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百科 >>正文
政府如何成为突发事件的“第一定义者”
2015-11-02 浏览次数:115 文本来源:网络

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网络越来越成为各种社会思潮、多种利益诉求的集散地和传递社情民意的新平台。当突发事件发 生后,网络舆论场人声鼎沸,急需要来自现场的真实声音介入,而政府往往掌握着现场话语资源。这个时候,“信息公开是原则,不公开则是例外”,相关职能机构 要“速报事实,慎报原因,再报跟进”,既不失语,也不妄语。舆情应对主体第一时间发声,可避免谣言散布,同时防止新老媒体交互放大负面情绪。也有助于政府 成为突发舆情事件的第一定义者,进而掌握主动权、话语权,引导事件朝良性、可控方向发展。

什么是“第一定义者”?

定义,是指对于一种事物的本质特征或一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所作的确切表述。在网络舆情工作中,常常需要我们对突发的舆情事件做出准确定义,以事 实真相促进舆情事件得到合理优化解决,从而推动当事方、涉事方以及围观方达成良性沟通与善意互动的关系,而不是扩大分歧,撕裂共识。在网络舆情发展过程 中,谁能第一时间对舆情事件做出准确清晰的定义,谁就能对该事件的舆论走向起到引导作用。这条规律近年来在多起舆情事件中得到验证。

虽然有时候的“第一定义”并不是很准确,甚至有悖于事实真相,但由于占据着先机因素,满足了公众先期信息渴求的欲望,很容易得到民众的信任,进 而长期影响着社会大众的思维意识和行为模式。如郭美美与红会事件,一个爱马仕和一辆玛莎拉蒂就把红会拽进了舆论漩涡,任凭红会百般辩解也难俘获大众的信任 与支持。时隔三年后,经公安部门及郭美美本人证实,红会当时完全属于“躺着中枪”,但红会的公信力却没伴着郭美美的倒掉而得到有效修复。

笔者通过对近年来一些重大舆情事件及其应对情况进行研究发现,在舆情应对过程中,特别是在负面网络舆情的疏导方面,一起舆情事件的第一时间定义 对于事件最终的舆论走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有时候甚至是主导作用。关于舆情事件的“第一定义者”,来源广泛,有时候是事件现场的亲历者,有时候是来自第 三方的媒体人、律师以及社会意见领袖,也有时候是媒体机构和官方机构。

在2011年前,虽然网络舆论场已非常活跃和繁华,但网络问政仅处于刚起步阶段,很多地方政府的网络舆情工作还不是很成熟,在这个阶段舆情事件 的“第一定义者”多偏向于民间力量。而在2011年后,随着官方对于打通两个舆论场的重视,政务微博得到迅速发展,各级政府及官员纷纷开通政务微 博,2011年也被称作是中国的“政务微博元年”。在这之后,各级政府对于网络舆情工作不断加强重视,并配置了专门的舆情队伍和舆情机制。在新媒体的搭桥下,舆情事件的“第一定义者”开始逐渐向官方层面转移,政府越来越多地在舆情事件中成为了“第一定义者”。

第一定义”起到什么作用?

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网络越来越成为各种社会思潮、多种利益诉求的集散地和传递社情民意的新平台。当突发事件发生后,网络舆论场人声鼎沸,急需 要来自现场的真实声音介入,而政府往往掌握着现场话语资源。这个时候,“信息公开是原则,不公开则是例外”,相关职能机构要“速报事实,慎报原因,再报跟 进”,既不失语,也不妄语。舆情应对主体第一时间发声,可避免谣言散布,同时防止新老媒体交互放大负面情绪。也有助于政府成为突发舆情事件的第一定义者, 进而掌握主动权、话语权,引导事件朝良性、可控方向发展。

第一时间积极回应网络舆情,可以起到议程设置的作用,可以通过提供信息和安排相关议题来有效地左右公众和媒体对事件关注的焦点和对社会环境的认 知。通过主动设置议题,能够巧妙引导舆论视线,同时放大正面声音,从而促进各方意见均衡表达,引导事件朝良性方向发展。而不是因为官方(舆情涉事方)的失 语、缺位,从而产生官民之间的隔阂、对峙甚至相当程度的误判,继续撕裂共识,扩大两个舆论场分歧,在加剧社会各阶层分裂的同时,也在削弱政府的公信力和党 的执政基础。

新媒体语境下的“第一定义”

据CNNIC发布的第34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目前中国网民规模已达6.32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5.27亿。在网民上网 设备中,使用手机上网的人达到了83.4%,首次超过了传统PC的使用率。手机已成为了中国第一大上网终端,可以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正在到来。随着互 联网的深入普及以及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信息传递变得越来越便捷和及时,网络舆情的传播速度也在不断加快,几乎实现了实时传播。

据统计,一般突发事件发生后,2小时内网上就会出现文字或视频,6小时左右就可能被多家网站转载,24小时左右网上跟帖就会达到高潮,形成热 点。而现在,随着微博客等新媒体的不断变强,已经能够在突发事件中实现现场直播,2小时内就能形成微博热点话题,4小时之内就能形成社会舆论热点。随着新 兴媒体的不断崛起,业界开始提出“黄金4小时原则”,指出舆情涉事主体在面对突发网络舆情事件时,应在4小时内就做出回应。

新媒体时代,速度就是新闻,速度就是话语权,速度就是舆论引导主动权。和传统媒体不同,速度是由互联网的技术特性派生而来的独特优势。网络媒体 信息传播快,辐射广,很多时候,争分夺秒成为网络舆论争夺的常态。在网络舆论场上,人们不可能长时间去等待事件的真相,而是不断去搜索、挖掘真相。官方慢 一拍,民间便先一步填充进去。民间力量在这个挖掘真相的过程中,由于缺乏先天性的硬件资源和专业的知识技能,无法做到对事件的全面梳理和理性解读,有时候 还容易带着偏见与情绪。然而,信息发布的及时与否往往决定了事件不同的走向。谁能占据先机,谁就能成为“第一定义者,”便能占据舆论话语权、主动权。

新媒体技术的发展,不仅改变了民众的思维意识和行为模式,也改变了社会组织关系和大众的沟通交流方式,这些变化直接影响了处理舆情危机的方式发 生变化——传统24小时原则不再受到倚重,而是开始逐渐重视新媒体时代的4小时原则。在新媒体一路攻城略地的背景下,各级政府不得不面临着一个抉择——在 危机事件发生时,能否在第一时间成为事件的“第一定义者”,并与公众形成良性沟通和善意互动,成为了今后舆情应对的关键。

如何成为突发事件的“第一定义者”?

为了提高党和政府的议程设置能力,我们国家从1983年开始设立新闻发言人制度,迄今已有30多年的历史,新闻发言人制度一路走来已算成熟和完 善。然而新媒体时代需要新闻发言人制度再进一步,从讲台走上网络,从官方走向民间。特别是移动互联网迅猛来袭的当下,舆情事件的传播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急 需要官方在第一时间进行发声,传递官方“政”能量,稀释网络舆论场,及时扼杀谣言的生存空间。在突发舆情事件中,来自政府的消息具有天然的权威性,也是民 众最想要知道的,各级政府只有主动出击才能占得引导舆论的先机。如果丧失了先机,政府再想引导或重新塑造舆论,则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因此,政府要争取主动 成为舆情事件的“第一定义者”。

而如何才能成为“第一定义者”?笔者认为主要有三:一、政府领导干部首先要主动触网,知网,懂网和用网。在用网过程中,熟悉网络生态规则,知晓网络氛围,培育网络舆情素养。鼓励各级官员在社交网络上开通认证账号,并积极将官员账号打造成网络版的“新闻发言人”和“外宣办”平台。二、政务微博、官方媒体微博要继续深化运营,积极传递主流价值,凝聚社会共识,争取打造微博“国家队”。特别是,政务微博在突发舆情事件中要敢于亮剑,主动发声,不回避, 不脱节,发挥中国“政”能量。三、各级政府要创新舆情管理机制,从舆情监测软件、研判、分析、处置应对到总结反馈等,要有一只管理完善、权责明晰、运转高效的舆情处置和队伍。以机制带动舆情应对效率,从而使得政府做到舆情事件的“第一定义者”成为今后的“新常态”。