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报告 >>正文
人大教授与学生断绝师生关系
2015-09-25 浏览次数:243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热点:人大教授与学生断绝师生关系

网络标签:人大教授  断绝师生关系  孙家洲  郝相赫  阎步克  韩树峰

                                             

简介:2015年9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孙家洲发布公开信,申明要断绝与新招硕士生郝相赫的师生关系。孙教授此举缘于其学生郝相赫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对北大阎步克教授、人大韩树峰教授进行“无端嘲讽”的言论。随后,当事学生在网上发表“情况说明”,表示在朋友圈这样的私人空间,说话随便一些。9月21日,当事学生又收回“情况说明”并道歉,希望能重回师门。相关舆情在9月22日达到顶峰。

一、事件回顾

二、传播分析

2.1传播趋势


2.2、传播路径

9月20日,孙家洲教授在朋友圈发布断绝师生关系公开信,当晚被微信公众号“点墨轩艺术空间”转载发布,随后有网友将其传播至微博平台,引发少量网民关注。9月21日下午,新浪《新闻极客》栏目关注报道该事,@头条新闻以独家消息发布该文,@人民日报、@人民网等媒体官微随后转载发布,事件引发网民热议,舆情热度迅速上升。9月21日,当事学生致歉,9月22日,当事老师回应称希望公众宽容对待,澎湃新闻等媒体继续跟踪报道,网民亦持续关注。


2.3、传播节点


 

三、倾向性分析

3.1、媒体报道分析

2015年9月20日至2015年9月24日,媒体关于“人大教授与学生断绝师生关系”的新闻报道约219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北京晨报、南方都市报、光明网、人民网等网络媒体。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报道人大教授发公开信与学生断绝师生关系的新闻占33%

9月22日,“北京晨报”发文《人大教授公开信断绝师生关系 不满学生嘲讽前辈》,文称:9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孙家洲发布公开信,申明要断绝与新招硕士生郝相赫的师生关系,原因是学生郝相赫在朋友圈发布的微信“居然对北大阎步克教授、人大韩树峰教授无端嘲讽”。

(2)报道人大教授回应的新闻占26%

9月23日,“南方都市报”发文《“断绝师生关系事件”导师:希望大家宽容这个学生》,文称:人大历史硕士生批外校学者教授、博导院长发文称断绝师生关系,从微信朋友圈发酵到网上的这一事件,因学生公开致歉称妄议前辈年少无知、恳求老师容留而再掀风波。昨日上午,人大历史学院院长、博导孙家洲教授回应南都记者称,学生态度比之前好得多、是良好转变,他也向校方汇报,亦不便公开讲是否坚持解除师生关系。此外他呼吁公众对此宽容处之。

(3)评论事件的新闻占24%

9月23日,“光明网”发文《人大教授申明断绝师生关系是小题大做吗》,文称:近年来,在教育领域,传统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道尊严”等观念日趋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时时处处“以学生为中心”。强调“以学生为中心”本没有错,但如果以剥夺教师的尊严为代价就得不偿失了。近年来发生在学校内外的不尊重老师甚至殴打教师、侮辱教师的事件着实不少,这不能不说是“矫枉过正”的另一种悲哀。真正良好的师生关系应是建立在彼此尊重的基础上才对,在此基础上的批评即便稍有过分也是可以理解谅解的。

(4)反思教育制度的新闻占13%

9月23日,“人民网”发文《“割袍断义”折射出师生自主选择机制的重要性》,文称:依据因材施教的原则,无论是在招生前还是在招生后,师生之间有一段时间相互了解后再确定师生关系才是比较好的选择。如果建立并使用了这样的机制,这次人民大学解除师生关系的偶发事件就不会发生,更为重要的是,经过慎重选择的师生关系更符合“亲其师,信其道”的原理,对师生双方的成长发展都更为有利。

(5)其他新闻占4%

9月23日,“京华时报”发文《“朋友圈”时代,公私重新划界》,文称:一件原本只需在大学院系内部解决的小事件,演变成全国皆知的大新闻,不是因为“舆论霸权”、“舆论绑架人”,恰恰相反,可能是因为有了微博、微信、朋友圈,人人都有麦克风,便时时努力要发更大的声,以即兴、轻率、情绪化而非理性、深思熟虑的表达方式。

3.2、网民话题分析

2015年9月20日至2015年9月24日,网民关于“人大教授与学生断绝师生关系”的言论约5.1万条,言论主要来自新浪微博。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关键词提取、主题聚类分析,可知其倾向性如下:



(1)传播人大教授发布公开信与学生断绝师生关系的言论占34%

9月21日,“新浪微博”用户“头条新闻”:【人大学生朋友圈批前辈 导师公开信断绝师生关系】9月20日,人大历史系教授孙家洲发布公开信,断绝与新招进的2015级硕士生郝相赫师生关系。理由是郝在微信朋友圈嘲讽老师。郝回应,朋友圈属于私人空间,评论只涉及作者的学识能力,没有人格攻击。

9月21日,“新浪微博”用户“吴法天”: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孙家洲发公开信,申明要断绝与新招的硕士研究生郝相赫的师生关系,并“告学界朋友与弟子”,而起源则是郝同学在微信朋友圈里对阎克步先生、韩树峰先生“无端嘲讽”。

9月22日,“微信”用户“常德日报”发文《教授发公开信与弟子断绝师生关系》,文称:9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孙家洲发布公开信,申明要断绝与新招硕士生的师生关系,该学生随后做出回应。公开信是通过微信公众号“点墨轩艺术空间”发布的,题为《中国人民大学孙家洲教授为断绝本人与新招硕士生郝相赫的师生关系告学界朋友与弟子的公开信》,随后散布于微博等社交传媒。下面是公开信正文:师生之交首重道义。是我多年来与弟子相处的重要原则。今天中午,我在微信上看到了今年新招收的硕士生郝相赫发出的微信,居然对阎步克先生、韩树峰先生“无端嘲讽”。我极为震怒!当即发出公开评论,怒斥狂徒。我的评论,无法显示。随后,我发现他把狂言撤销了。但是,问题已经暴露无遗。学界自有学界的规矩与尊严。

(2)有关学生郝相赫发微博道歉的言论占25%

9月21日,“新浪微博”用户“澎湃新闻”:【“人大断绝师生关系门”新进展:学生道歉】日前,人大历史学院教授孙家洲公开宣布与新招硕士生郝相赫断绝师生关系。事件有了新进展,9月21日晚,郝相赫微博发布道歉信,称认识到妄议前辈师长是多么年少无知,一定深刻检讨,恳请孙老师能够继续容留他做其学生。

9月22日,“新浪微博”用户“凤凰网”:【人大断绝师生关系门续:学生道歉,收回“情况说明”】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孙家洲公开信宣布与一位新招的学生断绝师生关系一事最新进展:当事学生发微博表示道歉,收回“情况说明”。9月21日19点许,郝相赫在新浪微博发布《道歉信》。

9月22日,“新浪微博”用户“Vista看天下”:【新进展:学生道歉,恳请给机会顺利完成学业】郝相赫在微博发道歉信:我充分认识到妄议前辈师长多么年少无知,自己一定深刻检讨、痛改前非,恳请孙老师继续容留我做您的学生。我才刚念上研究生,还非常年轻,恳请老师、朋友给一次改过的机会,能顺利完成学业。

(3)认为学生郝相赫有违基本的学术道德的言论占21%

9月22日,“新浪微博”用户“此人无处可查”:学生对前辈学术上的质疑是应该鼓励的,但不应该骂街,对于某人学术上观点的反对,你可以发表论文来驳斥,而不是把学术观点与自己不同的人归为垃圾。再从尊师重教的方面来说,做人做学问首先要有德。

9月22日,“新浪微博”用户“-奥康纳”:你一口一个垃圾,教授再怎么不好那也是你的老师,你作为一个历史学的研究生难道还不知道古代有尊师重道这个传统?如果你觉得人大的历史研究有欠缺的地方你大可以提意见,或者自学成才,没必要对老师人身攻击,只能说是人品问题,无关研究。

9月22日,“新浪微博”用户“Blind_-”:尊师重道,实为读书人最起码的道德。对于那种人品不过关,压根不知道感恩与尊敬的人,教他干什么?真让他学成了,论这种人品,指不定将来就会为祸人间,扰乱中国的学术气氛。如果一个人为了标榜自己,而去随意践踏先人的话,这种人的人品是绝对不行的,大学本就是接受高等教育的,留这种小学思想品德课都不过关的人做什么。

(4)质疑人大教授缺少应有的度量和宽容的言论占13%

9月23日,“新浪微博”用户“简单”:何为君子?君子不易言废人,郝相赫用偏颇之语一概否定某些高校教师,确非君子所为,然其影响毕竟有限。而人大教授却在全国大众面前,公然揭开此事,必将毁掉此学生终生。恐怕是学术做久了的,思想也僵化了,容不得刺耳的声音吧。

9月23日,“微信”用户“宁波舆情”发文《祸起朋友圈!人大教授公开将学生逐出师门》,文称:弟子对同行口出不逊,当老师的脸上挂不住,还会被指教育无方,这是人之常情;即使是朋友圈也不能乱说,这是常识。尽管弟子有错在先,但发公开信断绝关系的做法还是过头了,这对一个刚刚开始学术生涯的年轻人来说,过于残酷。把一个年轻人的口无遮拦上升到断绝师生关系的程度,我们看不到作为一个长者和学者应有的宽恕与宽容。

9月21日,“腾讯微博”用户“IceRock中荷教育”:这位教授忘记自己生活的时代不是磕头作揖的私塾时代。研究生是人大的研究生,不是你个人的徒弟。再者,做学问者本身不能接纳反对自己观点和价值观的学生,这学问也值得质疑!这类“学者”不但误人子弟,更误国。

(5)其他言论占7%

9月21日,“推特”用户“沈良庆”:奇葩国家之奇葩学界之奇葩导师之奇葩师道尊严:我有一本阎步克的《士大夫政治演生史稿》,写的还不错,资料详实,功底扎实,史观嘛就见仁见智了。无论理据如何,学生能够在学术上批评师长辈学者应该不是坏事,第二神学院历史教授孙家洲为了讨好同仁,竟然撂挑子断绝师生关系,真让人匪夷所思。

9月22日,“腾讯微博”用户“Eeasife13”:这位学者当然有十分正当的理由和权力解除师生关系。但我们知道,研究生不是古代的师徒关系,学生不仅与老师有关系,也和学校有关系,既然考研的时候没有特别要求,那学生被解除了师生关系,学校有责任妥善安置好。

9月22日,“推特”用户“大参考@李洪宽”:如果谁有办法帮助孙家洲教授认识到自己反应过度,赶快向学生认错道歉,挽回损失当是最好。否则,身败名裂的将是孙教授自己。

四、关注人群分析

4.1、原创及转发分析

由上图可知,有32.7%的网民针对该话题发表了原创观点或消息,而其他67.3%的网民转发了这些信息,帮助话题大规模传播,增强了话题的影响效果。

4.2、关注人群性质分析

由上图可知,网民言论主要来自微博的草根阶层(普通+达人),占90.9%。其余言论来自微博的认证用户群(名人+政府+媒体+企业+其他+网站+校园),总共占9.1%。认证用户的言论又以名人微博最多,他们作为意见领袖发表了代表性的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其次是媒体微博,这些微博对事件进展第一时间发布快讯,同时进行详细报道。

4.3、关注人群地域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北京的网民对事件的关注度最高,其次是广东江苏。北京、广东两地居民经济水平相对较高,各层面人群分布丰富,网民基数较大,居民的网络信息交互较为频繁,因此网络关注度较高。其次,由于江苏参与传播此事件的人数较多,故网民关注度也较高。

4.4、关注人群客户端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绝大部分言论来自微博weibo.com,可见在此事件中使用传统的电脑设备依旧是大多数网民的操作习惯,而移动客户端的排名顺序则与各种移动设备的市场占有率有关。

五、点评与启示

5.1、专家点评

5.2、启示

一封断绝师生关系的公开信,让人大教授孙家洲及其学生郝相赫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据媒体报道称,孙教授不满学生郝相赫在朋友圈发布微信对北大阎步克教授、人大韩树峰教授进行“无端嘲讽”,发公开信断绝与郝的师生关系,并斥其为“狂徒”。迫于舆论压力,当事学生发布道歉信称一定深刻检讨、痛改前非,并恳请孙老师继续容留他为学生。

因为学生在朋友圈里发布评价指摘老师的言论,导师就与之断绝关系,划清界限,这样做是否恰当?学生在私人交往的圈子里,是否可以随意评论老师,又应当遵从怎样的评论原则?舆论就此引发热议。

当事学生在朋友圈里发表个人评论属于私人言论,不应该被导师拿来“小题大做”。但不可否认的是,朋友圈它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私人领域,而是一个有限范围的公共空间,且还不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独立空间。在这样的空间评论人物,仍然需要遵守公共空间的言论规范。另外,也有评论指出,郝相赫虽然认为自己言论只涉及阎、韩教授的学识能力,没有人格攻击,但“垃圾”、“庸才”这类的评论已经超出了学术批评的范畴。

另外,孙教授以公开信的方式宣称与该生断绝师生关系的行为有欠妥当。郝同学发布在朋友圈里的评论,原本只限于朋友之间的交流,但孙教授公开的“断绝书”却在无形中起到了“广而告之”的作用。再者,孙教授可以不认同郝同学为人处事的原则,不愿将其纳入自己的学子范畴可以理解,但以公开信的形式来宣告,无疑将对郝同学造成很严重的影响。如果说只因口不择言评论了老师,郝相赫就得面临无导师可选的境地,那么这种代价确实让人难以接受。

(部分文字来自于网络)

(结束)

2015年9月24日

鹰眼舆情观察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