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每日舆情 >>正文
政府7年打148张白条吃穷老板背后的深思
2015-11-12 浏览次数:131 文本来源:鹰眼舆情观察室

财经聚焦:

【政府7年打148张白条吃穷老板背后的深思】老宋今年54岁,24岁时在华县火车站外开了一家餐馆,从97年开始,就成了杏林镇政府公务接待的定点饭店。不过,镇政府的人吃饭 从来都是欠账,从97年的第一张白条到03年饭店倒闭的最后一张,7年间这样的白条老宋足足攒了一百多张。http://t.cn/RUW7cXw

在前不久新闻报道政府打白条120万吃垮大饭店:1995年史玉英在开封市通许县开了一家饭店,刚开始生意红火,但随着赊账越来越多,2008年饭店倒闭关门。从此她踏上了长达7年的讨债之路,“想死的心都有”。从白条上公章来看,主要是通许县委、县政府和全县12个乡镇、部分局委,共约欠账120万!如今又出现类似的情况,镇政府官员在饭店吃饭7年大厨148张白条,饭店老板被吃穷,做回农民。

老宋今年54岁,人生经历一波三折,先后从农民到餐馆老板最后又做回了农民。

老宋:“中途开了20年餐馆,03年就开不下去,倒闭了,欠账太多,(欠了)7万,当年的7万,杏林镇政府欠的。”

当年,24岁的老宋在华县火车站外开了一家名为华州酒家的餐馆,因为离杏林镇政府比较近再加上口味不错,从97年开始,就成了杏林镇政府公务接待的定点饭店。

老宋:“镇上的各个部门都来过,基本都是熟人,刚开始咱还问人家要过钱,因为是政府名义,时间一长就都成了写个字嘴一抹就走了。”

从97年的第一张白条到03年饭店倒闭的最后一张,7年间这样的白条老宋足足攒了一百多张。几乎每张单子上的内容都如出一辙,菜名、金额、签字。

老宋:“反正是吃公家的,当场也不用掏现钱,每回都是来一大波人,抽烟喝酒饮料都在里面算着。”

记者翻看这些单子中,最小的有15块钱的饺子,最大的有400多元的酒席,而其中以二三百元的饭局居多。大盘鸡、烧肚条、烧吊子、带鱼这样当年的硬菜频频出现,而很多单子上都明确标注着用餐的缘由。

老宋说,一百两百一百两百,七年间累计起来的近7万块钱,硬生生将他的华州酒家的饭店吃垮。不过饭店都垮了,可是白条上的钱却还是一个个冰冷的数字,至今难以要回。

镇政府当“老赖” 七万欠款难要回

老宋说,七万块钱的欠款主要分为两种,一部分是镇政府领导和工作人员自己吃的,另一部分是镇政府公务接待时欠下的。而这些账目,历经了三任镇长。

老宋:“这上面都有这几个镇长的签字,他们都认账,但就是说政府没钱。”

从03年至今 12年过去了,闲暇时间老宋不是在要帐,就是在要帐的路上。发黄的白条,包裹在柜子里的盒子的最底层,拿了又放,放了又拿,可是钱却没要几个。

老宋:“2000年的时候还了5000元,到后来剩下的一直都要不回来,昨天我还去要了。”

时间一年又一年,后来的政府领导也是换了又换,一届推一届,要帐路上的老宋说,跟镇政府这么多年打交道下来,他都快绝望了。

老宋:“有些人还比较客气,有些就不行,我都不知道找谁要,现在是真不会了。”

老宋说,按照华县第一批做生意的人来说,他现在怎么说也是县上的富足人家,可是正是这不成功的餐饮生意和近7万元的欠款,让老宋一家只能在高速旁的 板房中度过余生,那么作为杏林镇政府为什么能欠款一欠十多年呢?而今后对于老宋的这7万块钱的欠款又该怎么解决呢?昨天老宋又开始了新一天的讨债路。

经过了解,当年给白条上签字的三任镇长都已调离杏林镇,最早的一位高镇长已经退休在家,之后的刘镇长和陈镇长目前分别调至县农办和人力资源局工作,昨天下午,在华县某小区老宋首先见到了当年的高镇长。

接触中,老宋反复告诉记者,多年要不回来欠账,跟自己脸皮薄也有关系,多年后再次见到老领导的支支吾吾,无奈中还夹带一点不好意思,也再次体现了这一点,不过这位高镇长倒很干脆,的确签字,的确欠账,并且指出了解决办法。

原镇长高某(现退休在家):“你现在找乔嘛。(现任镇长)”

历届镇长都认账 讨债十年终无果

原镇长刘某(现任华县农办主任):“十几年了,你咋不要?”

老宋:“我一直在要。”

原镇长刘某(现任华县农办主任):“那你继续找他要。”

在县农办记者和老宋并未见到当年签字的另一位刘镇长,不过电话中,刘镇长也承认当年他在任的时候也确实有欠账,随后在人力资源局,老宋一行见到了最后一位当年签字的镇长陈某。

原镇长陈某(现任华县人力资源局副局长):“字是我签的,当时比如说李镇长带人吃个饭,我不能不签吧?”

记者:“那为什么要欠账呢?”

原镇长陈某(现任华县人力资源局副局长):“对于镇政府来说,那是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全国性的都在欠账。”

对于当年的欠账原由和之前的两位说法一样,他们在任期间,以政府名义欠账打白条是普遍现象,因为镇政府经济原因,他们掉离了,账也就欠下了。

记者:“没钱你们都敢吃饭?”

原镇长陈某(现任华县人力资源局副局长):“欠账是普遍现象,县上的土管所,还有其他单位来检查,我总不能让人家饿着肚子回去吧。”

三任镇长都将老宋推向现任镇政府,无奈,老宋再次踏上了10多年来既熟悉又陌生的杏林镇政府。

也许是因为吃了太多闭门羹,看见镇长门闭着,老宋来回踱步,先后三次在门口低声打过招呼后,终于走了进去。

见到老宋又来了,现任的这位乔镇长先是一顿牢骚,在谈到核心问题时,镇长表示账务属于镇政府的历史遗留问题,他还需向上级汇报。

乔镇长(现任镇长):“我给书记汇报一下。”

老宋:“那啥时候能给。”

乔镇长(现任镇长):“不知道。”

就这样老宋问镇政府的要账路再次被画上了省略号,十多年了,店也垮了,那时候还壮年的他,如今已经54岁,鬓角也白了,老宋说,镇政府人多,换得也快,真不知道再过几年,自己还有没有力气去要账了。

政府打白条背后的社会启示:

基层政府吃喝欠账“千年老赖,万年不还”的做法,肥了官员的肚子、欠了饭馆的票子、伤了政府的面子。“打白条”背后,至少可以算算三笔账:

首先是公款吃喝账。“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各级政策检查往往要到乡镇一级落实。有些乡镇财政本身就入不敷出,自然成了打白条的主体。因此,检查评比等形式主义之风不止,乡镇打白条吃喝现象也就难遏。

其次是一些定点饭店“白条”账单本身也是一笔腐败账、糊涂账。财务开支不够透明,缺乏外界监督,导致有些定点饭店“协议价”比市场价更高的怪事,往往滋生腐败和浪费。然而在“前任吃喝,后任埋单”的“惯例”下,白条拖欠的烂账往往无人深究。

三是“白条易偿,公信难还”。政府打白条引发追债,不仅仅是经济纠纷,也会使党和政府的形象失分,无形损失往往比白条累计的账目数字要高很多。

治理政府部门打白条现象是严格落实八项规定的“必答题”。要根治这一顽疾,只有将其视为“四风”突出问题加以重视,在为债权人讨回欠款的同时,对相关人员展开问责,并将白条欠支欠收列入干部离任审计的重点科目。

根除滋生“白条”的土壤还需进一步约束权力,包括推动政府财政信息公开、构建更为合理的财政预算机制等。四川省巴中市白庙乡因不堪接待重负,5年前就开 始探索乡财账目上网公示,包括招待上级领导的烟酒费等明细被悉数公布到网上。这样一来,吃的人不敢吃了,花的人不敢花了,给基层干部作风带来了深刻变化。


其他热点新闻:

【立邦双11价格高于平时 专家称或涉嫌价格欺诈】http://t.cn/RUWI4sj

【天猫双十一交易额破 900亿 阿里股价跌近2%】http://t.cn /RUWiKHt

【去年22 省养老金收不抵支 依赖政府财政补贴】http://t.cn/RUWi7ak

社会热点:
【儿媳妇刚怀孕 45岁婆婆:你老公孤单 我想生二胎】 http://t.cn/RUW6IcT

【全面放开“二胎”政策 警惕“退生育费”诈骗】http://t.cn/RUWHF6D

【福建一检察长一年不开一次检委会 躲宿舍看黄片】http://t.cn/RUWYEsW

【妻子亲热时急拿手机抢购 致丈夫生殖器断裂】http://t.cn/RUWa9em


每日舆情通过“鹰击微博舆情系统”导出行业热门微博整理而成,不代表蚁网站观点。

 

更多舆情热点请关注:

新浪微博:@蚁坊软件  @鹰眼舆情观察室  @鹰眼口碑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