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邓亚萍任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2015-12-25 浏览次数:385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邓亚萍  中国政法大学  兼职教授  杨玉圣  徐恒  方流芳

                                             

(邓亚萍受聘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简介:2015年12月2日,中国政法大学聘任邓亚萍为该校兼职教授。12月5日,此消息一经媒体报道立刻引发舆论热议,一些法大校友和网民对邓亚萍任职法大教授提出质疑。面对舆论的质疑,中国政法大学回应称聘请邓亚萍为兼职教授符合聘任规定中的条件和程序。相关舆论量在12月7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5年12月2日,中国政法大学举行邓亚萍受聘该校兼职教授的仪式。12月5日,认证为法制媒体记者的腾讯微博用户@王镡发布了该消息,引发部分网民关注。随后,新浪微博名人@吴铭、@罗亚蒙等相继传播了该信息,事件舆情热度开始上升。当晚,澎湃新闻报道了“邓亚萍受聘于中国政法大学”一事,并被多家网媒转载,引发较大的争议与影响。针对该校师生及网民的质疑,中国政法大学于12月6日、7日两次作出回应,中国新闻网等媒体作跟踪报道,网民则对此保持持续关注。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5年12月2日至2015年12月24日,媒体关于“邓亚萍任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的新闻报道约306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中国新闻网、新京报、齐鲁晚报、法制晚报、财经网等网络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法大聘邓亚萍为兼职教授遭质疑的新闻占32%

12月7日,“中国新闻网”发文《邓亚萍在热议中兼职教授 引发校友和网友质疑》,文称:乒乓球世界冠军、奥运冠军邓亚萍,上周被中国政法大学聘请为兼职教授。此事一经披露立刻引发社会关注,一些法大校友和网友对邓亚萍任职法大提出质疑。

(2)报道法大回应聘邓亚萍为兼职教授的新闻占26%

12月8日,“新京报”发文《法大:邓亚萍聘期3年 不收任何报酬》,文称:对于聘任邓亚萍为兼职教授所引发的争议,昨天中国政法大学给出最新回应,称邓亚萍被聘任为该校体育教学部兼职教授,聘期为3年,不收取任何报酬,聘任与审批程序符合规定。

(3)反思高校聘任兼职教授制度的新闻占21%

12月10日,“齐鲁晚报”发文《聘邓亚萍兼职教授为何不妥》,文称:值得反思的是,国家理当为高校留足教学科研的自主空间,但一些高校聘任兼职教授的制度,本身折射出很多的行政化因素。例如中国政法大学聘请邓亚萍的决定最终是由人事处审核通过。缺乏学术机构的中立性审查,便很难保障受聘者的学术水平和教学科研资质,而这也恰恰反映出当前大学自治的困境。

(4)报道法大教授因邓亚萍受聘欲逃离的新闻占16%

12月7日,“法制晚报”发文《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因邓亚萍受聘欲逃离:为洁身自好》,文称:该校教授杨玉圣6日发表微博称,“不与邓亚萍教授共处中国政法大学”,他表示,为洁身自好,决定逃离这所“中国法学教育最高学府”。

(5)其他新闻占5%

12月13日,“财经网”发文《媒体梳理“火箭”升迁官员:邓亚萍37岁时官至正局级》,文称:近日,邓亚萍因受聘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一事备受关注。而2009年4月,邓亚萍就任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1年后被任命为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人民搜索网络股份公司总经理。当时邓亚萍37岁,官至正局级,1年内由副局升至正局。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5年12月2日至2015年12月24日,网民关于“邓亚萍任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的言论约7.49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邓亚萍被聘为法大兼职教授的言论占35%

12月5日,“新浪微博”用户“头条新闻”:【邓亚萍被聘为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据中国政法大学网站报道,12月2日,中国政法大学举行邓亚萍受聘该校兼职教授仪式,校党委书记石亚军向邓亚萍颁发兼职教授聘书。报道称,当日乒乓球世界冠军、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欧美同学会第六届理事会副会长邓亚萍为师生作报告。

12月6日,“腾讯微博”用户“丁卫东文苑”:中国政法大学聘请邓亚萍做教授,用意是告诉同学们今后要以打乒乓球的理念办案:推,推来推去。这一招太高了。

12月6日,“微信”用户“第一辩护”发文《想读大学博士的乒乓高手们有福啦:邓亚萍被中国政法聘为教授》,文称:据法大新闻网消息,12月2日下午,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留学报国巡讲团在中国政法大学开展“中华情·中国梦”主题巡讲活动。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第六届理事会副会长、留英分会副会长、著名运动员、乒乓球世界冠军、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邓亚萍女士为300余名师生做了主题为“报效祖国、成就梦想”的专题报告会。报告会结束后举行了邓亚萍受聘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仪式。

(2)质疑邓亚萍任职法大兼职教授不合理的言论占26%

12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许梅邨”:【惊闻!邓亚萍受聘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网评:跨度太大,匪夷所思。玩球能玩到法学教授,真乃特色奇迹!

12月6日,“腾讯微博”用户“孙道进”:据说,邓亚萍受聘为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了。简直乱弹琴!邓懂法吗?懂多少?政法大学的教授评定标准可否示人?她够级吗?即使当教授,也该去体育高校才是。再说,她花国家巨资建搜索引擎的事说清了吗?

12月21日,“微信”用户“发现成都”发文《邓亚萍去政法大学教个球?》,文称:网上还有一句著名的玩笑话,当一个文科生的看家本领生锈的时候,旁人便会揶揄他:你这XX课是体育老师教的吧?——不幸的是,整个重点文科大学的上万名学子,即将集体面临这种真实的屈辱:中国政法大学近日宣布,聘请前世界冠军邓亚萍女士为本校兼职教授。更为可笑的是,查遍中国政法大学的全部开设专业,其中没有跟体育沾边的。没有体育专业,却聘了个体育教授,其必要性、合理性在哪?以备将来转型成体育学院乎?针对本校学子的详细询问,校方的回应太过简略,具体的程序、资格、学术委员会神马的,全都没有提及,如何令人信服其“符合规定”?

(3)有关法大教授杨玉圣抨击邓亚萍的言论占18%

12月7日,“新浪微博”用户“南方都市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因邓亚萍受聘欲逃离:为洁身自好】中国政法大学6日回应,聘请邓亚萍是支持学校高水平乒乓球运动队的建设发展。该校教授杨玉圣6日发表微博称,“不与邓亚萍教授共处中国政法大学”,他表示,为洁身自好,决定逃离这所“中国法学教育最高学府”。

12月7日,“腾讯微博”用户“乔木”:中国政法大学一位教授,不愿与邓亚萍博士为伍,表示要逃离该校。其实他可以向校方反对,也可以寻求舆论支持,干嘛要自己离开?这就像家里进了贼、国家有了贪腐的官员,是一起呐喊抓贼、批评贪官,还是舍家离国,任由坏人糟蹋?

12月7日,“新浪微博”用户“释不归”:作为历史老师,杨玉圣在北师大历史系教了八年都评不上教授,经贺卫方等人引荐竟能进入法学院任教。邓亚萍退役后求学11年,在清华、诺丁汉和剑桥先后获得英语专业学士、中国当代研究专业硕士和经济学博士,这种资历在法大兼职教个乒乓球居然为杨所不容!

(4)认为邓亚萍有资格担任法大兼职教授的言论占14%

12月7日,“新浪微博”用户“起个啥名才好啊”:难道政法就只有法律可以学习吗?基础的审美艺术,强身健体的体育都不要学了吗?就因为不是全面性综合性大学才更要重视学生的全面发展,作为体育,不论什么专业,都应该重视,身体素质好了,才能更好的在岗位上应用本专业的知识,说法律是体育老师教的那些人,足以看到他们目光的短浅,视野与格局之low。

12月11日,“新浪微博”用户“闪耀的红五星”:从邓亚萍的阅历、学识、社会贡献、工作能力、政治条件来看,她完全可以胜任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从党的干部政策,国家的人事制度,校方的用人机制来看,邓亚萍担任兼职教授,也完全符合任用程序。

12月23日,“微信”用户“快乐乒乓”发文《邓亚萍任兼职教授,请给她一点宽容!》,文称:邓亚萍到法大当兼职教授,并不意味着法大学生的法学课今后要由体育老师来教。相关聘任是由法大体育教学部提出的,为的是提升该校乒乓球运动队成绩。也就是说,邓亚萍到法大根本不是靠颜值吃饭,主要也不是看气质,而是靠真本事。邓亚萍由体育界而进入政界,又由政界而进入商业界,如今又进入体育教学领域,这或许是她重新思考人生和自我定位的结果。这一次的选择,更能体现邓亚萍的长处和优势,不该在这时候就泼以冷水。

(5)其他言论占7%

12月6日,“推特”用户“梁小军”:邓亚萍被中国政法大学聘为兼职教授今天被不断提起。中国没有节操的大学和没有节操的官员相互媾和由来已久。不过是因为邓亚萍位列中国四大恶心女人之一,让这种媾和更加引人注目而已。

12月6日,“推特”用户“胡海波”:现在体育老师几乎是无所不能了,以前只说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数字是体育老师教的,现在连法律都是体育老师教的了,为体育老师点赞!——有感于邓亚萍受聘于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12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昕静自然好”:【关于中国政法大学聘请邓亚萍女士任兼职教授一事致石亚军书记的公开信】学校应公开兼职教授聘任的制度办法、并就该办法的制定程序、生效时间等做出说明;公开聘任邓亚萍为兼职教授的决策程序;就聘任邓任兼职教授的相关理由做出说明。这个申请体现了法治精神,必须转发支持!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18.3%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81.7%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1%。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媒体+其他+政府+企业+校园+网站),总共占9%。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媒体微博,他们对事件进展第一时间发布快讯,同时进行详细报道。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北京的网民对话题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广东上海。北京、广东、上海三地居民经济水平相对较高,各层面人群分布丰富,网民基数较大,居民的网络信息交互较为频繁,故网络关注度较高。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微博weibo.com,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传统的电脑设备依旧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则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12月2日,中国政法大学聘请邓亚萍担任兼职教授,此消息一出立刻引发舆论热议。

尽管邓亚萍非凡的经历为她获得了不少的支持声,但更多的舆论认为运动员出身的邓亚萍并不适合出任教授一职。事实上,公众质疑的焦点并非邓亚萍本人,而是此次聘任的程序是否正当: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徐恒发表公开信,要求校方公开聘任程序及兼职教授的聘任制度,而该校教授杨玉圣甚至在微博中表示“学校当局未经正常程序而聘任邓女士为兼职教授”。

根据校方的回应,此次邓亚萍的聘用,走的是“体育教学部申请——人事处通过申请——党委书记发聘书”,并没有通过“教授级学术委员会投票表决”。也就是说,邓亚萍被聘为兼职教授是高校“行政化”的产物,并且还没有进行事前公示。在制度视野下,国家理当为高校留足教学科研的自主空间,但一些高校聘任兼职教授的制度,本身折射出很多的行政化因素。缺乏学术机构的中立性审查,便很难保障受聘者的学术水平和教学科研资质,而这也恰恰反映出当前大学自治的困境。

另外,高校与名人“挂钩”而引发的舆论质疑并不鲜见,而此类事件引发公众反感的根源是高校追求“名人效应”的功利性与教育实质之间的矛盾。高校聘请名人当教授,前提应是有助于学校的学术发展,更要契合高校大学自治的精神理念。如果忽视以上前提,仅仅拿职称名誉作筹码,通过与名人“联姻”来提高学校的知名度、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这样的行径无疑为世人所诟病。

(部分文字摘自互联网)


 

六、外媒视角

通过对互联网上主流境外媒体有关“邓亚萍任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的报道进行查看,发现主要报道来自“Gbtimes”、“法广”、“联合早报”、“南华早报”、“明报”等媒体。相关报道如下:

 

(结束)

2015年12月24日

鹰眼舆情观察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