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大学生掏鸟被判十年
2015-12-09 浏览次数:952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网络标签:大学生掏鸟  掏鸟判十年  新乡市辉县  燕隼  闫啸天

                                             

(大学生掏鸟被判十年)

简介:近日一则“河南大学生掏鸟16只获刑10年半”的新闻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2014年7月,郑州一在校大学生闫啸天和朋友在家乡小山村过暑假,掏鸟窝抓了16只鸟出售,警方称16只鸟均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燕隼。2015年11月30日,新乡中院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原判,以非法收购、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小闫有期徒刑10年半,并处罚金。此消息一出即引发舆论热议,有网友吐糟称“人不如鸟”,指责当地司法系统小题大作。相关舆情量在12月4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2015年12月1日,“河南大学生掏鸟16只被判刑10年半”事件一出,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郑州晚报第一时间发布报道,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新浪河南、@凤凰网、@中国经营报、@南方都市报等媒体微博随后转载相关博文,引起网民争议纷纷吐槽量刑过重。大河网、法制晚报、央视网等媒体跟踪报道,网民对事件后续发展持续保持关注。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5年12月1日至2015年12月8日,媒体关于“大学生掏鸟被判十年”的新闻报道约285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中国网、新华网、大众网、华商网、观察者网等网络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审理“大学生掏鸟被判十年”案件的新闻占39%

12月1日,“中国网”发文《郑州:大学生因掏鸟窝卖鸟获刑10年半》,文称:大学生小闫发现自家大门外有个鸟窝,和朋友架了个梯子将鸟窝里的12只鸟掏了出来,养了一段时间后售卖,后又掏4只。11月30日,记者获悉,小闫和他的朋友小王分别犯非法收购、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等,被判刑10年半和10年,并处罚款。

(2)讨论掏鸟窝案审理结果是否过重的新闻占27%

12月4日,“新华网”发文《大学生掏鸟窝被判10年半 媒体追问:究竟冤不冤?》,文称:被掏鸟窝的燕隼属于隼科,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6只属于情节严重,10只就属于情节特别严重。舆论热议源于“三个不知道”:1、人们觉得大学生不知道燕隼是国家保护动物以及掏鸟窝的法律后果;2、很多人并不知道相关法律条文的量刑标准;3、公检法相关人员不知道判刑后会引起这么大的舆论反应,没能事先做出清楚解释。

(3)揭露掏鸟窝案背后利益链的新闻占11%

12月7日,“大众网”发文《大学生掏鸟利益链触目惊心 掏鸟窝被判10年剧情神反转》,文称:闫某自称不识国家保护动物是谎言,他不仅知道自己盗猎的燕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而且还利用QQ群、百度贴吧等兜售猎物,属于主观明知犯罪。与掏鸟真相一起浮出水面的,还有我国触目惊心的猛禽盗猎利益链和灰色市场,掏鸟大学生闫某是QQ群“河南鹰猎兴趣交流群”的一员,身份是捕鸟者,是这条残忍利益链的开端,还曾非法收购1只凤头鹰转手出售。值得注意的是,在黑市上极品的猎隼能卖到10万美元以上。

(4)报道村民为掏鸟窝案大学生求情的新闻占10%

12月5日,“华商网”发文《大学生掏鸟被判10年半 村民联名写信求情》,文称:“掏鸟”大学生闫啸天的父亲闫爱民已为儿子聘请了律师,向河南新乡中院递交了再审申请。闫爱民表示,儿子是村里十几年才出的一个大学生,此前曾两次下水救人,品行有目共睹。儿子被抓后,土楼村全体村民曾签署了一份“联名信”,向政府求情希望减轻对闫啸天的处罚,给他一个悔过自新重返校园的机会—此事昨晚得到该村村支书的证实,村委委员、党员和群众都签名了。

(5)认为媒体干预司法的新闻占7%

12月7日,“观察者网”发文《掏鸟窝案,媒体再次干预司法》,文称:收购、贩卖鹰类动物,一只到四只处五年以下,四只以上属情节严重,处5年以上10年以下。就凤头鹰来说,贩卖收购一只便起刑,三只算情节严重。这个案件是利用大众的同情心和信息不对称,以扭曲和暗示性的文字为职业惯犯掩盖罪行,没有深挖背后的犯罪利益链,为背后的嫌疑人打掩护,让人看到的是再一次媒体干预司法。

(6)报道非法狩猎事件频繁发生原因的新闻占4%

12月7日,“东北新闻网”发文《大学生掏鸟窝获刑十年,非法狩猎事件缘何频发?》,文称:非法捕猎鸟类案件时有发生的原因有两类,一类是部分群众对保护野生动物的观念不够深入,没有真正了解到保护野生动物对于生态环境的重要意义;另一方面在于部分群众深信“宁吃飞禽一两,不吃走兽半斤”的说法,人工饲养的飞禽在一些地方有着固定的消费人群,有的人对家养飞禽的种类不满足,目光瞄向了保护动物,明知受法律保护,仍然抱着侥幸心理,以身试法,犯下难以弥补的后果。

(7)其他新闻占2%

12月7日,“环球时报”发文《单仁平:大学生“掏鸟窝”,舆论不那么好骗了》,文称:多给舆论一些空间,它的自净和自我纠错功能就会浮现出来,正面舆论引导也就可以按照相关规律开展起来。舆论的第一落点很重要,但只要机制健康,第一落点即使偏了,接下来扳正的机会还有很多。“掏鸟窝”案前后大回转的舆情说明,中国的互联网在变得理性,它逐渐能分得清真假,并且对真压倒假抱有强烈兴趣和愿望。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5年12月1日至2015年12月8日,网民关于“大学生掏鸟被判十年”的言论约13.62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大学生掏鸟被判十年”的言论占35%

12月1日,“新浪微博”用户“新浪河南”:【河南大学生在家没事#掏鸟16只获刑10年半#】小闫原本是郑州一在校大学生。2014年7月,小闫在家乡辉县小山村过暑假,和朋友发现大门外有一个鸟窝。于是二人去掏了一窝共12只。后将照片发到网上,有人愿意出钱购买。等到再次去掏鸟时,引来警察,最终,获刑10年半。

如视图所示此篇微博传播4489次,影响面202.4万人(图片来源:蚁坊软件舆情监测系统)

12月5日,“腾讯微博”用户“今日文传”:【河南大学生放暑假在老家掏鸟16只贩卖:被判刑10年半】小闫原是郑州一在校大学生,去年在家乡辉县山村过暑假时,和朋友掏了一窝共12只的鸟,后卖了10只获利千余元,等再去掏4只雏鸟时,警察寻至。最终小闫获刑10年半,并处罚金1万。据悉,他们掏的鸟是燕隼,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12月7日,“微信”用户“法治微报”发文《大学生暑假掏鸟窝抓16只鸟获刑10年半》,文称:据《郑州晚报》昨日报道,1994年出生的小闫是郑州一所职业学院的在校大学生。放暑假在家时发现村外的树林里有鸟窝,和朋友架梯子将鸟窝里的12只鸟掏了出来,养了一段时间后售卖,后来又掏了4只。然而因为这16只鸟,小闫和他的朋友小王分别被判刑10年半和10年,并处罚款。

(2)认为掏鸟大学生是“惯犯”量刑恰当的言论占30%

12月4日,“新浪微博”用户“果壳网”:【掏鸟判刑过重?那可是16只猛禽!】“家门口掏鸟获刑10年半”,新闻乍一听很奇怪:不就是鸟么,至于判这么重?多次盗猎、买、卖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售卖记录、供词俱在,数量又这么多,判十年半可能已是轻判!

12月6日,“新浪微博”用户“全球头条新闻事件”:【大学生掏隼被判10年半 极品隼可卖60余万】官方证据称捕鸟大学生不仅利用QQ群、贴吧出售猎物,还能准确介绍猎物名字、习性,“不识国家保护动物”的说法早已站不住脚。

12月7日,“微信”用户“淘金谷游戏”发文《习近平军队改革讲话公布 国防部介绍军改方案出台过程和重大举措》,文称:大学生“掏鸟16只被判10年半”一案,证据显示,捕鸟大学生闫啸天不仅通过各种渠道出售猎物,还能准确介绍猎物名字、习性,而他之前“不识国家保护动物”的说法早已站不住脚。看看他发的贴子吧,真的是惯犯了。

(3)认为量刑过重的言论占20%

12月1日,“新浪微博”用户“倚松罗汉”:就算这个大学生掏鸟了,犯法了,穷困老百姓供一个大学生多么不容易?批评教育也就算了,判十年,一辈子前程毁了!

12月8日,“腾讯微博”用户“这个社会不简单006”:大学生售鸟案司法判决为何难服众: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说明入罪门槛偏低,也说明各量刑档次之间缺乏必要的梯度差异。几天来,多数网友支持被告人父亲的观点,认为掏鸟被判十年半实在太重,甚至有网友发出“人不如鸟”的言论。

12月8日,“微信”用户“团结湖参考”发文《“掏鸟窝”大学生就该重判,你们也是醉了》,文称:我也主张对动物,尤其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加以严格保护。但是,在动物保护的很多基础环节都非常薄弱的情况下,只依靠严刑峻法的单兵突进,是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的。如果执法只是选择性的,即使对非法猎捕行为适用极刑,恐怕也于动物保护无益,于生态环境无益,于教化众生无益。把动物保护的未来寄托在对一个年轻“惯犯”的重判之上,你们也真是醉了。

(4)认为媒体炒作误导舆论的言论占11%

12月3日,“新浪微博”用户“五岳散人”:我个人对某些前同行的素质真是拜服,明明是抓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燕隼,到他们那里标题变成了掏鸟窝掏了十几只鸟判了十年半,用标题误导大众。你们还有点儿新闻人的基本价值观么?还有新闻人的基本职业道德么?要不是我知道国内,尤其是北方买鹰、熬鹰、训鹰的活动,就会被你们忽悠。要点儿脸吧。

12月3日,“新浪微博”用户“留几手”:“大学生掏鸟窝被判十年”,这是什么垃圾标题?现在这些记者脑子里装的都是狗屎。偷猎是不是违法?罪犯的是不是知法犯法?是不是抓保护动物卖钱了?是的话,那该咋判就咋判呗,这有啥问题吗?就事论事。

12月6日,“天涯论坛”用户“米侬向前冲”发文《正能量已失去舆论地,中国已正邪难辨》,文称:一面网络媒体,一面是官方媒体,越来越多的人靠网络媒体滋养信息,已经不愿意分辨对错真伪。中国的网络媒体刻意培养的,更多的不是兼听的民众,而是猎奇和需要宣泄的暴民怨民。公正的声音越来越被挤压在民众不愿意接触的区域。网络新闻的小编们,是法外之地,比如可以将猎捕国家保护动物,描写成“掏鸟窝”,可以轻描淡写的奉上一段不经证实掐头去尾的视频,为此却根本不需要负责,要看好戏,看互咬,看点击率。因为他们不需要为公正和良心负责,只需要为公司的报表负责。不需要为引起的本末倒置负责,只需要为这个月的奖金负责。

(5)其他言论占4%

12月1日,“新浪微博”用户“梦回指间缘”:保护动物固然珍贵,可是你普及法律了吗?动物还比儿童人命珍贵吗?你让社会大案、舆论要案最后却不了了之的同行脸往哪儿放?

12月6日,“腾讯微博”用户“李新月”:警察酒后驾驶撞死5个人,判10年,减刑10个月;大学生掏鸟被判10年多。法治社会以人为本?

12月8日,“微信”用户“微天下”发文《如果你连人都不爱,那你对“鸟”的爱也是一种伪善》,文称:这些年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在我们的社会,爱心泛滥和爱心匮乏以一种古怪的方式并存着。人们对动物表现出越来越充沛的爱心,但对同类反而显得愈发冷漠。掏鸟窝判十年新闻的不断演进,又进一步确证了我的这个模糊印象。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15.9%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84.1%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3.5%。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政府+媒体+企业+其他+网站+校园),总共占6.5%。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政府微博,这些微博对事件的进展及处理情况给予了官方说明。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北京的网民对事件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广东江苏。北京、广东等地的居民经济水平相对较高,各层面人群分布丰富,网民基数较大,居民的网络信息交互较为频繁,因此网络关注度最高。其次,江苏是人口大省,网民基数也较大,故网民关注度也较高。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微博weibo.com,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传统的电脑设备依旧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则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大学生掏鸟16只被判10年半”一案,俨然又要变成一出俗套的互联网新闻反转大戏。官方披露的证据显示,捕鸟大学生闫啸天不仅利用QQ群、百度贴吧出售猎物,还能准确介绍猎物名字、习性,“不识国家保护动物”的说法早已站不住脚。

根据媒体的梳理和追踪,原来大学生掏鸟的背后,还隐藏了如此惊天的交易链条。因掏鸟被判10年半,该案量刑结果被曝出后,迅速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质疑,七成网友均认为量刑偏重。不过,假如立足于猛禽野生动物保护的视角,如此严厉的打击力度,无疑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

很多网友的认知,往往停留在肤浅的层面。比如,掏鸟在农村非常普遍,很多农村的孩子都曾做过,却没有因此而受到法律惩罚。再比如,即便确实触犯了刑法,区区几只小鸟,也不该获得10年以上的重刑等等。不难看出,网友们对于野生动物的保护,对于法律规定并不了解,而对于罪行轻重也并不知晓。那么,一旦停留在个人主观认识层面,必然会认为判决结果不妥,产生判决过重的想法也就不足为怪。

但是,一起看似普通的掏鸟案背后,却隐藏了如此暴力的利益链条。根据被告人的供述,也可以看出,其对于自己的行为具有明晰的认识,具有获取非法利益的目的。既然是犯罪,就应该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法院会根据法律规定、犯罪行为情节等多方面因素,作出全面衡量和判断。对于公众而言,至于犯罪行为严重与否、性质和情节如何等等,单从媒体的报道中,并不会清晰地了解和掌握。

应该说,在该案判决结果被曝出后,网上引发轩然大波,无疑凸显了公众法律认知的孱弱。假如,面对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等等,相信很多人都会作出一个预判,公众的认知与最终判决结果基本吻合。然而,当谈到野生动物保护案例,恐怕很少有人能够厘清法律规定、量刑幅度等等。而且,在现实中类似的案件明显过少,囿于打击、取证等方面存在障碍和掣肘,一旦曝出掏鸟被判10年半的新闻,必然会撩动人们敏感的神经。

一起个案能够引发广泛关注,其实也是一件好事。一方面,公众的质疑和反问,必然会使相关部门做出调查和说明,进而还原事实真相,澄清判决结果的依据和标准。另一方面,通过个案的处理,必然会强化公众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认知,填补他们头脑中的法律空白,强化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思维。

(部分文字来自于互联网)

 

(结束)

2015年12月8日

鹰眼舆情观察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