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百科 >>正文
微信舆情监测如何实现?
2015-12-11 浏览次数:364 文本来源:网络

微信以其简单方便的注册方式已经成为这个移动社会普遍的新媒体方式,老少皆宜,功能多样,似乎有替代QQ和短信的功能倾向了。在传统网民向手机网民快速转移,手机等移动用户快速增长,微博用户增长遇到瓶颈的情况下,微信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展成为一个影响力巨大的舆论平台。

蚁坊软件微信舆情监测系统>>>>>咨询QQ

2015年7月份的优衣库试衣间不雅视频事件舆论的发起源头就是在微信平台

以前一般都是在传统互联网上做好,换掉屏幕,转到手机上,所以这个路径跟之前完全不一样。它充分利用手机和PC的区别,就是把人们用计算机的终端变成人随身的一个器官,从而消除了在线、离线的概念。

事实上,随着微信的普及,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用户数量快速增长。人们开始使用微信产品时对于陌生人加入朋友圈的戒备心理开始消减,微信的朋友圈已经具备了公众传播的媒体属性。从目前来看,如果朋友圈人数达到一个相当大的数量,其大众传播加人际传播的属性与微博无异。只不过其粉丝数量和转发数量是隐藏的,信息的分享更加隐蔽而已。

虽然微信与微博相比,表面上还缺少微博用户粉丝众多的鲜明媒体属性,而更多地表现出人际私密交往的特征,每一个用户在微信上表面都是平等的,都很难分清哪一个是大V、中V 和小V,但是,微信庞大的用户量和依托手机等移动媒体与用户的紧密黏合性,以及其事实上已经形成,只不过被技术手段隐藏了的媒体属性,使得微信的潜在影响力不容忽视。

不仅如此,微信在舆论上的影响有更加深入的特点,其舆论影响更多表现为潜舆论和深层次情感层面,因而其舆论影响力不容小视。种种迹象表明,被视为“信息传递私密,但社会动员功能更强”,用户数量也更为庞大的微信,将成为舆论引导和舆情监测的新“阵地”。

微信舆情监测面临哪些阻碍?

首先,通过渠道监控内容的传统治理模式已被颠覆。在以往以传统媒体主导社会舆论的时期,我们只需掌握作为社会公共意见传播主要渠道的媒体, 便可通过控制渠道而监管内容。这是容易实现的,因为媒体的数量毕竟是有限的。但移动互联网发展起来以后,这种状况已经发生了彻底改变。以微信为代表的新媒 介在传播渠道上是“私密的”(手机渠道)。而基于“私人关系”(手机通讯录)和“私人空间”(QQ朋友)发展起来的新媒介场域,政府从一开始就是缺席的。 基于移动互联网产生的自媒体,仅从数量上说也是无法监控的“大数据”。

其次,舆论内容的监控也更加困难。微信的传播渠道虽然是私密的,但其传播内容又具有公共属性,从其传播范围来看,一条微信内容可以短时间内 在全社会广泛传播;从其内容种类来看,政治、经济、文化及健康等公共内容无所不包。因此,微信内容可以是货真价实的“舆论”(公众的言论),但这种舆论又 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可测量的“行迹”。例如,在传统媒体主导下的舆论,我们可以判断是在“什么级别”的媒体发表?发表“篇幅”或“时段”是多大?而博客、微 博主导下的舆论,我们可以测量评论和转发的“数量”。但是某一条微信的传阅量到底有多大,却是更难监测的,因而对于舆论焦点的研判也变得更加困难。

此外,微信传播的渗透率更高。微信的“朋友圈”是一种熟人之间的“强关系”,彼此之间的信息传播和态度影响更为容易。同时,这种以“同 学”、“校友”、“兴趣圈”为主的关系网络,颠覆了现实社会中的以职业分类为主的关系网络。不同职业群体的信息传播也更为便捷。如一个公务员,他以往接触 到的可能主要是业务上的相关信息、单位系统中的信息,但在同学的“朋友圈”中,不同职业同学的信息也会很容易接触到。现实生活中,我们对于人群的价值观影 响及监控主要是基于职业和机构而进行的,但在微信关系中,撕裂了现实社会的职业疆界,重新组织起一种粘性很强的关系网络。因此,以往政府通过组织的形式进 行价值观引导,将在这里失效。

如果说以往媒介渠道上的舆论还是可以测量的,那么微信传播的舆论则更像一只“看不见的手”。而对于舆论引导的工作来说,最大的困难莫过于 “不知道舆论在哪”、“舆论是什么样子”、“谁是舆论的主体”。如果没有对这种新媒介确切的把握,那么在危机事件发生的时刻,它对社会舆论的影响将是难以 控制的。

目前通过技术能对微信公共账号进行监测,微信是私人平台,面向朋友圈。不同于微博面向的是所有对象。涉及隐私权,法律界定模糊。

 阅读此文的人98%还仔细看了:如何做好微信舆情监测和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