方陈词,我认为,快播无罪。有人用DVD看了不雅内容,不能说DVD制造者有罪。仅从目前庭审记录而言,公诉人的举证明显不足,如果按其观点,多家视频播放器均存在相似情况。即便快播屏蔽不严,也只能是道德范畴。

(3)炮轰公诉人不专业的言论占19%

2016年1月8日,“新浪微博”用户“听故事的肥猫”:看完直播发现整个庭审就一扯蛋,公诉人基本常识都没有,居然就敢去定别人的罪,居然还十六年往上最高无期,这要是判了有罪,大家回头都去告腾讯好了,就用今天庭审公诉人的标准,马化腾够枪毙一百次的了。

2016年1月12日,“微信”用户“互联网情报网”发文《快播到底做错了什么?》,文称:作为公诉人,技术上面的问题是你的短板,你说你对案件下点功夫,找技术员问问技术上面的问题,也不至于被打脸打成这样。一个国家顶级水平的法院、一场精彩的法庭辩论、一群小丑们蹩脚的表演、一次互联网科技与社会法制的碰撞、开庭到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嘲笑公诉人,高达91%的舆论都是倾向于快播,大家都在说中国XX人员的无知XX的黑暗,这样的舆论导向让人不寒而栗。

2016年1月13日,“新浪微博”用户“华迪陈初仁”:继续关注快播事件及快播事件所引申开来的事实:公诉人不敬业不专业不用功不用心做事情的表现让同胞们极其担心公务员这个团队,在维护国家利益上如何和美国竞争?如何和俄罗斯竞争?如果是不敬业不用功不用心,就很危险!

(4)认为快播传播黄色内容有罪的言论占15%

2016年1月9日,“新浪微博”用户“夕夕成结”:快播以前的大部分用户都是冲着黄去的,他是黄色工具名声在外。这次公诉人水平不行,但是快播的违法事实是不容否定的。

2016年1月10日,“新浪微博”用户“手机用户3931900651”:大家难道忘了中国屈辱的近代史了吗?第一次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鸦片对中国老百姓的毒害是如何之深!黄赌毒这三样是查一起必须办一起。快播说技术本身无错!这个问题必须辩证的来看待,你快播拿着视频编解码和网络技术来传播黄色内容,盗版内容。还要把全国网民往阴沟里带!

2016年1月10日,“腾讯微博”用户“王佳”:这些为快播叫冤叫好的人,完全就是喷子,首先我国法律明文规定禁止制作传播淫秽视频,快播在明知道自己的平台在传播这些视频,故于收益不加以制止,这就是在传播淫秽视频,就是违法,快播禁用前,上网看淫秽视频的十之八九都上快播,这对整个互联网环境的影响有多大,你们这些喷子不清楚吗?

(5)质疑快播案审理不公的言论占9%

2016年1月7日,“新浪微博”用户“鹏媒体赵鹏”:快播公司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庭审直播真是一场另类普法活动,让公众见识到中国司法审判及公诉人员水平之低;让公众认识到中国的法律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让每一家互联网公司都如覆薄冰,噤若寒蝉;让公众怀疑到中国法治的公正性,法律不再是惩治罪恶的保障,而是打击迫害的手段。

2016年1月8日,“推特”用户“零零发”:快播这个案子直播真的挺有意义的。我无法替法官作出判罚,但是直播过程中显示出来的国家司法机构,主要是检察院,在有关互联网技术方面的无知和愚蠢,令人无语。不直播也就罢了,直播以后,全世界人民都看到了公诉方的逻辑错漏百出。怎么办?难道说一句“叫你丫不戴帽子”就给王欣判了?

2016年1月12日,“腾讯微博”用户“leo”:中国许多公诉案件,都存在着一个问题,就是受到了太多“国家机关”的干涉,这干扰了法律机关的“独立性”、“公正性”!一个快播案,政府的很多机关都在“发声”,似乎表现出“快播必须有罪”的高压态势!法律是客观的,不能主观上就认定快播有罪,带着偏见去审理。对于被告人,明显是不公平的。

(6)其他言论占5%

2016年1月8日,“新浪微博”用户“TONY_MS”:这绝对是互联网和法制史上重要一笔。此案公开审理广受社会关注,照目前看控方举证牵强被动挨打,若法庭仍然判定快播有罪则是对依法治国的打脸;若快播无罪则是对政府扫黄打非的一次打击和面子的重大伤害。所以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2016年1月10日,“腾讯微博”用户“曹建海”:在快播案件庭审未判之前,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今日纷纷发表贬损被告和辩护团队的文章,明显属于引导舆论、干预司法。如此肆无忌惮摧毁领导人口中的“依法治国”,一点儿脸皮都不要了!是谁在背后指使他们呢?

2016年1月13日,“新浪微博”用户“如皋-乐极生”:我认为说快播有罪既无确凿事实依据,又无明确法律依据。硬扣一个明知就能定罪?应该参照辛普森案放人,除非王欣自己承认明知。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15.9%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84.1%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3.9%。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其他+企业+政府+媒体+网站),总共占6.1%。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其他微博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上海的网民对事件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四川江苏。上海的经济水平相对较高,各层面的人群分布丰富,居民的网络信息交互频繁,故网民关注度较高。此外,由于四川参与传播此事件的人数较多,江苏的网民规模和互联网普及率较高,因此网民关注度也较高。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微博weibo.com,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传统的电脑设备仍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则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2016年1月7日,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案在海淀法院开庭,此案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庭审直播引爆舆论,有人力挺快播,认为“技术无罪”;有人聚焦庭审,觉得公诉机关表现不够专业;还有一些忙于编织各种段子取乐。至此,该案被冠以“2016年互联网第一案”。

通过快播案,民众可以看到,司法是允许人说话的,允许被告方充分解释、辩护,同时,司法还是公开坦荡的。无论是控辩双方的精彩交锋,还是网络直播的司法公开,都足以让快播案成为司法史上一个标志性案件。长远而言,本次庭审已经成为一扇窗户,成为了一次契机,更让公众感知到程序正义、无罪推定、司法公开等法治理念,不失为一场生动法治宣传课。

另外只为快播案庭审中的各种“金句”拍手称快,全然不顾那些辩词在逻辑和法理上能否自洽,情绪化、段子化的言论似乎有点超出正常范围了。有些组织和个人带有明显倾向的发言,还值得商榷。对于司法案件的讨论,最终还是要回归法律本身,因为互联网也不是无序社会,法律依然是黑暗中的星辰、航行中的灯塔。快播案之所以产生诸多争议,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当前互联网领域的立法不尽完善。此案足以警示政府,在享受互联网这种新兴产业发展带来的利益的同时,也要及时完善相关规则,尤其是立法不能滞后,对其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进行防范。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六、外媒视角

通过对互联网上主流境外媒体有关“快播涉黄案”的报道进行查看,发现主要报道来自“美国之音”、“金融时报”、“德国之声”、“法广”等媒体。相关报道如下:

(结束)

2016年1月13日

鹰眼舆情观察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